0

上海消费品牌复工30天,“报复性消费”爽约了

 5 months ago
source link: https://www.lieyunwang.com/archives/483347
Go to the source link to view the article. You can view the picture content, updated content and better typesetting reading experience. If the link is broken, please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view the snapshot at that time.
上海消费品牌复工30天,“报复性消费”爽约了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4136字)

3小时前 上海消费品牌复工30天,“报复性消费”爽约了

来源:猎云网
疫情的“后遗症”仍然存在,消费品牌面临的考验依旧艰巨。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创业最前线(ID:chuangyezuiqianxian),作者:李小反,编辑:蛋总。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今年春天,上海被按下暂停键超过2个月,作为消费品牌的汇集地,很多创业者被打得措手不及。

在那漫长的60天内,消费企业集体面临着诸多难关:工厂停工、物流不通、无法发货、销售额下降、现金流遭遇挑战、无法拓展新渠道……

尤其对于一些新消费品牌来说,公司创立后的每一天都很重要,毕竟创业公司面临的市场竞争更为激烈,每一笔成本的投入都要争取最佳回报,必须加快步伐提升业绩,但上海失去的这两个月,打乱了他们的发展计划,比如新品延迟上市、错过业务布局的窗口期等,就像倒塌的多米诺骨牌一样,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

对于这些企业而言,他们失去的不仅仅是时间,还有销售业绩、客户,甚至“打仗”的绝佳时机。

截至今天(7月1日),上海复工已满一个月,线下门店陆续恢复营业,消费品牌的物流、发货也不再是困扰。如今,消费行业的创业者还关心的一个问题是:“上海开启报复性消费了吗?”就在6月30日,这个话题也登上了微博热搜。

从消费者的种种反应来看,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没有。如今,人们进入商超、餐饮等线下门店依然有限制,收入减少的年轻人消费欲望也在降低。为了促进消费,上海发布了《上海市加快经济恢复和重振行动方案》50条措施,试图从政策层面支持扩大消费市场规模,稳定市民消费信心。

然而,从经济层面来看,疫情的“后遗症”仍然存在,人们的消费决策似乎变得更保守了,消费品牌面临的考验依旧艰巨。

1 生死60天

“从3月到5月底,我们每个月至少损失上百万的销售额。”儿童食品品牌“米小芽”创始人肖波向「创业最前线」说道。作为一个上海市场销量占比8%的消费品牌,米小芽承受的压力可谓不小。

从3月开始,上海部分区域陆续被封,直至4月初全市开始全域静止,处于上升期的消费企业本来可以有更高的业绩增长,但在这三个月不增反降。尤其是对于更为依赖线下渠道的消费品牌来说,损失更为惨重。

作为上海本土茶饮品牌,“桂源铺”80%左右的门店都开在上海,其中超过70%为直营门店,这种地域分布和商业模式,导致这家有11年历史的品牌受到更大的冲击。“营业额损失一个多亿。”桂源铺创始人郑志禹对「创业最前线」表示。

除了营业额的损失,以售卖产品为主的消费企业们还关心着另一个问题——物流,物流不通就意味着无法发货,没有收入,这将直接影响企业的现金流。

因为发票无法寄出,米小芽被合作的电商平台压了4个月、几百万元的账款,同时,他们又被供应商追着要钱,“有巨大的现金流压力”。

仓库位于上海的消费品牌,面临着物流不通,无法发货的问题,而仓库在上海之外的消费品牌,仍然逃脱不掉这个困境。

上海出现疫情被封城的前后,国内还有几个城市也因为出现病例而被管控,比如吉林省长春市和吉林市,江西省南昌市,甚至北京。

吉林是米小芽的生产基地,产品发货后,曾在高速公路上停了20多天,工厂无法正常生产,缺货的产品只能下架。一部分客户会买替换产品,比如胚芽米缺货,他们会买面条代替,也有客户转身去购买其他品牌。

“如果客户在天猫搜索‘米小芽’还好,若他们搜索‘胚芽米’这样的产品名,我们的产品又下架的话,流量就会跑到其他品牌那里。”肖波说。

男士理容品牌“亲爱男友”的仓库位于上海,在上海疫情刚开始时,他们将一批货从上海运了出去,在广州搭建了分仓,不过,出现病例的城市部分快递网点无法正常运转,他们也曾遇到快递被退回的情况,影响了销售业绩。

