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元气森林卖水,2000亿赛道又卷起来了

 2 months ago
source link: https://www.36kr.com/p/1812977433839237
Go to the source link to view the article. You can view the picture content, updated content and better typesetting reading experience. If the link is broken, please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view the snapshot at that time.

元气森林卖水,2000亿赛道又卷起来了

电商在线·2022-07-04 09:40
4元/瓶矿泉水,闻到钱的味道?

“水流过不同的岩石和土壤,口感是会不一样的。”“不同的TDS和酸碱度所产生的水口感也是不同的。”

电视剧《三十而已》里,顾佳别出心裁,开了一场“品水会”。看惯了品酒、品茶的阔太太们被一顿知识科普,从此视“品水”为时髦,接纳了顾佳进入到“太太圈”;现实中,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的独子王思聪,也曾在上综艺时炫耀自己用来泡泡面的水与众不同,是价格比普通水贵三倍的“斐济水”,500ml一瓶售价10多元。

1996年,宗庆后推出娃哈哈纯净水,依托“纯净”二字大做文章,之后钟睒睒也从海南回到千岛湖畔,创办了农夫山泉。瓶装水行业激荡30年,可以说是一部跌宕起伏的商战传奇。这个看似不起眼的行业,市场规模超过2000亿,先后诞生了两位中国首富。

如今,新玩家闯入这片红海,意图和老巨头扳扳手腕。

v2_c55952bf9e4441f4978b43f78478f428_img_000

《三十而已》品水会

据多家媒体报道,元气森林旗下的有矿天然软矿泉水开始大面积进入线下渠道。此前,其全国铺货过程遭遇了疫情的影响,今年6月,有矿团队重新启动铺货工作。

过去一年,在占比超过70%的气泡水业务上(2020年36氪采访公开数据),元气森林不仅遭遇了国际巨头“两乐”的断供问题,还在本土市场遭到了农夫山泉的线下渠道夹击。

在市场更庞大的天然水市场,元气森林想要“反守为攻”,但现实情况并不乐观。

元气森林研究院院长王雪刚最近接受采访时表达:“我们之所以进入矿泉水赛道,就是希望让天下水厂‘卷’起来,让优质矿泉水走入寻常百姓家,让用户最终获得最大利益”——字里行间不离用户,但这场卷王之王的“卖水之战”,新玩家的胜算到底有几分?电商在线采访了批发商、便利店,当市场不喝元气森林的升级水,资本宠儿也不得不短期蛰伏。

01 一个月卖不到一箱

1930年,德商罗德维从地下深层找到了优质矿泉水资源。当时的福柏医院(现青岛人民医院)对该井的水质进行了检验,因富含多种人体所需的微量元素,便号召病人饮用,病人饮后病情好转,于是登报致谢,崂山矿泉水因此一战成名,同年在青岛建立我国第一家矿泉水生产厂商——崂山瓶装矿泉水厂。元气森林推出的新款水,同样打了水源地概念。

去年7月,元气森林在线上商城推出了首款瓶装水产品“有矿”,先是上线了同为元气森林子品牌的外星人旗舰店,然后又开出单独的有矿饮品旗舰店。店里虽然有6个SKU,但其实只是规格不同,产品只有两种:被称为“大U版”的旧款,以及最新推出的钻石瓶包装新款——按照店铺客服的说法,最大区别是水源地,前者取自大理,后者取自崂山。

值得一提的是,7月1日,有矿饮品旗舰店将旧版下架,只留下1个最新推出的SKU。

v2_635fb561ecc04c3d887c0a0b5e672457_img_000

左:旧版“大U版” 右:钻石瓶包装新款

在价格上,新旧款都是原价120元/箱,每瓶均价5元,折后96元/箱,每瓶均价4元。但据媒体报道,在6月沟通会上,官方针对新款给出的建议零售价是3元。从5元降价到3元,在瓶装水行业,这已经进入到竞争最激烈的价格带,以农夫山泉零售价的变动为例,自2012年由1.5元提升至2元起,至今已经10年时间。在2元价格带里,农夫山泉和怡宝是守门员,在3元价格带里,也有农夫山泉旗下推出1年的新品牌长白雪和百岁山。

然而,在一个行业集中度高的赛道,“降价”实际上并不能培育起消费心智。

尼尔森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六大巨头已经瓜分80%的份额,市占率由高到低分别为农夫山泉(26.5%)、华润怡宝(21.3%)、百岁山(10.1%)、康师傅(9.9%)、冰露(7.4%)、娃哈哈(5.3%),CR3市占率接近60%。和气泡水等细分赛道不同,天然水作为更成熟的刚需赛道,元气森林要做的是难度更高的“破而后立”,也意味着难以差异化,绕不开渠道之争。

v2_f0a662c043ac449798b4ef370ce22b0e_img_000

长白雪此前推出的虎年限定款

去年年底,有矿开始在线下渠道铺设,但直到最近才开始全国范围内推进。

电商在线采访了线下经销商,以杭州地区为例,如毛细血管一样密布在城市角落的夫妻老婆店、小卖部,依然只认元气森林的“气泡水”,其推出的乳茶、燃茶少有进货。

而在新推出的天然水业务上,更是知者寥寥。位于杭州北站的金雄酒水饮料批发部,以及位于杭州富阳的乐仓酒水饮料批发部,都称“没听说过元气森林的矿泉水”。位于杭州余杭的乔志酒水饮料批发部,则直言“新牌子还是没有老牌子卖得好”。多位经销商都表示,短期内并不考虑进元气森林的矿泉水——即使在杭州这样的新一线城市,自上而下的消费层级传导,也往往要耗费更长时间来完成渠道渗透和市场教育,这对元气森林来说无疑是挑战。

