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综艺吸金术:“哥哥”比“姐姐”,差了一个芒果?

 2 years ago
source link: http://www.tmtpost.com/4913796.html
Go to the source link to view the article. You can view the picture content, updated content and better typesetting reading experience. If the link is broken, please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view the snapshot at that time.

eQzQRvb.jpg!mobile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 表外表里 (ID:excel-ers),作者丨周丹 刘谧,编辑丨付晓玲 慕沐

最近,东方卫视主打30+男性的选秀节目《追光吧!哥哥》,掀起了今年又一场关于性别议题的狂欢。

但与引爆今夏的《乘风破浪的姐姐》相比,这次却是全民皆嘲的“审丑”盛宴。

被中年发福的哥哥们,如人间“油“物般的初舞台大赏”辣“出内伤的观众,不禁开始怀念《浪姐》又美又飒的台风。

7jAZfyF.gif!mobile

两档同样主打30+艺人选秀的节目,口碑有了云泥之别:哥哥们“明明那么普通,却又那么自信”,油腻得叫人厌烦;姐姐们“尽最大努力做到最好”,励志得让人心疼。

这场“东施效颦”,明面上是30+过气男艺人想通过一场类似的“选秀”再次翻红的功利心,暗里则是幕后推动者想借《浪姐》东风打的小算盘。

《乘风破浪的姐姐》开播当天(6月12日),曾带动制播平台芒果超媒股价上涨6.8%,市值破千亿之后,一路走高。被调侃称:乘风破浪的不是姐姐们,而是幕后的芒果超媒。

jEnEvim.jpg!mobile

但“哥哥们”的幕后推动平台优酷和东方卫视,显然没能持续这样的连锁效应。

在影视工业化发展的今天,拼凑、复制一个爆款综艺不是难事,难的是打造一套爆款综艺背后的产业路径。芒果超媒在营收规模、用户等数据上与爱优腾相差甚远,但却能成为唯一一家盈利的长视频平台,背后凭借的就是其独特的产业链运营模式。

本文将以《乘风破浪的姐姐》为模板,从成本、收入、风险三方面,揭示芒果超媒产业链运营模式的本质。

压缩制作成本靠什么?艺人、自制

一般来说,打造“超级网综”本质上是素人、艺人、外人自身或之间矛盾关系的构建、传递和丰富。换句话说,就是综艺上的人是决定“爆款综艺”观看量和影响力的关键之一。

但请的嘉宾名气高,往往可能造成一个问题,明星出场费高,从而推高制作成本。

近几年,“限薪令”影响下,综艺节目的片酬虽然有了一条红线:单期节目单人片酬不超过80万元,常驻嘉宾一季节目总片酬不超过1000万,但成本负担依然很重。

bABbqiY.jpg!mobile

《浪姐》是否也是这种情况呢?

我们梳理发现,节目邀请的30位嘉宾中,芒果系签约艺人为3个,相关艺人有20位。

BNFN3yA.jpg!mobile

这表示,芒果超媒不仅可以最大限度压低艺人经费,还能借节目营销,捧高自家艺人的热度。

而对剩下的非相关艺人,芒果超媒的筹码大概率是:与艺人进行后续的综艺捆绑,增加艺人的曝光频率,让该艺人的广告吸引力价值最大化,最终摊平成本。

RZfyIvN.jpg!mobile

芒果系湖南卫视、芒果TV相关综艺,都有《浪姐》团成员出现。

相比之下,包括《哥哥》制作方优酷在内,长视频平台里,虽然也有像腾讯视频与哇唧唧哇这样的,保持长期合作的艺人经纪公司,但两者之间仍然是独立的个体。因此,不仅出场费成本不可控,而且合作基础有着诸多不确定因素。

