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手机维修生意也不赚钱了|手机维修_新浪科技_新浪网

 2 months ago
source link: https://finance.sina.com.cn/tech/2022-07-04/doc-imizmscv0005738.shtml
Go to the source link to view the article. You can view the picture content, updated content and better typesetting reading experience. If the link is broken, please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view the snapshot at that time.

手机维修生意也不赚钱了

广告
4dcd-ec45cc815e68ace404d869dab84d7314.jpg

  手机卖不动后,一些人以为手机维修生意会爆棚,迎来“第二春”,没想到维修和手机生意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多位干手机维修生意的人坦言,目前修手机的人很少,一方面是因为手机质量越来越好,另一方面消费者手机坏了也愿意凑合用,这使得手机维修成了一门不赚钱的生意,很多人房租到期后,就退出不干了。

  撰文/ 倪毓平

  编辑/ 陈芳

  01 生意也不好做了

  早晨9点,老钱位于北京十里堡的手机维修店准时开门。

  一推门,门口的迎宾提示器就“叮咚叮咚”地响了两声。这家店面积不大,正对面是蓝白相间的“中国移动”招牌;左手边的墙面上,挤挤挨挨地挂了一整面的耳机、充电线等配件;墙对面的窄小柜台里,陈列了各式各样的二手苹果手机。从柜台处往下看,是陡然低下去的沙发。

  每当有人来,老钱就从柜台下面慢慢抬起身,推了推快要滑到鼻尖上的黑框眼镜,漫不经心地问,“要点什么?”

  除了一张随意立在门边的“手机维修”霓虹灯牌,这家店几乎看不到手机维修的痕迹。当《财经天下》周刊询问生意,他双手交叉枕在后脑勺,身体又塌进沙发里,“这行不好干了,现在的人一问价格,就觉得维修太贵,不如买一个得了。”

  “不管你的机子值不值钱,配件价就那么贵。”老钱抓了把有些凌乱的头发:有的手机换屏要几百元,还不如加钱换一个新手机,劝退了一波人。除非是手机里有重要的东西,或者是新手机,会拿来修一修。

  50岁上下的老钱已经在手机维修的行当里做了二十多年,如今租的这家店已有十多年。他的家庭也围绕手机展开:大儿子“坐不住”,不愿意搞维修,通常在外面跑来跑去,回收二手手机;老婆也开的是一家维修店,遇到搞不定的活儿,就拿过来给他修。

  但现在,修手机的活儿越来越少了。最近两个月,老钱靠维修只赚了几十元,“本儿都没保住”。房租、水电、人工等各项费用,是线下维修不得不考虑的成本支出。十几年的时间里,老钱的店面租金从每月三千多元涨到了一万元左右,但收入反而跌了——“付了房租,钱就没了”。而早几年,老钱每个月还能净赚两万元。

(图/视觉中国)
(图/视觉中国)

  没有人流量是最大的问题。“大家现在很少出门了,下了班也不会乱逛”,老钱的手机维修店,从早开到晚,也没几单生意。“要不是有熟客,我早就干不下去了。”

  方源的手机维修店虽然开在北京永安里附近的写字楼里,但也面临没有新客户的困境。

  他的店面要大一些,约有20平方米,明亮,整洁,两侧很克制地摆了些二手手机和手机配件。正对着门口的,是一方小小的黑色维修工作台。方源一边检测着手机,一边说:“基本上都是熟人来,新客太少了。”

  “现在直接找过来的几乎没有。”方源说,一天下来也没几单生意。

  从传呼机一路修到智能机的林东,明显感觉到,手机维修的生意是一年不如一年,行业不赚钱,很多人都转行不干了。

  “以前手机质量不过关,山寨机、低端机盛行,很容易就坏了,因此维修总量大。”林东分析,随着手机质量的提升,现在的手机在正常使用的情况下,很少会出问题,因此,维修量就没那么多了。

  确实如此,李木的苹果手机和vivo手机用了五六年,一直没坏过。她原本计划着,等手机坏了,就顺势换个新手机,却一直没有机会。“前段时间手机没信号,我以为是手机坏了,还高兴了一番,觉得终于可以用新手机了,没想到是手机卡坏了,免费换张卡就好了。”

  像李木这样的消费者很多。手机维修从业者阿峰说,现在的消费者手机坏了,第一想法还是直接换新的,或者拿闲置的旧手机将就用用,很少有人选择维修。

  前段时间,李木朋友的苹果手机屏幕摔裂了,她去维修门店咨询,换一个原装屏幕要七八百元,最后想了想,还是继续拿备用机凑合用用。

  与手机相关的生意都不好干了。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数据显示,今年前五个月,中国市场手机总体出货量累计1.08亿部,同比下降27.1%。人们的换机周期变得越来越长,市场研究机构Strategy Analytics分析称,中国用户的平均换机周期接近30个月。