目前观察来看,商超、便利店是有矿优先进入的渠道,夫妻老婆店铺的不多。在外卖软件上搜索“有矿”,不同渠道价格不一,范围从3.5—4.2元不等,由各类夫妻老婆店升级而来的天猫小店卖的最贵,最高有4.2元;连锁商超如联华超市定价向标准价看齐,在3.5—4元徘徊;连锁便利店如全家,售卖的还是元气森林“大U版”旧款矿泉水,新款并未上线。

一位连锁便利店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旧款有矿是去年10月上线门店的。

“但是店里卖的最好的还是2元的农夫山泉和3元的百岁山,有矿卖的并不好。像现在夏天,前面两个每天至少卖1箱(24瓶),如果是医院店一天卖10箱,但有矿一个月都卖不了1箱。元气森林还是气泡水卖的好,一天能走一箱。”她透露,目前杭州地区有4门冰柜的店都会卖老版“有矿”,这部分店比例大概能到70—80%,但现在并没有听说要上新款。

v2_debc3af80c894adeac1360147d3acdab_img_000

02 打着给“水盲”扫盲的主意

靠着一款大单品撑起千亿估值的元气森林,急需证明自己业务的多样性,盯上卖水生意并不奇怪。2021年,农夫山泉毛利为176.56亿元,较2020年的135.08亿元增加30.7%;毛利率为59.5%,与2020年的59.0%基本持平。将近60%的毛利率很难不让人心动。

况且,在包装饮用水市场,消费升级几乎一直发生。根据水源、处理方式、矿物质及微量元素含量不同,市面上五花八门的瓶装水被归属于纯净水和天然水两个大类。通常情况下的鄙视链是纯净水<天然水<天然矿泉水。然而在国内,产品力虽有区分,直接效果却不明显,消费者很难辨别包装水间的差异,更多是为了“直饮解渴”,还未上升到考虑健康层面。

但从国内市场过去的发展规律来看,尽管行业集中度高,过去10年2元水替代1元水,3元水切入市场依然是大势所趋,这种集中度高的竞争局面并非不可打破;并且从国外市场带来的经验来看——招商证券的研报曾分析,各国人均GDP水平和包装水中纯净水占比相关,除了个别国家,大部分人均GDP较低地区纯净水占比较高,人均GDP较高的国家,如日本、澳大利亚、德国、意大利等国家以天然矿泉水为主。

v2_57177fa1ffca47d2973d8eb46d6a2e0e_img_000

这也意味着,伴随经济发展水平提升,国内饮用水市场不乏机会点:1、消费结构升级带来人均收入提升,瓶装水替代自来水、高端水替代低端水;2、居民健康意识提升,更富矿物质及微量元素的天然水占比提升,以公共供水系统作为水源进行处理的纯净水,在消费者意识觉醒后,或将削弱竞争力;3、水污染事件频发,也将促进瓶装水销量增长。

事实上,这种消费升级已经率先发生在部分圈层。在小红书上搜索“喝什么水”会出现487万篇笔记,近年来,运动达人、潮流人士喝水讲究不是什么秘密。比如挪威品牌VOSS擅长Ins刷屏,号称“麦当娜也喜欢的水”;法国的“水中香槟”巴黎水,则最有“格调”,在瓶身上做文章,瞄准文艺青年和艺术家;《欢乐颂》里的安迪则把依云水塞满冰箱,让高端水和健康生活方式发生关系,穿着lululemon瑜伽裤、家里举哑铃的时髦精们难以抗拒其魅力。

v2_8fc5803d67cb4b4fb4d1da0cecb99e51_img_000

Ins上火的blk黑水,同样也是一款网红水

更不用说各种打着进口纯天然、碱性、婴幼儿专用等丰富场景出现的小众品牌们了。难以否认,水的功能性很早就被营销赋予意义,农夫山泉靠着“有点甜”做到了行业第一,率先打出0糖0脂0卡的元气森林,也是此间优等生,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市场。一位健身达人向记者补充,现在还出现了不少“野生品水师”,会去测评各种水的指标。“我现在喝的是依云,但应该也会去试试元气森林的水,包装符合审美很重要。”

