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2021互联网简史:封杀与走红,动荡与新生

 4 months ago
source link: https://www.yunyingpai.com/news/739039.html
Go to the source link to view the article. You can view the picture content, updated content and better typesetting reading experience. If the link is damaged, please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view the snapshot at that time.

2021互联网简史:封杀与走红,动荡与新生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00:00
14:19

编辑导语:在不知不觉中,2021已经悄然过去,我们很难去详细描述这一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能从热点事件中窥见一丝答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楼塌了,在浮浮沉沉中,我们告别了2021,或许,你会怀念吗?

KfDfSQwSObzrvtRtvZCS.jpg

一、互联网拆墙

9月,腾讯发布关于《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调整的声明,表示外链管理措施将分阶段分步骤实施,第一阶段于9月17日开始执行,标志着互联网多年以来柏林墙出现了裂缝。而在百度搜索页面可以看到抖音相关内容的搜索结果,同样印证了拆墙进行时。

至11月,微信更新外部链接管理措施,包括在点对点聊天场景中将可直接访问外部链接;在群聊场景下试行开放电商类外部链接直接访问功能等。可以预见,互联网的共通时代迟早会来临。

二、影视剪辑视频版权成焦点

2021年对于影视剪辑视频来说也是“难过”的一年,版权问题频发之下,监管也不断从严。4月,央媒点名声称“五分钟看完一部电影”等的短视频帐号。随后,国内超七十家影视传媒单位两度发布联合倡议书。

5月,爱奇艺、优酷、腾讯三家视频平台联合谴责《老友记重聚特辑》上线后在B站遭盗播。5月29日,B站下架老友记侵权视频。

6月,慈文传媒、华策影视、柠萌影业、新丽传媒、耀客传媒、正午阳光影业在微博转发倡议书,呼吁“视频没有长短之争,但对于侵权盗版行为坚决说不。”

12月,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2021)》,其中规定短视频节目及其标题、名称、评论、弹幕、表情包等,其语言、表演、字幕、画面、音乐、音效中不得出现未经授权自行剪切、改编电影、电视剧、网络影视剧等各类视听节目及片段的内容,引发热议。

版权监管越来越严格,这对于影视剪辑视频帐号来说,另谋出路是燃眉之急。

三、小红书陷“虚假”风波

作为种草经济时代的代表性平台,小红书在2021年反复陷于内容虚假的争议中,让它的路人口碑一再滑坡。

Xz5oKCIp8qiXCirvP50P.png

尽管用户早已对小红书博主美化内容的行为心照不宣,但国庆长假期间被误导而踏上旅途的人们还是没想到,滤镜真能造出一个“楚门的世界”。积攒的吐槽让小红书面对巨大的舆论压力,不得不针对部分用户过度美化笔记的情况致歉。而12月开始,小红书一次性封禁首批29个涉嫌虚假营销的品牌,可见决心。

曾经让腾讯、阿里一同入股的小红书将一手好牌打到稀烂,“在小红书种草,在其他平台下单”的用户习惯让小红书的定位持续尴尬。但种草经济仍在蒸蒸日上,我们是否能够期待小红书在2022年的翻盘之战呢?

四、薇娅被罚款13.41亿元

2021年,有不少行业如同乘坐过山车,上一秒登顶,下一秒便极速坠落,直播行业是其中之一。

11月22日,同属于宸帆电商的雪梨和林珊珊突然爆出因偷逃税款被罚款超9000万元的消息,两人的微博账号在12月9日遭到封禁,其小红书、抖音、微信等社交账号也陆续被封。

谁也不曾想,12月20日,薇娅步上后尘,被浙江省税务局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13.41亿元,其微博在当日被封,其他社交平台账号也被处理。

9Wv3gAjCFDZBgLTgm6Dq.jpeg

薇娅的税务事件让直播行业瞬间成为舆论焦点,吃瓜群众震惊的是金额之巨大,“一薇”的换算被不断调侃,而业内主播更在意的是自己的身家,网传事情发生后不久,就有上千名网络主播主动补缴税款。