不过,在上海封控期间,消费企业面临的又何止是物流不通、销售额下降、客户流失这些明面上的问题,更多的影响体现在消费品牌运营的多个环节之中。

对于消费品牌来说,渠道铺设是重点工作之一,疫情期间,员工无法拜访客户、不能拓展新渠道,这些虽然不会立刻体现在销售业绩中,但可能关系品牌之后的业务布局,这些潜在的连锁反应更令人担忧。

2 被打乱的计划

“一切都被打乱了。”郑志禹表示。突如其来的封控消息,将消费行业的创业者打得措手不及,企业的活动和计划无法落地,战略布局、业绩目标和产品上新也都被打乱。

桂源铺原本制定的年度业务目标、资源配置都因为这一场突变而需要重新调整,随之而来的还有组织架构、财务预算、产品上市计划等也都要另做计划,封控带来的连锁反应如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

3月17日,米小芽所在公司就已经被封,基于创业者的敏感,从封控的第一天起,肖波就在考虑现金流问题,4月初果断采取行动。

为了保证现金流,他把“但凡花了钱不能立马见效的事情全部停掉”,广告投放、电商平台的推荐位、达人合作等预算全部砍掉,新品开发也延后。虽然这些措施为公司节约了现金流,但必然会影响后续的产品销售和新客户获取。

正常情况下,桂源铺每年有10次左右的产品上新计划,其中2至3次规模较大,基本整个菜单都要替换掉,原本的一次更换菜单计划就在3月底,但是因为疫情,这个计划被延迟了将近3个月,月度上新计划也取消了两次。

“产品上新是为了持续维系客户,以及增加营收,一个品牌就是通过持续的新产品在消费者心里建立认知。”郑志禹说道。

桂源铺本来计划上新一些具有热度的产品,比如季节性的油柑、刺梨、杨梅、蜜桃等水果饮品,既能提升销量,又能增加品牌认知度,但这个时间一过,可能就不再有机会了。

暂停的这两个多月,甚至影响到一个行业的竞争格局。

在餐饮业,上海是兵家必争之地。去年底,郑志禹了解到,至少两三个成规模的茶饮品牌会在今年将上海作为重点市场,去年底和今年第一季度都在做准备工作,但是上海被封延缓了它们的计划。

桂源铺今年也有大举走出上海的计划,如今这个计划也要放缓。不过,计划被延缓,不仅是时间延后这么简单,它可能导致品牌错过一个绝佳的窗口期。决定战略窗口期的不仅是时间,还包括整个市场容量,竞争变化等,牵一发而动全身。

“就像打仗一样,本来要在这个时间点进攻,现在出不去,等下次再攻的时候,战场的态势可能就变了。”郑志禹表示。

他认为,经过三年疫情的洗牌期,目前还能在上海留下来的茶饮品牌都比较有实力和具备抗风险能力,现阶段不会出现大规模出清的情况,但会影响投资人开店的信心和热情,尤其对于加盟为主的品牌来说更是如此。

3 复工后的30天

经历过最初的慌乱和焦虑之后,上海消费企业的创业者们很快开始了自救尝试:一方面节流,缩减不必要的开支;另一方面开源,拓展新的业务渠道。

疫情期间,社区团购成为上海人民购物的主要渠道,很多消费品牌看准这一点,用团购的形式弥补部分损失。

从5月1日开始,桂源铺成立一个专门的项目组,摸索着做社区团购,营收接近1000万元。

临时开辟一条新业务线,必然要克服很多困难,比如重新定义它的业务流程,配置资源,打通链路环节等。

郑志禹表示,他们做社区团购的每个阶段遇到的困难都不同。比如,第一阶段最大的困难是产能,当时桂源铺在全上海只有两家门店能复工,员工都住在店里,但就算每天工作12小时,最多只能产出2000至3000杯,远远满足不了当时的需求。

第二阶段的最大困难是运力,茶饮不能使用社会化运力,需要他们自建配送队伍,而且茶饮有最佳饮用期限,需要同时保障运力效率和食品安全两个重要环节。第三阶段,在产能和运力问题得到解决后,则需要注重客户的满意度。

5月31日,上海市疫情防控发布会宣布,6月1日起,全市将进入全面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阶段。

复工后,郑志禹每周要花一半以上的时间巡店,了解一线员工情况,保证门店应开尽开,处理临期原材料,并且观察商圈和竞争业态的变化,以此做战略规划,并于复工第二周,推出了十几种新品。

