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上海、深圳将开「个人碳账户」,减碳不再是APP里种棵树 | 焦点分析

 5 months ago
source link: https://www.36kr.com/p/1806274085864450
Go to the source link to view the article. You can view the picture content, updated content and better typesetting reading experience. If the link is broken, please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view the snapshot at that time.

上海、深圳将开「个人碳账户」,减碳不再是APP里种棵树 | 焦点分析

咏仪·2022-07-02 01:01
随着各地“个人碳账户”开启后,个人减碳量就会走向资产属性,居民可以将减碳量折算成积分,再兑换礼品卡、出行卡等权益。

作者 | 邓咏仪

编辑 | 苏建勋

在支付宝或者地图 APP,你每天骑单车/乘地铁换来的“绿色能量”,未来将可能成为货真价实的财产和货币——当你拥有“个人碳账户”之后。

7月1日起,上海首部绿色金融法规正式施行。法规里提到:上海将建立区域性个人碳账户,鼓励碳普惠减排量进入上海碳交易市场。

“碳普惠”是一种减碳权益,简单来说,是来自个人的减排量,市场会为个人少开车、少用电节能等减碳行为给予激励。

不只是上海,如今“个人碳账户”正在全国遍地开花。

6月,深圳供电局和深圳排放交易所联合推出了名为“碳普惠”的小程序。以后,市民们每个月交电费时,就可以自己家减碳了多少,以减碳量换取积分。

更重要的是这一条:预计到明年,“碳普惠”小程序积分可以接入深圳碳交易市场中,供高耗能社会团体或企业购买,居民可自由兑换礼品卡、地铁出行卡等权益。这意味着个人减排量正在走向资产属性。

v2_dbb8d328076d439f9c0fc5686885648d_img_jpeg

“碳普惠”应用界面 来源:深圳供电

国内双碳战略颁布不过一年多时间,开始减碳也是先抓电力、石油这类高耗能企业,对个人减排还没有明确要求。2021年7月启动的全国碳市场里,也是先让较高排放的企业进行碳交易,还没允许大众买卖个人减排量。

但这无损各地对“个人碳账户”的热情,新交易品类的探索已经开始。很多省市都出台政策文件,鼓励“碳普惠”这类创新金融形式。不过,要让个人碳账户能真正赚钱,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从公益到交易,不再是游戏

“个人碳账户”的概念很早就作为环保公益活动出现,发起者通常是公益组织和大企业。

2010年的联合国气候大会就掀起了一股民间环保热潮,不少环保网站推出的“碳排放计算器”,用户输入日常衣食住行的数据,大概计算出自己的碳足迹。但这些只能靠环保观念吸引用户,没有激励,很难让用户持续使用。

这个概念的大范围普及,绕不开蚂蚁森林——每天通过出行、绿色消费等支付行为,用户可以获取绿色能量,用来种树或是参与一些公益活动,用户也能在自己账户里看到减碳量。

v2_8d928fa2d77f4729b604532268cc36e4_img_jpg

蚂蚁森林 来源:视觉中国

但“个人碳账户”的名称看起来很有金融属性,也曾招致过争议。2021年,蚂蚁森林专门澄清自己是公益游戏,“绿色能量”是根据低碳行为设计出来的虚拟积分,不能参与碳交易。

而让“个人减排”从公益走向交易,很大程度受去年碳市场启动的影响。

中国的“双碳”战略,是指在2030年碳达峰,2060年做到碳中和。比起欧美国家有50-60年的时间来实现碳达峰,我国时间非常紧张。现在,国内能源结构里煤炭还是占大头,一下扭转能源结构并不可能。碳市场就是重要的市场机制,承载着加速减碳进程的希望。

这样的背景下,碳市场很快启动。大众注意到“碳”作为资产的交易价值,是因为市场开始有层出不穷的“卖碳致富”新闻——比如2020年,特斯拉靠卖碳积分就收入了15.8亿美元。

作为虚拟资产,真正要让个人减排量成为可交易资产,核心是要通过碳市场认证。

全国在深圳、上海、北京、广州等九个地区建立了碳交易试点交易所,市场中交易的对象分为两种。一是碳排放配额,这部分只有纳入控排体系的高耗能企业才有,由政府分配给企业;另一类为核证自愿减排量(CCER),任何企业都可以自愿参与。只要有符合规定的项目,如光伏、林业碳汇等,企业通过进行认证,就可以让项目里产生的减碳量成为CCER,然后参与交易。