以《创造101》为例,因乐华与腾讯方后续合作产生摩擦,当即带走了火箭少女101的两名成员孟美岐、吴宣仪,引发了系列负面风波。

除了艺人片酬的高成本占比,节目本身的制作成本也是开支大头。目前,长视频综艺方面的自制内容模式,主要有工作室制度和外包制作两种。

如下图所示,腾讯视频和优酷的内容制作以外联为主;爱奇艺有自己的工作室制度,但仍比较倚重外包;芒果超媒则侧重工作室制度以及自制团队。

M36jQfj.jpg!mobile

综合来看,2019年,芒果超媒自制综艺数量共计45部,为四大平台之首。

e2ArIrV.jpg!mobile

但作为一个长视频内容平台,“量”与“质”同样重要。从上图可以看出,芒果超媒的版权内容和内容总量,远低于爱优腾,这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制约芒果超媒营收规模的进一步扩大。

与此同时,虽说得益于芒果超媒在内容成本端优秀的把控能力,2019年,芒果超媒在内容成本方面的支出,仅为爱奇艺的1/4。

f6vQ3y2.jpg!mobile

但在竟争异常激烈的视频流媒体行业,平台靠节流保有优势是远远不够的,开源才能创造更多的资源,与其他平台抢人。

“交叉引流”创收,最大化“薅”尽艺人价值

相比传统电视综艺以硬广为主,网络综艺的创收方式更为多元,除了品牌广告,还有注重广告与节目内容契合的植入广告,以及和产品销售直接相关的“带货”变现。

台网互相站台“炒”热度,“交叉引流”创收

由于一档综艺的广告收入,和其播出热度息息相关。因此,保持综艺节目的话题热度,是各大综艺节目制作方苦心运营的重点。

比如今年几大平台的选秀节目《青你》《创造营》《浪姐》在播出时,就都在拼命制造出圈话题获得高曝光,如《青你2》第5期“淡黄的长裙”梗;《浪姐》第一期的密集话题梗;《创3》第10期成团夜也是类似效果。

YbaiUfq.jpg!mobile

高话题度下广告招商数量的确可观,爱奇艺《青春有你2》共获得13个品牌赞助,腾讯视频《创造营2020》有14个赞助商,《乘风破浪的姐姐》收获18个赞助合作。

MfEZBfv.jpg!mobile

不过,在行业共有曝光资源之外,芒果超媒的自制综艺还有一个特殊曝光渠道,即借力湖南卫视的综艺节目。如《浪姐》网播期间,《快乐大本营》与《天天向上》“台网联动”配合宣传,为节目造势。

资源侧重之下,《浪姐》热度维持——开播时位列网络播放指数第一,彼时《创造营2020》还热播;收官的一期蝉联周播映指数第一。

ru22eee.jpg!mobile

这样的“台网联动,交叉引流”,客观上放大了芒果超媒平台的广告价值。

MfAfQbj.jpg!mobile

数据显示,芒果超媒单MAU、DAU广告收入贡献,从2018年开始,超过第一梯队平台爱奇艺。

又拍综艺又带货,“薅”尽艺人价值

在广告业务之外,芒果超媒还有一块“媒体零售业务”,其前身为电视购物板块,不过随着电视购物的式微,2017-2019年零售业务的营收占比持续下滑。

R7RFra.jpg!mobile

目前来看, “综艺IP×带货直播”的模式可能是芒果超媒针对已有零售业务的一次转型尝试。

今年疫情的催化,让艺人直播带货成为各平台综艺的新兴商业模式之一。

《青你2》与《创3》就通过参与各大平台晚会,入驻头部主播李佳琪、薇娅的直播间等进行带货造势。

yEJRzyA.jpg!mobile

从左到右依次为:《浪姐》、《创3》、《青你2》直播相关宣传

《浪姐》热播期间,芒果TV也在抖音推出《浪姐》官方直播间,节目期间有五场直播,每场的带货数量都在25种以上,单场直播的预计销售额最高突破1300万。以关联性来说,这些收入都将计入芒果超媒的媒体零售业务。

