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华为联发科终有一战,谁才是亚洲IC设计的一哥?

 3 years ago
source link: https://www.tuicool.com/articles/FraIBzy
Go to the source link to view the article. You can view the picture content, updated content and better typesetting reading experience. If the link is broken, please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view the snapshot at that time.

BvUnya3.jpg!web

在华为荣耀日前推出号称不是传统电视,而是电视未来的智慧屏之后。大家除了对华为的新布局感到惊讶之外,也对华为芯片在这个领域的表现有了更多的关注。

2010年之前,中国电视芯片对于国外产品的依赖相当严重。而后,以华为海思、中星微电子为代表的国产芯片企业逐渐打破了市场格局,使电视芯片的国产化率逐步提升。数据统计到2017年,国产芯片在电视芯片市场的份额已经达到60%,其中,华为海思独占鳌头。目前,市面4K电视芯片上华为海思的份额超过50%,其次是联发科。

说来也巧,这并不是华为与联发科的首次同台竞技。明明一个依靠研发光盘存储技术和DVD芯片起家,而另一个以通讯设备起家,八杆子打不着的两家厂商,却在消费电子领域有着极其相似的布局,这也直接导致了两家在多领域的直接竞争。

虽然一个是系统厂,一个是无晶圆厂,但从目前双方的芯片布局上看,华为和联发科在多个领域必然会有一战。

手机芯片市场的假想敌

其实写华为和联发科在手机芯片领域的竞争,很多读者会觉得很牵强,毕竟华为是联发科的客户,而华为海思的芯片也只是自用。但如果我们把华为终端独立,把做手机芯片的华为海思与联发科对比,他们是不是就互为“假想敌”了?

回看双方的手机芯片发展史,联发科是相对较早进入这个领域的,他们在2001年就做出了从光驱动芯片走向手机芯片的决定。在功能机最后几年和智能手机前几年,联发科是手机领域的绝对王者,国内无论是中华酷联,还是如天语、TCL、长虹等老牌厂商都用它的手机芯片,当时台湾fabless龙头在全球风光无限。

而成立于2004年的华为海思直到2009年,才推出K3处理器这款试水作品,与展讯、联发科同时竞争手机市场,初战告败。但华为不气馁,随后又推出了K3V2,并将其用在其手机上。

K3V2号称是当时全世界最小的四核A9构架处理器,性能上与当时主流处理器如三星的猎户座Exynos4412相当,但还是比不上联发科在2013年底发布的MT6592,MT6592在性能、功耗、兼容性等方面全部占优。虽然各方面都略有不足,但是这仍旧是属于华为芯片的重大突破。

走进4G时代,大家都开始搞八核处理器,反对者如高通,也屈服于中国市场,推出了骁龙615。华为与联发科也不例外,2014年2月,联发科推出MT6595,同年6月,华为推出麒麟920。虽然麒麟920和MT6595都是“真八核”4G芯片,性能还是有差距的。但据当时的媒体报道,后者的跑分是超过前者的。

MT6595的诞生很明显可以看出联发科想要摆脱廉价低端的形象,想要向中高端转型,不过其GPU 图形处理能力、通信基带仍然是弱项。反观麒麟920,作为华为第一款高端处理器,它交出了一份近乎满分的答卷,搭载这个芯片的华为Mate7大卖,从此华为拿到高端市场的号码牌。而联发科,却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在“真八核”市场获利以后,它又试图用“十核”再现“真八核”的辉煌战绩,在2015年初,联发科高调地在巴塞罗那电信展上首次向全球曝光其高端产品Helio。当年的联发科研发高端芯片固然是公司发展的必然,也是形势所迫。又因为高通骁龙810出现发热严重和续航不足的问题,使其看见了希望。但高通在短暂失手之后,迅速用新产品夺回了市场,让正在走向高端市场的联发科步履维艰,同时把高端芯片降频、降低规格,推向中端市场;再把中端芯片降低规格,立马推向低端市场。一招田忌赛马被高通用的贼溜,联发科至此陷入十分尴尬的境地,不仅仅进不了高端市场,连中低端市场都没有保住。

而此时的华为却在不断发力,2015年的麒麟920在高通失利下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得益于麒麟920的成功,其又在2016年推出麒麟950 SoC芯片,稳扎稳打,不断积累口碑,经过改进的麒麟960更是被称为华为的又一里程碑,它被当时美国科技媒体Android Authority评选为“2016最佳安卓手机处理器”。自此,华为算是真正站稳了脚跟,走进了行业的领先位置。