经此一役,我们看到更多的是行业的监管红线再次收紧、直播平台逐步去中心化、头部主播的话语权被动摇的趋势。

五、李子柒和微念的恩怨情仇

7月,字节跳动投资李子柒的签约公司微念品牌管理,持股1.48%。但不足半年,字节跳动就启动退出程序,或许因为字节跳动看上的只是“李子柒”。而李子柒已经和微念开始了漫长的推拉,至今仍未有定论。

10月25日,李子柒正式起诉MCN机构微念。微念对外称从未干涉过李子柒的内容创作,曾多次就股权等权益事项展开沟通,而李子柒助理回应称其“颠倒黑白”。至11月,微念被冻结了51万人民币的股权数额。

李子柒和微念的纠纷得到了业内的广泛关注,因为这被视为红人和MCN机构之间关系的重要探讨。

六、辛巴和快手的相爱相杀

辛巴和快手官方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在一定程度上展现了快手生态里,直播家族“藩镇割据”的局面。

因为2020年的“假燕窝事件”,辛巴的账号被封禁60天。在2021年3月27日长达12个多小时的回归直播中,辛巴拿下了20.4亿的总销售额,在线人数达620万。

但在12月,辛巴家族再次结束和快手的和平期,以“快手不给流量,还要自己花钱买”为由起诉,而快手认为平台可以自由分配流量。对此,辛选回应称,这其实是“网络侵权责任纠纷”的一个正常处理流程,并不是真的“告平台”。

可以确定的是,快手试图弱化辛巴等家族势力,而辛巴则希望维护自己的地位,这种主播和平台的矛盾将继续存在。

七、多名网红被封

2021年的红线不断收紧,这在网红的规范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5月,快手称接到用户23万条举报,封禁“殷世航”账号,严查其商品质量。

7月,因穿着洛丽塔裙在旅顺博物馆门口跳宅舞,B站粉丝超过670万的UP主@机智的党妹 发文道歉,并于8月5日宣布清空全网ID并下架所有视频。

8月,央视网点名在微博设置付费粉丝群的“人类高质量男性”徐勤根,平台为其开设直播专场是“毒流量”行为。随后,微博关闭其付费订阅功能并禁言帐号。

9月,抖音粉丝1278.4W的“铁山靠”和抖音700万粉丝网红“郭老师”因存在内容低俗、恶意博眼球等问题被永久封禁,随后其各平台帐号也陆续被封。

虽然安迪·沃霍尔预言“在未来,每个人都能出名15分钟,每个人都可能在15分钟内出名”,但是“出名”的形式将决定其“出名”的时长以及能走多远。

八、总有人在走红

2021年,过气的网红不计其数,但与此同时,总有人在走红。

1. “老师好我叫何同学”

B站坐拥百万粉丝的UP主“何同学”在2月采访苹果CEO库克的视频冲上微博热搜,让他成为数码区天花板;10月发布视频《我做了苹果放弃的产品……》,其技术含量再次出圈,甚至让结尾出现的赞助商乐歌股份市值增加近5.5亿元。

rUkIYK827AQGPjTVNYjX.jpeg

2. “张同学”

11月17日,“张同学”发布《#我的乡村生活#记录真实生活#大山歌唱》,视频长达7分50秒,记录的是“张同学”从起床、喂狗、喂鸡、跟朋友吃饭喝小酒等生活日常,多达近200个运镜镜头,获赞百万。接连两则破百万赞的视频出圈后,帐号周涨粉近300万,迅速跻身千万博主行列,并被各方媒体报道,无数人开始分析其流量密码。

gTfa6QPox7FM9BgWgLPO.jpeg

3. 柳夜熙

10月31日万圣节,“柳夜熙”发布第一条视频,24小时内涨粉破百万。其凭借“会捉妖的虚拟美妆达人”的人设引发了人们对短视频行业未来发展的讨论,毕竟在元宇宙概念股势如破竹、连Facebook都改名Meta入局的当下,“柳夜熙”在短视频行业具有一定程度上的代表性。