截至6月下旬,桂源铺上海所有门店已经恢复营业。但也有不少门店仍然存在一定限制,例如进入商场需要核酸,餐饮门店不能堂食,这导致商场的人流量减少一半以上。

复工以来,桂源铺营业额虽然恢复了七八成,但大多是通过外卖订单和小程序订单完成的。

6月中旬,桂源铺也尝试通过直播销售新品的卡券,以此作为提升销售额的渠道之一。

通过上述消费品牌的复苏之路,不难看出在解封30天之后,“报复性消费”并没有出现。

数据显示,今年1-5月,上海市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6047.54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18.7%,在这样低迷的情况下,如何在复工后逐步拉动消费需求,需要政府、企业等多方协同并长期努力。

事实上,对多数企业而言,上海失去的两个月很难弥补回来,消费者的购物需求有一定下降且消费决策趋向保守,消费品牌的创业者们对今年销售目标也更为保守。

肖波对今年的营业目标做出了调整。“我们原来是GMV和利润并行的,现在不看重GMV了,我们看利润、复购率和动销率。”

4 最大的教训

经过对这次不确定性事件的复盘,消费品牌创业者也从中获取一些经验教训。

“这次疫情(给我们)最大的教训就是鸡蛋不能放到同一个篮子里。”亲爱男友联合创始人Gigi表示。

为了防止某个城市被封不能发货,很多消费品牌都着手在不同城市建立仓库,尽量将地域风险降到最低。

上海疫情之后,亲爱男友做了一段时间预售,但这并非长久之计,后来他们发现疫情有持续的迹象,就准备在其他城市建立虚拟分厂,5月恢复正常销售。亲爱男友接下来会在广州、东莞、武汉等城市建立分仓。

建立分仓的重要性,肖波在3年前就已经清楚。

2020年,米小芽的仓库在武汉,因为武汉疫情爆发被封城,其业务停摆整整三个月,价值几十万元的产品因为临期被报废。

那时,被封的除了武汉,还有米小芽的生产基地——吉林舒兰。

武汉被封后,肖波在吉林启动临时仓库,重新联系供应商,紧急生产。“整个2月份没有业绩,3月份也受到影响。”肖波说道。

吸取教训后,肖波将仓库搬到了郑州,并且在吉林建立了一个备用仓。

“仓库必须有备用,否则一旦被封导致无法发货,公司可能就会死掉。”肖波表示。

紧急搭建新仓库,面临的不仅是发货时间的问题,还有对接电商平台系统的问题,需要买软件、备货,非一两日可以准备好的,所以这个功课必须提前做好。去年,郑州下暴雨,米小芽郑州的仓库无法出货,吉林的仓库就曾启动过。

在供应商的选择方面,米小芽一般也会合作两家,如果一家出现问题,另一家还可以正常供货。

此外,在上海这次疫情中,亲爱男友之所以能快速出新品、结合热点做内容、保证大家在线上高效办公,其实是因为各个中台都发挥了作用,包括人事中台、内容中台、品牌中台和产品中台等。

“在前端销售可能受挫的情况下,要保证中台能不断地补充新鲜血液,否则就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了。”Gigi表示。

Gigi在这场突发事件中意识到的另一点是:企业要在风险来临之前未雨绸缪,尽量降低风险和成本。

在企业的日常经营中,一些运营细节可能不会产生太大影响,但如果有不确定性事件发生,这些小事也会成为压在骆驼身上的一根稻草,比如减少库存产品,不要过多备货等。

目前,上海虽然已经有序复工30天,但餐饮门店限制堂食、商超限流,疫情的“后遗症”还在继续,消费品牌面临的考验也同样在持续。不过,经过这次意外事件,创业者们也掌握了更多企业发展的经验,在更深层次来说,大家面对不确定性的“应战能力”得到了全面提升。

总体而言,经历过疫情的考验后,无论是企业还是人们都对市场和消费有了更理性的判断,所谓的“报复性消费”可能要“爽约”了,但只要还有理性的消费和有序的发展,加上政府有效引导市场,经济的复苏指日可待,人们的消费意愿也将有所提高。

回顾那艰难的60天,被改变的不仅是上海人民的生活和众多品牌的发展;再看这重启的30天,各行各业的创业者与从业者未曾言弃,依旧努力为企业的发展开拓新路,走出低谷,这是组成我国经济稳健发展局面的“血脉”,也让我们有信心走向更好的未来。


About Joyk


Aggregate valuable and interesting links.
Joyk means Joy of g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