NraUbuN.jpg!mobile

近期芒果TV还推出了视频电商平台“小芒APP”,在综艺、电视剧IP中进行深度植入,组织包括艺人在内的大量KOL参与商品种草,深“薅”艺人经济价值。

依靠一套前期筹备,节目运作,市场输出的全产业链打法,开源节流的芒果超媒成为目前唯一实现正盈利的长视频流媒体企业。但芒果超媒的产业链模式也不是铁板一块,“硬币的一体两面”仍然在发挥作用。

贴上“综艺”标签,平台扩张性受限

综合上述两个方面的分析可以发现,芒果超媒商业模型构建的核心是人:制作端的艺人资源,变现端的粉丝影响力构筑了资金输出和回流的商业链。

目前来看,无论是粉丝还是市场,对芒果超媒的定位都建立在部分核心明星的基础上,核心人物的动向往往影响着用户和投资者对其的信心。

以综艺主持艺人为例,根据美兰德数据,2020 Q1 全国主持人综合影响力排行榜中,TOP10 中湖南卫视主持人上榜 7 位。

zE7FRbz.jpg!mobile

而上个月(11月23日),汪涵、何炅、谢娜退出芒果文创旗下定制基金的新闻爆出后,连续两天,芒果超媒的股票跌幅分别超过5%与6%。

JJ7jQrM.jpg!mobile

由此,头部主持明星对平台的影响性可见一斑。

但公开消息显示,谢娜、何炅及快乐大本营其他几位成员并非湖南卫视编制,其与平台只签订了主持人合同。也就是说,何炅和谢娜他们在业务选择权方面掌握着主动性,不受平台捆绑限制代表不确定较大。

如果说依赖主持类艺人只是存在潜在风险,那么演员、歌手型艺人的出走已暴露出实质风险。

之前天娱传媒时代,历届“超女、快男”与其的解约风波不断。近几年,华晨宇、于朦胧等艺人也不时传出与天宇解约的消息,严重影响芒果超媒的声誉,被嘲:只会挖掘艺人,不会培养艺人。

与此同时,侧重艺人经济的定位,让芒果超媒对粉丝经济同样依赖。

财报显示,芒果超媒的用户地位是差异化地深耕年轻的都市女性群体,看重的是该群体的消费能力和变现潜力。

bIfUnaF.jpg!mobile

2019年,芒果TV女性用户占比达到76%,其他视频平台男女用户占比差不多五五开。

但就此贴上”娱乐“,“综艺”的标签后,可能意味着平台扩张性的受限。

从用户层面来看,芒果超媒的月活用户规模,和第一梯队的爱优腾相比存在很大差距。想要在规模上更进一步,就绕不开流量。

3aquu2M.jpg!mobile

目前,长视频领域的流量竞争主要围绕自制内容——综艺和剧集的较量。

就效果而言,自制剧由于播放周期更长,容易带动付费会员,进而带动MAU;自制综艺的娱乐性更优,但过度娱乐化为用户带来的价值有限,用户的注意力会随时转移到下一个焦点。例如《浪姐》还未迎来尾声,芒果TV的MAU已先行下滑。

JZfiIvf.jpg!mobile

另外,虽然两种模式的创收都包括广告收入、付费会员增值收入以及版权分发收入,但综艺更多还是

依靠广告收入,相比之下,自制剧能撬动的效益和基本盘更大。

然而自制剧能力可能是芒果超媒的短板,近几年,相比爱奇艺、腾讯视频来说,其自制出爆款剧的概率偏低。

这意味着芒果超媒目前的全产业内容链模式只是综艺“单条腿”发展。长此以往,现在的模式优势或许会被颠覆。

小结

作为国内唯一盈利的长视频流媒体公司,芒果超媒依靠全产业链的内容自制能力,无疑走出了一条“小而精”的综艺发展路线。

但这套相对闭环的自制体系虽然壁垒很高,并不是难以复制的。特别是爱奇艺、腾讯视频目前在长视频自制领域的频频动作来看,打通自制模式可能只是时间问题。

想要保持目前的优势,芒果超媒可能需要在自制剧方面进行更多元化的尝试。


About Joyk


Aggregate valuable and interesting links.
Joyk means Joy of g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