  在此背景下,一些人以为手机维修生意会爆棚,迎来“第二春”,没想到维修和手机生意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中国市场主要的增长瓶颈在于需求侧。”分析机构Canalys移动业务副总裁Nicole Peng认为。如今看来,手机市场的维修欲望也适用于这一分析。

  02 修屏幕反而赔了钱

  和老钱相比,阿峰的生意还算稳定。一天中,好的时候能有10单维修生意,不好的时候也有三四单。

  2018年,他在湖北宜昌开了一家手机维修店。五年的经营中,阿峰的门店收入成浅口“U”字形:2020年和2021年,阿峰的收入降了25%。去年下半年,收入情况慢慢好转了,但还没恢复到2020年之前的水平。目前,他每个月“勉勉强强”能有1万元的收入。

  根据阿峰的观察,接到的维修订单中,大部分维修业务集中在换屏上。尽管屏幕是手机中最贵的零件,但换屏的风险较大,“搞不好就赔钱”,因而利润一般。

  今年5月,他为一台三星S20更换外屏,“本来已经顺利换好了,但装机的时候,发现屏幕里有一个小气泡,于是决定返工重来”。结果,不小心拆坏了内屏,只能自己出钱赔一个原装屏。“算下来,这单赔了700元。”

  在维修中,内屏的维修要比外屏贵三倍左右。“比如华为MATE30Pro,修外屏要300元,内屏坏了,就得1500元往上了”,阿峰因此调侃,“这个世界上,每个维修师傅都会在屏幕上赔钱。”尽管他把心态放平稳了,但6月里,他在维修两台曲面屏手机时同样因为弄坏了内屏,加起来又赔了1000多元。

(图/视觉中国)
(图/视觉中国)

  太心疼了。他苦笑着,“这段时间已经劝退好几个高难度机子了,赔怕了,我得缓缓。”

  手机维修另一个比较大的业务就是修主板。相比换屏,这个基本就没什么风险。修好了就收钱,修不好也就恢复原样退回去。通常,阿峰喜欢在晚上22点到零点修主板。这个时间段,外界的干扰很少,能够比较专注地工作。

  总体而言,“这行算不上暴利了,赚的是风险钱、手工钱和辛苦钱。”但误解仍会存在。

  有一次,他被怀疑在维修中偷换了电池。阿峰拉着这名顾客去售后做检测,“还了我清白”。这之后,他就在自己的工作台上安装了监控,对着手部的工作全程录像。“万一有零件安全方面的顾虑,我就给他看回放。”

  阿峰觉得,互联网已经让手机零部件和整个维修业变得透明了。“进店前,顾客大都会在网上查到价格”,这就很难有“不合理的利润”存在。而在阿峰入行前,只有少数人懂维修时,赚取巨大财富是轻而易举的事。

  03 “造富”时代消散

  从南方的工厂来到北京中关村闯荡的勇哥就是手机维修“造富”时代的见证者。

  “以前不懂维修,不懂技术,也不知道多少钱来的货,人工费有多少,对这些都没有概念,只是拿提成,你给我带多少人来维修,我给你多少钱。”穿着一件大T恤,肚子由于久坐而微微凸起的勇哥告诉《财经天下》周刊。

  勇哥在中关村待了十多年。看着手机维修的人在回龙观“买了房”“买了车”,自己慢慢“回过味儿”,“提成可能只是他们利润的十分之一,甚至二十分之一”,于是他摸索着,也闯进了这个行业。

  这正是行业快速发展的时期,四面八方的人不断涌进来。林东回忆,那时带学徒,学徒期为一年或两年,自己要收5000元到8000元不等的费用。“现在收学徒,免费的都不好找了。”同样带过学徒的勇哥补充称,“这两年招学徒,每个月要付给他们三四千元的工资。”通常,学徒们没学多久,就会要求自立门户,他们四散开来,去顺义、昌平等房租更加便宜的地方开店。

  老钱并不是学徒出身,他从江苏北上,跟着老乡入了行。“那时候,亲戚带亲戚,老乡带老乡,不懂就跟着他们学,就这样一个个带到了北京。一个镇上至少有100户人家出来做手机维修。”入局的人源源不断时,老钱的隔壁也开了家手机维修店,两家相安无事了很长时间。“老话说,同行是冤家,我们虽然没怎么说过话,但也从来没吵过架。”

  这些被从业者频频提及的荣光,发生在2016年左右。

  这一年,刨去房租、水电等各项成本,老钱每个月能赚1万到2万元,一年净利润在20万元上下。

  勇哥也创下了日均超过6万元的收入纪录。为了给“一个海外回来的大姐”恢复数据,从接到订单的下午,他忙到第四天的凌晨1点多,最后,仅仅这一单,他就拿到了5万多元的酬劳。加上其他维修业务带来的1万多元的收入,勇哥单日进账为6万多元,是维修以来“赚得最多的一天”。