作为一个消费升级已经被预期会发生的行业,且又是赚钱的刚需生意,拥有资本助力、擅长营销玩法、懂得和消费者对话的新消费品牌,想要来分一杯羹,顺理成章。而对于元气森林而言,另一个意义则在于,通过挑战行业老大,进攻便是最好的防守,以此来制约竞争对手。无论最终结果如何,都可以搅混市场——去年农夫山泉和元气森林用补贴战在线下冰柜争夺时“大打出手”,对于拥有更多销售终端的农夫山泉,打补贴价格战,规模也会带来更高成本。

v2_657711c4e2c34f6ea385ae11e312a1e2_img_000

老牌网红VOSS

03 元气森林卖水选择“蛰伏”

做卖水这件事的理由很充分。但想咬下这块肥肉没有想象中容易。

外界普遍认为卖水生意壁垒是水源地争夺,但这只是基础门槛。

我国地表水按功能高低依次划分为五类,I—III类为可饮用水源,满足I—II类标准的天然水源水质更优。根据《2020年1月全国地表水水质月报》,我国检测的1932个国考断面中,I类水质占比13.1%,II类占35.8%,III类占28.0%。月报检测的全国50个重要水库中,千岛湖、丹江口水库、新丰江水库(万绿湖)均是农夫山泉布局的重要天然水源。

但是,天然矿泉水和天然水不同,前者采用的并非地表水,而是从地下深处自然涌出或经钻井采集的地下水。即使是拥有优质水源的农夫山泉,也需要获得采矿权和取水许可证,才能铺开天然矿泉水市场,而这一流程十分漫长。2021年我国饮用水收入结构中,矿泉水占比仅为7.49%,这就给了新品牌们相对一致的起跑线,有了时间上的缓冲。

v2_279f7d4bc505411e9e051bfae9de241a_img_000

元气森林称,有矿在全国范围总计筛选了200多个优质水源,实地考察48处,最后符合标准且可以使用的水源地5处,包括大理苍山、江西宜春等。今年5月,元气森林与黄山市政府达成相关战略合作,将在当地勘探矿泉水资源并考虑投资建厂。

水源之外,真正的挑战还来自于产地布局、运输链路等中端链条的流程和成本管控,如何经营好“微利”。“玻璃大王”曹德旺和娃哈哈创始人宗庆后,曾一同参加节目,宗庆后被邀请发言,谈到自己建设矿泉水厂,感叹卖水真的不赚钱,罗列起各项人工、设备成本。曹德旺对此有不同意见:“做矿泉水那个是赚死人!赚疯了!”事实上,双方都有各自的道理。

财经媒体虎嗅曾将农夫山泉和美团进行比较,2019年,美团送出87亿单外卖。扣除配送费,每单佣金0.98元,每单经营利润约0.2元;农夫山泉送出335亿瓶饮用水,出厂价约为0.43元/瓶,每瓶经营利润约0.1元。两者都是依靠生产规模、销售渠道、品牌知名度,通过每一单、每一瓶微利抠出庞大毛利——一句话总结:水的毛利很高,但成本也不低。

v2_706d338f1fc04d099dd3fb377010fa7f_img_000

供应链和渠道的建设成本、发展速度,是元气森林绕不过去的问题。

在元气森林之前,恒大对外宣布进军水行业,推出了恒大冰泉;中石化也从“卖油郎”涉足水行业,推出了“易捷·卓玛泉”天然冰川饮用水。前者有地产优势,后者有2.3万家易捷便利店布局。其中,恒大冰泉的波折发展更具代表性。2013年,借助恒大足球队夺得亚洲冠军受到全国关注的大好时机,恒大冰泉打了一波广告,让其迅速打开市场。但5元的定价,并没有受到消费者认可,最终许家印只能以18亿元的价格将其打包卖出。

管控价格、利润、渠道和成本,缺一不可,需要全面的运营能力。

现阶段,在消费者心智上,元气森林无疑比恒大冰泉站在了更好的时代,但它依然选择谨慎地将价格下调。而在渠道上,即使不提农夫山泉、娃哈哈等老牌水企,如中石化一样的跨界对手也在虎视眈眈。今年4月,元气森林对外披露,线下终端数量突破100万个,覆盖全国800多个城市;自建工厂从2家增至6家,供应商从去年初200多家增至370家;还投放了10万台“无人冰柜”——年轻的新选手正在补上自己的弱势项,但相较超300万个销售网点的可口可乐、200多万个销售网点的农夫山泉,锋芒也只能暂收,蛰伏不可避免。

短期竞争点聚焦在于,如何从老牌巨头手中抢过消费者话语权。突破“1个月卖不到一箱”的认知尴尬局面。元气森林把“有矿”直接用作品牌名,但如何让消费者真正理解“有矿”是区别于农夫山泉天然水的天然矿泉水,这或许需要全行业共同“卷”起来。

参考资料:

《农夫山泉像美团》,虎嗅

《元气森林有矿“5元之死”》,新熵

《食品饮料行业深度报告:下一个包装水十年》,招商证券

《软饮料行业报告三部曲之一:瓶装水:润物无声,立体透视水的生意经》,东兴证券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电商在线”(ID:dianshangmj),作者:王亚琪,编辑:斯问,36氪经授权发布。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36氪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About Joyk


Aggregate valuable and interesting links.
Joyk means Joy of g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