走进2017年,AI成为了全行业最热的词,联发科推出 Helio X30,华为也推出了麒麟 970,都属于旗舰产品。综合性能上却有明显差距,搭载 Helio X30 的智能手机,也仅有魅族 Pro 7系列和美图 V6。但华为在2018年先后推出的旗舰产品麒麟970以及麒麟980,帮助华为在2018年第二、第三季度手机出货量超越苹果。

联发科在去年年底推出了P90,在早前的台北电脑展上也默认了他们高端的5G SoC,他们更将在下周推出一个针对游戏市场的SoC。到现在,联发科似乎已经醒过神来,但华为通过其7、8和9三系列的芯片,已经成为了这个市场的一个重要角色。

电视芯片市场的针锋相对

再说回电视芯片,我们来看一下联发科的最新财报数据,2019 年第一季度的财报显示,其营收达到 527.22 亿新台币(约合17亿美元),同比增加 6.2%,净利润 34.16 亿新台币,毛利率更是达到 40.7% 创下三年半以来新高。

联发科营收能够实现增长,电视芯片业务必须拥有姓名。

要说联发科的电视芯片,就不得不提MStar(晨星半导体),作为互联网电视行业的当红炸子鸡,MStar的地位无人能及。它成立于2002年,曾经挑战显示器芯片市占率超过六成的市场龙头捷尼(Genesis Microchip),也曾在技术上杠上当时资本额大它近20倍的瑞昱半导体;接着,它挤掉联发科,拿了电视芯片的宝座;如今,这些领域它都已成为当之无愧的第一。

到2012年,Mstar逼得越来越近,于是联发科坐不住了,就将其收入囊中,为自己所用。MStar旗下的智能手机芯片和其他与无线通信有关的业务并入到联发科,由联发科主攻手机芯片。MStar的重心回到电视芯片,经营LCD电视芯片业务的晨星半导体的子公司保持独立实体身份,继续在智能电视市场攻城略地。

根据数据统计,2013年在中国液晶电视主控芯片市场,晨星的市场份额为65%,联发科技的市场份额为15%,合计市场份额为80%,所谓出道已是巅峰。市场新进者如华为、锐迪科等厂商的增加,让国内主要电视厂商对联发科和晨星台湾的依赖程度开始不断降低,到2017年上半年,晨星台湾市场份额约40%-45%,联发科技市场份额约5%-10%,合计低于50%。

2013 年的华为海思协助创维推出了首台自主研发的OLED电视。而后其电视芯片开始得到发展,不仅是国内厂商,就连夏普也是海思的迷妹。到2017年,华为海思电视芯片已占据国内市场一半以上的份额,领先于联发科。

这一情况或在华为宣布进军电视界后发生改变。有业内专家表示,国内企业普遍担忧同业竞争,华为这一举措,势必会让国产电视企业思考是否要继续使用其芯片,苹果因为担忧它的iPhone与三星的智能手机业务的竞争关系将芯片代工业务转交给了台积电,国产手机企业因担心与华为的同业竞争关系在早期华为推出手机芯片的时候均不愿采用,都证明了这一点。

同样,如果它们继续采用华为海思的芯片,就可能导致自己的研发进度被华为所知,有利于华为电视业务与其竞争,这不是它们希望看到的,因此最终受益的或是紧随其后的联发科。

而联发科本身也很争气,据消息称,联发科于近日发布了旗舰级智能电视芯片S900,该系列芯片支持8K视频解码与高速边缘AI运算。采用联发科S900芯片的设备还将支持声纹识别、本地语音助理等功能,并可通过NeuroPilot平台连接智能设备,作为AIoT的控制中心之一。据悉,联发科S900平台方案现已量产,终端产品将于2020年初开始对外供货。

外部电视厂商暧昧的态度与联发科新品的量产都在一定程度上对华为海思形成了极大的压迫感,这一场电视芯片战斗最终谁会胜出成了未知数。

物联网芯片市场的暗中角力

这又是一个正在明争暗斗的市场。而联发科在物联网的布局早在3G/4G时代就开始了。

在2015年,联发科就推出了针对物联网市场的低功耗芯片MT2503,这个产品广泛用于共享单车领域。他们同时还在更早布局的Wi-Fi、蓝牙等无线连结晶片解决方案就积累了深厚的技术基础,这些都是目前物联网市场是必须的技术,这也帮助联发科在这个市场获得了不错的成绩。据统计显示,目前60%-70%的智能音箱都采用联发科的解决方案。

为了满足物联网市场的需求,联发科更是推出了i300、i500和i700三个系列芯片。尤其是近期发布的面向AIoT的i700解决方案,拥有八核CPU和高性能GPU,为其带来行业领先的AI边缘计算能力,可加速AIoT设备的研发,适用于智能城市、智能建筑和智能制造等各种场景。

