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高晓松,人在阿里这七年

 3 months ago
source link: https://www.36kr.com/p/1740985888502788
Go to the source link to view the article. You can view the picture content, updated content and better typesetting reading experience. If the link is broken, please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view the snapshot at that time.

高晓松,人在阿里这七年

螺旋实验室·2022-05-15 23:43
音乐人or商人?

高晓松彻底在阿里湮灭。

天眼查显示,2022年5月5日,北京阿里巴巴音乐科技发生工商变更,高晓松、宋柯退出自然人股东行列。至此,高晓松和阿里音乐已无任何联系。 

从2015年正式加入阿里,到经手的阿里星球、虾米音乐等产品迅速走向没落, 客观上早已经宣告了高晓松中兴阿里音乐梦想的破产。

不过直到如今,高晓松才彻底离开阿里,或许也昭示了高晓松之于阿里,不仅仅是一个管理者那么简单。 

1 阿里音乐错失良机

让我们把时间的轮盘拨回到2013年。这一年阿里一边进行移动化转型,一边开启了大文娱征程。阿里大文娱战略的第一站,就是音乐业务。 

2013年,阿里相继收购了虾米音乐和天天动听。比达咨询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市场中,天天动听的市场份额为17.3%,虾米音乐的市场份额为4.6%,两者合计市场份额为21.9%,位列中国数字音乐平台第一梯队。 

为了整合资源,2015年,阿里成立了阿里音乐集团,并拉来高晓松,让其出任阿里音乐董事长。阿里此时的想法或许是,专业人才处理专业业务更加得心应手。 

v2_f4882e25dc2f4f70835159c345965a0a_img_000

毕竟在执掌阿里音乐集团之前,高晓松已经打造出了亮点项目。官方资料显示,2012年6月18日,宋柯、高晓松曾加盟恒大音乐,其中高晓松任恒大音乐董事、音乐总监。 

在恒大音乐供职期间,宋柯和高晓松将恒大星光音乐节开到全国各地。2013年,宋柯接受采访时曾透露:“我们今年已经盈利了,达千万级,主要来源于版权,还有跟电视台的合作等。” 

走马上任阿里音乐之初,高晓松也意气风发地表示: “阿里音乐一定会成为一家世界级的音乐机构。” 但是正如我们所见,时至今日,阿里音乐已经名存实亡。 

这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 

首先,由于定位相仿,2016年初,高晓松选择将天天动听变阵为“阿里星球”。该产品的核心理念是整合音乐制作、演出、场地租赁等与音乐相关的上下游产业链,希望成为“音乐界的淘宝”。 

不过由于功能大变,天天动听此前的用户并不买单,公开资料显示,改版后,天天动听的日活从此前的1000万降低到50万。结果到了2016年末,阿里星球就被迫关闭。 

另一方面,压力虽然都来到了虾米音乐身上,但是针对2015年开始的版权大战,高晓松并没有带领阿里音乐“深挖坑,广积粮”。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2016年,腾讯系的音乐版权覆盖率为90%左右,反观阿里音乐仅为20%。 

这也使得虾米音乐很难大范围地俘获用户。QuestMobile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末,虾米音乐月活仅为1004万。反观同期酷狗音乐、QQ音乐、酷我音乐和网易云音乐月活分别为2.46亿、1.94亿、1.70亿和1.51亿。 

2 “门客”高晓松

正因如此,阿里选择将高晓松从阿里音乐董事长的位置上拿掉。2016年9月,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董事长兼CEO俞永福发内部信表示,阿里音乐原董事长高晓松已出任阿里娱乐战略委员会主席。阿里给了高晓松一个虚职。

v2_f4c09ce0dff441fc91e4a0badde8c6f3_img_000

之所以没有彻底抛弃高晓松,或许是因为阿里看到了高晓松作为文艺界的名人,在资源、号召力等方面还有一定的价值。 

众所周知,马云有一个武侠梦。 2017年,马云出演《功守道》时,高晓松为其量身作曲《风清扬》。 11月4日,高晓松接受采访时卖力地宣传:“最后他俩(马云和王菲)合唱的时候……我浑身起鸡皮疙瘩——这是我整个录音过程中最感动的地方。” 

无独有偶,教师出身的马云还一直热衷于参加乡村教师的公益活动。2018年初,马云送给乡村教师们一首歌《桃李》。这首歌的作曲人正是高晓松。 

不止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艺能力为阿里添砖加瓦,高晓松还屡屡在公开场合为阿里“带货”。 

v2_2aa0ffab769e484ba2f5e051f520928b_img_000

比如,2018年1月初,支付宝发布年度账单时,高晓松同步晒出了自己的年度账单,并表示:“作为一个阿里人,在国内已经一年不带钱包了,走到哪里都用支付宝。” 

2020年元旦,高晓松在微博透露,“五易其稿的《阿里传》会在今年出版。”据了解,《阿里传》原定2019年,也就是阿里二十周年时出版。 

高晓松曾如此透露该书的创作初衷是:“希望通过阿里这一群人,记录这个波澜壮阔的时代。”但是时至2022年中,高晓松所作的《阿里传》依然未见踪影。 

不知道随着高晓松与阿里渐行渐远,《阿里传》会不会无疾而终。 

3 成为“弃子”

其实只要不介入管理,高晓松还是可以给阿里带来一定正向价值的。 

比如,2020年5月,联合大麦网、虾米音乐等机构,高晓松策划了名为“相信未来”的义演,邀请王菲、那英、朴树等一线音乐人为大家歌唱,铸就了中国音乐史上最大规模的线上义演。 

在此背景下,之所以阿里毅然选择和高晓松分道扬镳,或许是因为考虑到了后者的公众形象愈发负面。

2020年中,参与权威媒体举办的直播节目时,高晓松遭到网友的谩骂,不得不紧急关闭直播。这主要是因为作为公众人物,此前高晓松并没有做到谨言慎行,反而屡屡在国籍、历史观点等方面与主流价值观唱反调。 

v2_591115df462b4e36b25a6ab01ffb609b_img_000

巧合的是,近两年谈起阿里,舆论也几乎一边倒。 

比如,2020年4月,时任天猫平台总裁的蒋凡被曝出轨,引发全国网友在线吃瓜。此外,马云大谈“996是福报”的讲话也使得阿里的形象与普通打工人形成对立。 虽然事后阿里有所收敛,但是侵害女员工、破冰文化、马云外滩讲话等事件相继发酵,还是屡屡让阿里成为众矢之的。 

说到底,阿里之所以在2015年选择高晓松,无非是看到了其在文化和商业上的双重价值,随着阿里音乐的消亡,高晓松的商业价值已经大打折扣。 

虽然目前来看,高晓松在文化业务上还具有一定的势能,但是随着“IP变质”,从平息舆论的角度出发,阿里也很难再和高晓松保持亲密关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螺旋实验室”(ID:spiral_lab),作者:螺旋君,36氪经授权发布。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36氪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About Joyk


Aggregate valuable and interesting links.
Joyk means Joy of g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