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嘿,让我们说说电影吧

 9 months ago
source link: http://www.wuqiwen.cn/archives/176
Go to the source link to view the article. You can view the picture content, updated content and better typesetting reading experience. If the link is broken, please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view the snapshot at that time.

嘿,让我们说说电影吧

六月,「天堂电影院」在影院重映,于是买了周末上午的第一场,临出门时看了下座位,还只有我一个人购买,一阵欣喜,觉得可以包场了。可就在影片放映前,陆续进来了两个人,一张电影票包下一个放映厅的念想又破灭了。嗯,还是好好看电影吧。

影片只有 124 分钟,比起十几年前自己看的导演剪辑版 (173 分钟)少了很多,最后的情节也有些改动。意犹未尽,于是回到家后,又从网上下载了导演剪辑版,再过一遍瘾。时隔多年,重看这部电影,发现自己的注意力、审美偏好都有了变化,不再只是关注于托托的故事,而更加注意到他身边的人,那些同样因喜欢电影而聚在影院里的人。人们常说读一本书或看一部电影,会有常看常新之感,其实不是书、电影的内容更新了,而是看的人心态或认知变了。套用「东邪西毒」中的开场白:佛典有云,旗未动,风也未动,是人的心自己在动。

欧阳峰:看来你的年纪也有四十出头了,这四十多年来,总有些事你是不愿再提,或是有些人你不想再见,有的人曾经对不起你,也许你想过要杀了他们,但是你不敢。哈,又或者你觉得不值,其实杀人,很容易。我有个朋友,他的武功非常好,不过最近生活有点困难,只要你随便给他一点银两,他一定可以帮你杀了那个人,你尽管考虑一下。其实杀一个人不是很容易,不过为了生活,很多人都会冒这个险。

记得 2008 年「东邪西毒」重映的时候,自己也去电影院看了,在上海五角场的万达影城。很奇怪,有些电影你在何时何地看的,多年以后依然记得,可是有些人的电话、容颜你却早已忘了。在五角场这个地方,我可看了不少电影,有段时间特喜欢「海角七号」,不断重复播放其电影原声,还给同学推荐,在电话里聊了很久的 「Once」(曾经),夸张的是居然在电话这头播放电影中的歌曲,而电话那头的人就安静地听着,现在的我哪会做这样的事啊。后来「Once」的导演又拍了另一部电影「Begin Again」,一部关于爱情的音乐片,电影原声音乐也是超级的好听。

说到关于音乐的电影,我最喜欢的就是「蓝调传奇」与「醉乡民谣」了,跟随电影的镜头及音乐的旋律,能够感受那到溢满画面的忧伤,或许这才是生活的常态。最近重看「星际牛仔」(Cowboy Bebop),对于片中的爵士乐也是爱到无以复加,在大学的时候就看过这部动画片,那时经常浏览博客,看到同样喜欢这部动画片的人在博客中强烈推荐其原声音乐,还把播放列表以插件的形式置于网页右侧,供大家一起播放,可是那时我听不出为什么好,现在喜欢上了,却也无法描述。如果你有兴趣,不妨网易云音乐中搜索”Spokey Dokey”,听听这段口琴独奏,或者试试“Digging My Potato”。

2020 年 10 月回上海小转,特意把酒店定在了五角场附近,就是想到那时生活过的地方转转。在通往四面八方的地下广场居然迷失了,找不到以前熟悉的百联又一城,只能原地站定,通过回忆来确定方向。这么多年了,很多店面居然还在,不知道在美珍香店里烤猪肉脯的大姐还是几年前那位吗。望湘园也还在,这次我没有点泡椒凤爪,点了血鸭与油渣炒菜心。此时此景,不禁想起了一部电影「迷失东京」,斯嘉丽·约翰逊主演的,它的导演是索菲亚·科波拉,她的父亲就是大名鼎鼎的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教父」的导演。喜欢电影的人或许都看过吧,我是在看了这三部电影之后才知道阿尔·帕西诺的,之前他演的电影都没看过,知道之后就一部部的找来看,其中「热天午后」、「闻香识女人」令人印象深刻。有个同学说阿尔·帕西诺在「闻香识女人」中最后一段的表演太过了,但我还是很感动。

这位同学给我推荐了很多电影。那时我们在学校宿舍内,使用一款名为“飞鸽传书”的局域网即时通信软件,进行电影的分享,宿舍与宿舍之间,通过一个个 IP 鲜活地联系在了一起。我把这款软件的名字改成了“非一般交流空间”,的确是非同一般,通过它我观看了非常多的电影,也与同学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搏击俱乐部」、「剪刀手爱德华」「发条橙」、「猜火车」、「巴黎野玫瑰」、「她比烟花寂寞」、「不朽的园丁」、「新桥恋人」、「蓝白红」三部曲、伍迪·艾伦系列等,一部部电影的名字,真是如数家珍。记得有位同学很喜欢苏菲·玛索,网页设计课的作业就设计了与苏菲·玛索相关的网页,用 Dreamwear 制作成静态页面,我们的老师还上传到了学校的服务器上,哎,真是一件浪漫的事。

以前看电影还有个喜好,就是喜欢找那些偏门的、“苦大仇深”的所谓独立电影来看,以为那样可更深刻的理解生活,其实哪懂啊。毕业时看到有个同学只带了张草席,被子什么的都扔了,说走哪睡哪,真是潇洒。我也学着这样,还想到了「阳光灿烂的日子」中的台词,“我镇东单,镇西单,我还镇你们炮局呢”,满怀憧憬的走向社会。后来换工作、换城市,渐渐的不喜欢那些“苦大仇深”的电影,有时甚至觉得某个导演的电影有点假及做作。「天堂电影院」中 Alfredo 就说了:生活不是电影,生活比电影难多了。

这些年,心态平和了不少,看一些比较“丧”的电影也不受影响,甚至喜欢上了,「海边的曼彻斯特」就看了很多遍。你知道吗,因「海边的曼彻斯特」而获得第 89 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主角的演员卡西·阿弗莱克,他是本·阿弗莱克的弟弟,多年以前他们就在马特·达蒙主演的「心灵捕手」中饰演兄弟,而这部电影的另一位男演员就是罗宾·威廉姆斯,这又引出了罗宾·威廉姆斯出演的一名电影「死亡诗社」,好像一环扣着一环。

如果用 10 年又或者是 8 年的时间,在我们头顶架一台摄像机,一直跟拍,你说会最后会剪辑成一部怎样的电影呢?我们又会变成什么样的大人呢,是体育老师,还是我们的父辈?这段话不是我说的,是借用了「蓝色大门」中的台词而修改的。再借用一部电影的台词,来自「玛丽与马克思」:你有缺点,我也有,全人类都有,即使是那个在我公寓外乱扔垃圾的人也有。我小时候,想成为任何人,除了我自己,伯纳德·海兹霍夫医生说,如果我在一座荒岛上,那我就得去适应我仅有的陪伴,只有我和椰子,他说我将不得不接受我自己,包括缺点及一切。我们无法选择自身的缺点,他们是我们的一部分,我们只能接纳,然而,我们可以选择自己的朋友,我很高兴我选择了你。伯纳德·海兹霍夫医生还说了,每个人的生命就像一条长长的人行道,有些道路平平坦坦,还有一些,比如我的,就会有裂缝、香蕉皮和烟屁股,你的道路就像我的,或许没有那么多的裂缝,但愿某一天,我们的人行道能够相交,那时我们可以共享一罐炼乳。


About Joyk


Aggregate valuable and interesting links.
Joyk means Joy of g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