  他在中关村的海龙电子城开了自己的店。店铺和大厦的营业时间保持一致:10点开门迎客,晚上七八点钟准时下班。下班后,勇哥总要去“喝喝酒”“打打牌”。闲暇时,买张公交车票去逛天安门,或者是和朋友们爬香山。有客人打电话来,他只回一句,“收工了,有事明天再说”。

  好景没能持续多久。同一时间,中关村的电子广场也在转型之中。2016年,海龙电子城停业;2019年,鼎好大厦关停。各大电子卖场的手机维修店铺相继搬迁,集中开进了科贸电子城。房租也涨到了1万元。但往日的繁荣却没有延续下去。6月下旬,《财经天下》周刊来到这里,科贸电子城地下一层的维修店几乎都开着,但大多空荡荡的。一个店铺的老板抱怨,“三点了,到这个点儿都还没开张”。

  勇哥的生活也不复往昔了。每天下班后,他骑着电动车直接回家,自己做饭,睡觉,很少再出去玩,“一是年纪到了,二是生活条件也不允许。”

  “早上一睁眼,就会想房租怎么解决、会不会有疫情、有的话要不要关门……”如今,晚上10点多,接到客人的电话,勇哥也要把这单聊清楚才会挂电话。“前几年从来没想过,明天还有没有生意这件事。”

  他的店铺早已搬离了海龙电子城,由于临街,每个月的房租就超过了2万元。去年下半年,连续的关门停业使他赔了近10万元。今年过完年到现在,仍然处于“不挣钱”的状态。不过,靠着熟客,和其他业务,维修店暂时“还能撑一段时间”。

  04 转行也迷茫

  手机维修也成了夕阳产业了,方源这么想着。和他相距8公里之外的老钱也看到,只有特别少的新人入行,在这个圈子里,能碰到的老乡也越来越少了。“很多房租到期后,就退出不干了。”

  从传呼机时就在做维修的林东见证了整个手机行业的变迁,也经历了手机维修的荣光与祛魅。他决心转身,从维修干起了经销,新机和二手机都在卖。林东承认,相比之下,还是维修利润会高一些。但还是那个问题,“现在的门店没有多少维修的量了”。

  勇哥正在考虑把业务搬到线上,但前期的巨大投入让他犹豫不决。如果在百度京东、淘宝等全线铺开,一个礼拜就要花两三万元做网络推广。这个费用投下去,网店的位置要下拉好几页才能看到,“钱几乎打水漂了”,“有人点进来看一下,可能没成交,推广费也得给。”

  总之,“不好把太多精力放在上面,你在这儿还能维持现状,转到别的(行业)”,他停顿了下,咂着嘴想找一个合适的词,“就很难说了”。

  这个谨慎的态度也可能来自于同行转型的前车之鉴。在他的圈子里,一些人转行投身餐饮、旅游、住宿、娱乐等行业。“但疫情一来,这些也都不行了”。

(图/视觉中国)
(图/视觉中国)

  眼下,勇哥将店铺盈利的希望押在了下半年。“每年5月到10月,都是手机销售和维修的旺季,生意肯定会好一些。”至于更长远的打算,他没有确定的想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毕竟,没有哪个行业能保证永远存活下去。

  不过,成功者的传说也依然在悄悄流转,供勇哥和同伴们反复观摩。他提起,朋友的朋友已经把上门维修服务做得风生水起。一个月的推广费就要10万元,但大笔资金的投入,也换来了丰厚回报:传闻中的成功者,每个月赚到的钱已经超过10万元了。“尽管如此,成功的人始终是极少数,得在这个行业中做了很久才行”。

  方源刷着抖音,也羡慕这些在网络中拥有高关注度、高曝光度的“维修高手”,“只要技术到位,还是会有不错的收入”。

广告

  目前,他也承接同行们的维修订单。那些棘手的、有难度的会送到方源手中。“手机设计越来越复杂了,我们也需要不断学习,才能跟得上发展”,方源渴望不断精进自己的维修技术。最终,像网络中备受瞩目的“维修高手”一样,“从不失手、啥都能修”,才能获得更好的发展。

  可是,矛盾的念头也很快冒出来。“技术再好,没人找你也没用”。于是问题又回到了原点:如何才能找到更多的新客户?如何激发更多的维修需求?

  正如老钱,依然在为这个问题而烦恼。他摘下了眼镜,从柜台中绕出来,一屁股坐进了角落里的小沙发上。“手机又不是吃的,中午吃完晚上吃,一年能修几回?好多人一年也没能修过一次。”

  就在一两年前,老钱如常去开门营业。但这一天早晨,他发现那个做了十余年的同行邻居已经“熬不下去”,撤离了这个行业。隔壁的门店也变成了早餐店。但老钱的开心并没有多少,“他走了我生意也没好到哪儿去,还是没多少人。”

  (文中阿峰、老钱、勇哥、林东、方源、李木为化名)


About Joyk


Aggregate valuable and interesting links.
Joyk means Joy of g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