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寒武纪走不出象牙塔

 3 months ago
source link: http://www.ibailve.com/article/129307433959948288
Go to the source link to view the article. You can view the picture content, updated content and better typesetting reading experience. If the link is broken, please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view the snapshot at that time.

寒武纪走不出象牙塔

2022/05/12 19:04
自身芯片优势见顶,寒武纪需要寻找新的增长点。

2020年,寒武纪风光登陆科创板,市值一度突破千亿元。

那时,寒武纪是国内 AI芯片第一股,承载着众人对于人工智能领域探索的期盼,自然也被资本市场青睐。其创始人陈天石也经常出入各种公开场合,大谈自己对于科技与未来的畅想。

“如果智能时代真的到来,难以想象智能芯片不诞生新巨头。我不讳言,寒武纪想当这个将军。”

当时的陈天石,野心勃勃。

然而,两年后的今天,当寒武纪的股价一路下滑跌至200亿左右,市值缩水近8成,其股东也在纷纷撤股减持,人们开始怀疑,这个曾经的AI独角兽究竟还能不能跑出来。

就连陈天石也久未露面,曾经那个在峰会上侃侃而谈的天才青年似乎也被现实磨平了棱角,变得低调。

1652353413291008485.jpeg

图/陈天石

没办法,再性感的想象力,终究得落到纸面上。

早在2020年上市之初,寒武纪招股书就显示,2017-2019年公司三年连续亏损,净利润分别为-3.8亿元、-4104万元、-11.79亿元。再到上市之后,寒武纪2020、2021年分别亏损4.35亿元、8.25亿元,仅五年时间累计亏损便接近30亿元。

寒武纪的打造“中国芯”之路,俨然是个烧钱无底洞。

不过梦想的实现注定是曲折和艰难的。

研发高企的AI芯片行业,且需长期培育生态链,亏损本就是寒武纪生来就需要直面的困境。

就看寒武纪何时才能真正爆发。

一场“豪门联姻”

寒武纪的诞生是一场科技界的佳话。

一方面,创始人陈天石是16岁就考入中科大少年班的天才学霸,25岁便拿到了中科大计算机学院博士学位,毕业后陈天石加入了中科院成为研究院,另一创始人,陈天石的亲生哥哥陈云霁更是19岁便进入中科院计算所硕博连读,并成为当时首个国产通用CPU“龙须”的研发成员。

另一方面,中科院计算所全资持有的中科算源作为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势必能为寒武纪在研发技术上提供足够的支持。

只不过,那时的寒武纪并非靠着创始人和股东华丽的科研背景获得订单,而是靠着与华为的三年“蜜月期”。

首先明确一个热知识:终端IP授权是寒武纪的起家业务。招股书显示,在2017-2018年的两年,寒武纪的收入全部来自IP授权,两年内华为分别贡献了98%和97%。

在2016年华为上线的“Mate”系列手机中,其标志性的麒麟970芯片搭载了寒武纪推出的1A处理器,它也帮助华为成功拿下“全球首款集成 AI 处理器的手机芯片”。而寒武纪也凭借此次与华为的合作,早早树立了自己的行业地位。

“全球第一个深度学习处理器架构”、“全球第一个深度学习处理器原型芯片”、“全球第一个商用智能处理器IP产品”、“赋能全球第一个人工智能手机芯片”……短短三年时间,寒武纪相继开创了七个“全球第一”。

1652353413138076606.jpeg

然而,当时间来到了2018年,华为与寒武纪三年的“蜜月期”结束,华为发布“达芬奇计划”,开始自研芯片,并顺利地在2019年的新款手机上配备自家研发的AI芯片。至此,寒武纪与华为正式“分手”。

失去华为这样大体量的客户,对于当时的寒武纪来说无疑是致命的。财报显示,寒武纪2017-2018年的毛利率为99.96%、99.90%,而到了2019年,该项数字锐减至68.19%。

公司盈利能力下降,但依然拦不住资本市场的热情,而政府订单也在寒武纪的公司账目中占到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招股书显示,2019年寒武纪前五大客户占到了公司总营收的95%,TO G 倾向比较明显,公开资料显示,珠海市横琴新区商务管理局项目是靠中科院的关系拿下的单子,而西安沣东的直属单位西咸新区管委会也与寒武纪合作紧密。

因此,即便是连年亏损,寒武纪还是在2020年上市初一度市值飙升,成为了“AI芯片第一股”。

业务下滑,寒武纪急需拓圈

但上市两个月后,寒武纪的股价开始大幅下跌。

股东纷纷撤离。2021年中报显示,寒武纪的十大流通股东普遍减持,持股比例一度超6%的光大证券更是直接从名单中消失。

诚然,单靠政府订单支撑的寒武纪不足以让投资人有足够的信心,为了续写更多的故事,寒武纪开始将触手伸向了更多的领域——亦或者说,“不知道要做什么生意”。

财报显示,“因经营时间较短、人工智能芯片技术处于发展的初期,公司的业务结构、商业模式尚处于发展变化中,未来公司仍将推出新产品和新业务”。市场也早有报告证明,近两年的寒武纪一直没有确定稳定的营收方向。

通俗讲,仍处于打一枪换个地,做一竿子买卖的阶段。

另一方面,两位天才学霸麾下的企业,似乎也不怎么重视“销售”二字。

财报显示,2020年底寒武纪拥有1268名员工,其中研发人员978名,管理支持人员225名,但销售人员只有65名,仅占全部员工的5.1%。

让仅占5.1%的员工撑起整个公司的销售业务,这一点就足以见得寒武纪是一家只重视闷头搞研发,而忽略销售以及其他方面的公司。

而现在,寒武纪和陈天石也终于到了不得不走出自己圈子的时候了。

在两年前的年度业绩说明会上,陈天石就透露,寒武纪不会缺席车载芯片这样一个重要的应用场景。紧接着,在去年7月举办的2021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陈天石更是首次披露了研发中的寒武纪行歌车载智能芯片。

这意味着,寒武纪将自己的业务从“云边端”延伸到了更广阔的“云边端车”。

1652353412921071327.png

但挑战与机遇总是相伴而来。

目前,智能驾驶行业竞争愈演愈烈,智能驾驶对芯片的要求又极高,前有较早布局智能驾驶芯片行业的英伟达等巨头,后有地平线等创业公司,再加上特斯拉这样的车企也已经谋划布局自主研发智能驾驶芯片,寒武纪要想在失去先发优势的前提下,从强手如林,产品重合度又极高的市场中抢得一分天地,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不过总得尝试。

过去的几年,寒武纪证明了自身在AI芯片行业研发上的超强技术。现在的它最需要的是,在此基础上,探索并发展出可转化的业务模式以及商业场景。

这同样是个挑战。

(来源|AI蓝媒汇 作者|闫烨)


About Joyk


Aggregate valuable and interesting links.
Joyk means Joy of g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