而在现在热门的NB-IoT市场,联发科的布局也非常积极。

去年6月底,联发科推出了旗下首款NB-IoT系统单芯片(SoC)——MT2625,并打造了业界尺寸最小(16mm X 18mm)的NB-IoT通用模组,以超高集成度为海量物联网设备提供兼具低功耗及成本效益的解决方案。该方案支持 3GPP NB-IoT(R13 NB1, R14 NB2)的450MHz-2.1GHz全频段运作,适合全球范围内智能家居、物流跟踪、智能抄表等静态或移动型物联网应用。

虽然MT2625芯片在性能方面的优势较为突出,但是从目前商用进度方面来看,明显落后于华为海思。

在今年三月份物联网大会上,公布了一份《世界物联网排行榜》的榜单,该榜单统计了全球千家物联网企业的排名,高通、思科,谷歌、博世挺进前五,华为位居榜首。

华为物联网在其三大业务群都有涉及,进行多元化发展。包括运营商业务的NB-IoT及eMTC网络、企业业务的云服务与智慧城市,以及消费者业务的智慧家庭等。

海思在NB-IoT芯片领域早已投入研发,2017年9月,华为海思推出了全球首款正式商用的NB-IoT芯片——Boudica120,随后趁热打铁,推出第二代芯片Boudica 150。配合海思的LiteOS物联网操作系统,能够丰富开发工具,降低了物联网开发门槛,帮助运营商和企业客户实现多行业终端的快速接入,以及丰富应用的快速集成。

4月10日,2019深圳第七届中国电子信息博览会(CITE2019)上,华为首次公布:目前NB-IoT芯片总发货量已经突破2000万。

不仅如此,华为自主研发的用于华为路由器的凌霄芯片,也意味着荣耀官方正通过智能路由网络数据传输为IoT布局。

5G的到来对于华为来说是很有优势的,华为手握关键技术,大量的5G基建将依赖华为的设备,因此在这个5G时代将立于不败之地。

安防IPC芯片的迷雾

这是一个其实群雄并起的市场。近几年来,在安全等多种需求的推动下,视频监控市场呈现了快速增长的趋势。IPC芯片受益于网络摄像机的大范围普及,具备极大的成长空间。根据业内专家预测,国内IPC芯片的市场规模在30亿人民币以上,增速超过30%。这一快速成长的细分领域将成为国内各大安防芯片厂商竞争的焦点。

IPC SoC芯片主要集成ISP技术和视频编解码技术。这些年在视频编解码芯片领域,上游厂家如TI,安霸等从未停止过竞争,国外厂家的技术积累一直处于领先地位。而海思依托近十年国内安防市场的蓬勃发展,也不断在产业上游下足功夫,自主研发自己的视频编解码芯片技术,在某些技术领域取得领先地位,通过专利和技术突破构建市场堡垒,形成竞争优势。

目前该市场最主要的玩家包括海思、德州仪器(TI)、安霸。其中海思凭借其出色的性价比,目前已占有较高的市场份额。根据数据统计显示,在2014年的IPC SoC芯片市场上,仅仅用了一年时间就将国内市场份额从37.3%提升到了64%,将德州仪器拉下了马。目前的网络摄像机(IPC)SoC芯片市场中,海思半导体可谓一家独大。

然而,在这一领域华为并不能高枕无忧,据了解,华为海思正在被一众厂商穷追猛打,其中以Mstar最为凶猛,Mstar是谁?在前文中小编已经向大家解释了这家最终被联发科并购的芯片厂商。在与联发科联姻之后,不仅是电视芯片方面,Mstar也在大力发展安防芯片产业,不断杠上华为海思。

面对这种情况,华为开始加大在安防摄像头领域的投入,寻找另外的机会。华为海思在安防方面不仅要面对头部玩家不断涌入市场的压迫,同时还有像Mstar这样的厂商加入竞争行列,之后的如何定位还需仔细考虑。

谁才是亚洲IC设计的一哥?

这两年来华为海思的呼声越来越高,今年有大概率会超过联发科。从营收来看,2018年华为海思营收达到503亿,和联发科的520亿相比,已经是处于同一档次了。而在今年第一季度,华为海思营收就达到了17.55亿美元,同比大涨了41%,增速远远高于其他半导体公司,而联发科约达17亿美元,已经稍落后于华为海思。根据IC Insights今年五月发布的报告显示,华为海思(13名)销售额已超过MTK(15名),成为了亚洲最大半导体供应商。

但在最近,联发科动作频频,华为则遭遇了一些阻碍,相信亚洲芯片双雄的竞争将会持续。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About Joyk


Aggregate valuable and interesting links.
Joyk means Joy of g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