4. “反诈警官老陈”

“反诈警官老陈”河北秦皇岛市公安局海港分局的反诈骗警官陈国平的抖音账号,以连麦PK的方式活跃在各类主播的直播间,并问对方:“您下载国家反诈中心App了吗?”直播观看总人次破1亿,多次登上微博热搜,并在9月份创造一天涨粉181万的记录,“国家反诈中心”一度登上多个应用商店下载榜榜首。

AEOoPIcAllG1phJgACX8.jpeg

九、热梗层出不穷

多年后再提起2021年,多少人的记忆里仍会有这些热梗的踪迹

“什么是快乐星球?如果你想知道什么是快乐星球的话,我现在就带你研究。”

“喂!三点几嘞,做撚啊做,饮茶先啦。”

“网上的东西都是虚拟的,我怕你把握不住啊孩子,因为这里的水很深…..”

“山东菏泽曹县~牛皮666~我的宝贝儿!”

“你爱我,我爱你,蜜雪冰城甜蜜蜜……

快乐星球、三点饮茶、潘嘎之交、曹县、蜜雪冰城……几乎只是看着这些热梗就能在脑子里循环播放,语气分毫不差。玩梗就像一个流量闭环,当有一个博主开始玩梗有热度后,就会有越来越多博主加入玩梗行列,从而推动热梗的传播。

但没有一个梗能永远处在红火状态,下一个梗会以怎样的形式爆火,谁也无法预料。

十、鸿星尔克引发国货狂欢

7月21日,鸿星尔克发布了一条为河南捐赠5000万元物资的微博,意外得到了网友们的怜惜,并冲到直播间激情下单。

几场直播下来,抖音号“鸿星尔克品牌官方旗舰”7天涨粉1268.4W,仅7月22日的直播就达成观看人次破2亿、销售额过亿的成就,并诞生了许多热梗,引发国货狂欢,贵人鸟、蜜雪冰城、汇源果汁等品牌都深受其益。

iXunP6b5j2MGkUbdchxk.jpeg

可见,网友们的爱国情绪映射于消费上,助推了这场狂欢不断发酵。这也导致了这种冲动消费并不能持久,品牌最终仍然要靠产品质量来安身立命。

十一、新东方下场直播卖货

由于“双减”政策的影响,2021年是教培行业的寒冬,考验着企业的发展变通。面对压力,被很多人感叹“敬你是条汉子”的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选择直播带货。

11月11日,俞敏洪的直播间观看人次数达141.9W,奈何销售额只达11.33W。但老创业家俞敏洪并没有气馁,迅速与电商企业合开公司,上线直播带货平台“东方甄选”。

ztknLixDYG3AsHih0bpE.jpeg

从罗永浩、李国庆等互联网大佬们陆续下场直播卖货的行为不难看出,直播的竞争日趋激烈,大家都想分到一杯羹,只是谁能笑到最后却还无法定论。

十二、互联网巨头相继被罚款

2021年,互联网巨头们陆续经历了一番审查动荡,传播禁止消息、垄断的缘由最为常见。

先是2021年4月,市监总局对美团在中国境内网络餐饮外卖平台服务市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立案调查,10月责令美团全额退还独家合作保证金12.89亿元并处以罚款,共计34.42亿元。

2021年12月,豆瓣、新浪微博因传播禁止消息相继被罚款150万元、300万元。更引人注意的是,今年1月至11月,豆瓣网被处置20次,共计罚款900万元,所有小组的回复功能在一段时间内暂停使用,随后更是直接下架整改。新浪微博也不遑多让,1月至11月间被实施44次处置,累计罚款1430万元。

罚款金额让人惊叹,也让吃瓜群众感受到了监管的力度。

2021年结束了,但互联网仍在发展,流量仍在迁移,这个生态总会有新鲜事。

作者:陈出木,公众号:微果酱

本文由@ 微果酱 授权发布于运营派,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About Joyk


Aggregate valuable and interesting links.
Joyk means Joy of g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