如今所说的“个人碳账户”里的减排量,以后只能指望通过CCER参与交易。但CCER机制从2017年暂停后,到如今还没有恢复运行,重启时间也不确定。

所以,现在国内各地做碳普惠,都是以区域开始试点。各个城市都有自己的一套碳积分机制,就像一个个泡泡,个人减排量只在泡泡内流动。

企业减碳很大程度来自政策监管压力,以后要调度起个体的减碳动力,主要还是看激励多少。

在碳普惠上做得最早的是广东。广东早在2019年就上线了首个城市碳普惠平台,如今有20多种生活场景减碳量得到认证。市民经计算获得的碳积分,可以用来兑换礼品。而上海7月1日要施行的绿色金融法规,就提到碳积分的企业或个人,能获得更优惠的金融产品或服务。

离赚钱差很远,但要抢占先机

虽然个人碳账点探索刚刚开始,离真正能“卖碳赚钱”还差很远。但这件事的战略意义更为重要,各地的积极性不是空穴来风。

国内的减排计划里,个人减排肯定不是第一位。据BCG测算,国内能源和工业的碳排放就占全部碳排放的80%,在我国,这两大行业都被归在生产端排放里。减碳也是先从这里开始——也就是让这些企业承担硬性减碳指标。

但这本质上是个供需问题,单让生产端减碳并不现实。随着人均收入水平提高,消费产生的碳排放还会继续增加。中国科学院报告显示,国内居民消费产生的碳排放量占总量的53%,发达国家这一比例往往到60%-70%。

终端消费者改变消费方式,上游的生产端自然生产就少了,减碳才可能持续。各地政府背上减碳指标后,也需要以这种方式倒逼生产端减碳。在这个维度上,鼓励建立个人碳账户是必要的。

在做个人碳账户这件事上,中国比起国外会更有优势,也不难理解为何各地如此有动力。

互联网业态成熟是重要原因——类似蚂蚁森林这样的游戏,很好地让用户接受用互联网产品来统计自己的减排量。但国外,几乎没有平台型公司做类似的事情,受限于更为严格的隐私要求,他们未来也很难做这样的尝试。

而一旦个人碳账户能够从换权益到卖碳赚钱,无疑会催生巨大的市场。在尚未有全国统一的个人碳账户政策前,各地抓紧开展试点,也是在抢占未来市场的话语权。

地方已经出现了创新实践。以往,一家企业可以为自己多出来的减排量申请认证CCER(核证自愿减排量),然后作为一种资产,在碳市场里进行交易,卖给需要的企业。但现在,有地方已经尝试在让个人减排量成为资产。

一位碳排放专家对36碳表示:“地方创新远快于政策制定速度。广东就在CCER基础上,推出针对个人减排的‘PHCER’(省级碳普惠核证减排量),这是非常中国特色的产品。”

个人碳账户会作为企业加强用户粘性的工具,企业也乐于投入,以后若真能接入碳市场交易,企业相当于多一块新业务。腾讯去年年底就推出了“低碳星球”,用户通过出行减碳能够获得能量,建造自己的星球。而今年开始,包括中信银行、平安银行等许多金融机构也推出了个人碳账户,和消费者的银行账户会有权益上的联动。

v2_c95a6ca319104039b0a5f1452ffdf81c_img_jpeg

中信银行“个人碳账户” 来源:中信银行

不过,各地个人碳账户看似繁荣,但现在的尝试还是比较稚嫩,未来面对的难题有很多。

基准线设定就是很大的挑战——也就是各个场景到底按照什么基准来进行对比,才能得出减排量。

一位参与过各地基准线制定的专家对36碳表示,最近深圳推出的居民用电方法学还是有待改进的,方法学设定的基准线是每人日均排放量。“那么不用电就可以拿到最大减排量了,但这并不符合碳市场中的通行做法。”她表示。

个人碳排放来源极为繁多,比如消费就涉及商家、物流等,碳足迹很长,精确测量几乎不可能。现在各地一般都会简化场景数量,比如只核算出行、用电等相对标准化的场景。

市场也在等待碳价上涨。一个人每年能够减下来一吨碳,已经是很难的事情了,但如今2022年全国碳市场平均碳价为每吨49元,和欧盟高达100欧元的碳价有很大差距。如果碳价能够上涨到一定程度,个人减排量受到的关注也会更多。

最终,要想将各地的“碳孤岛”打通成全国统一市场,除了基准线外,还要考虑到个人隐私、各地标准互认、高昂监管成本等问题,过程是漫长的。

小小的个人碳账户背后,参与者都各怀心思,但大家都在往相同的方向走去:对政府而言,他们要完成即将到来的地方减碳目标,调动公众减碳,也是从消费端倒逼生产端减碳;对企业,先机要占住——这是建立良好社会印象,甚至成为未来业务的重要入口;对个人,这是对碳市场最直观的感知,若卖碳真能赚钱,改变生活方式也有更持续的动力。

本文由「咏仪」原创出品, 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 转载说明 ;违规转载必究。

寻求报道 。

本文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About Joyk


Aggregate valuable and interesting links.
Joyk means Joy of g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