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腾讯队长任宇昕

 4 years ago
source link: https://www.huxiu.com/article/268467.html?amp%3Butm_medium=referral
Go to the source link to view the article. You can view the picture content, updated content and better typesetting reading experience. If the link is broken, please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view the snapshot at that time.

ERjmum6.jpg!web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 中国企业家杂志 (ID:iceo-com-cn),作者:崔鹏。

任宇昕总有办法让腾讯的落后业务实现反超,腾讯调整组织架构之后,面对内忧外患,他还能继续神奇吗?

任宇昕是腾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社招员工,他刚进入腾讯的时候,这家未来全球科技巨头正因为缺钱,在生死边缘挣扎,甚至靠投资人垫资续命。

从那时起,任宇昕就一直在为腾讯解决各种难题。他梦想做一个名优秀的程序员,但当时的腾讯CTO张志东深信这个年轻人堪当大任。

2004年,时任增值开发部经理的任宇昕接手腾讯游戏,彼时腾讯游戏刚经历惨败,总办 (腾讯最高决策层) 信心动摇,几乎要放弃游戏业务。 任宇昕用五年时间,带领腾讯游戏将前首富陈天桥的盛大和其他游戏公司甩在身后,从业界十名开外冲到榜首,再也没下来过。

2013年腾讯架构调整,前MIG (移动互联网事业群) 总裁刘成敏退休离开腾讯,COO任宇昕接管MIG,当时腾讯的安全、应用商店和浏览器等移动互联网业务排名靠后。 任宇昕用三年时间让MIG实现对竞品的全面超越,遭遇翻盘的公司名单里有百度和360。

在过去十几年里,任宇昕总有办法让腾讯的落后业务实现反超,而这些业务后来都发展为腾讯最成熟的业务模块。

近期腾讯组织架构调整后,PCG (平台与内容事业群) 和IEG (互动娱乐事业群) 被划给任宇昕,他掌管的事业群占据腾讯过半营收,核心业务稳定,团队配合默契。

这是动力也是压力,腾讯除了在游戏领域领先优势明显之外,在信息流和文娱领域都面临竞争对手的强有力挑战。

PCG内部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此前腾讯的流量、产品技术和内容运营能力分散在不同事业群内:OMG (网络媒体事业群) 擅长内容运营,但技术和产品能力是短板;SNG拥有强大的产品,但不擅长内容运营;腾讯最大的流量池却是WXG (微信事业群) 的微信。

组建PCG的需求很直接,就是将三个BG (事业群) 的内容运营、用户流量和技术产品进行统一。在腾讯这样一家员工数超过5万人的大公司里,跨越三个BG协调业务,必然不如在同一个BG内部进行协同更容易。

架构调整后总办将PCG和IEG交到任宇昕手上,他能否在自己创造的高起点上再攀高峰,考验还有很多。

IEG是腾讯的“现金牛”,保证它的政策抗压能力和营收健康度非常重要。PCG已经具备“Netflix+迪士尼+今日头条”的集合体雏形,在未来几年时间里,它的体量有机会超过绝大部分中概股上市公司。

作为腾讯的功勋元老,任宇昕这次面临的更像是一次内容平台革新大考,没有先例借鉴,也没有同等体量的对手竞赛,他要保证腾讯的内容舰队顺利穿越迷雾。

游戏需要阳光

腾讯是国内游戏业务的老大哥,行业内有句老话: 国内只有两家游戏公司,腾讯和其他公司。

Newzoo发布的2018年《全球游戏市场报告》预计,2018年全球游戏收入将达到1379亿美元,中国是全球最大单一市场,预计收入规模为379亿美元,占全球游戏总收入的28%。

但在最近一轮游戏行业高压政策下,腾讯作为行业头羊,受到的影响非常明显,股价持续在低位徘徊。

一家国内排名前十的游戏公司负责人对《中国企业家》表示, 圈内不论大小公司都很困难,这一轮监管之后,洗牌在所难免。

目前游戏收入占腾讯总收入的大约4成,任宇昕必须保证IEG的现金供给能力,如何应对中长期的游戏监管至关重要。

公认的两个有效解法是电子竞技和功能游戏。

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将电竞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2022年杭州亚运会将电竞纳入正式比赛项目。

从全球范围来看,电竞的地位逐年提升,在诸多国际重要赛事中,都能看到观众为本国队伍摇旗呐喊的景象,与传统体育竞赛项目并无二致。

目前全球单项赛事奖金最高的“The International” (简称TI) ,是美国公司Valve为旗下游戏《DOTA2》举办的国际邀请赛,总奖金超过1500万美元,参赛队伍来自欧洲,美洲和亚洲地区。在比赛现场,美国本土观众会集体呼喊“USA!USA!”来加油。来自中国的参赛队伍曾经三次获得冠军,并在夺冠后向全球观众展示五星红旗。

电竞能让游戏摆脱娱乐至死的标签,进入大体育项目的范畴,有助于建立健康阳光、积极向上的公众形象。

腾讯向电竞业务投入大量资金和资源,一年投入甚至超过10亿元,这还仅仅是围绕赛事展开的投入,并没有计算相关游戏的推广和维护费用。

此外,腾讯还向两大游戏直播平台虎牙和斗鱼投资超过70亿元,成为两家平台的大股东,利用它们来为旗下的电竞赛事和游戏项目进行直播推广。2017年的《王者荣耀》比赛在各大终端的单日直播观看量高达2.4亿,几乎是美国超级碗观众的两倍。

腾讯已经成为国内少数有资格提电竞概念的公司之一,电竞市场作为长线产品,需要生命力长久的游戏产品以及庞大的赛事系统支持。不少游戏从业者告诉《中国企业家》,由于腾讯的介入,电竞的投资门槛正在不断提高。

任宇昕曾公开表示,电竞一直都是腾讯文化战略的重要业务。2016年底,“腾讯电竞”品牌正式发布,它与腾讯游戏、腾讯文学、腾讯影业和腾讯动漫共同组成腾讯互娱的六大业务矩阵。

未来,新IEG需要在扩大电竞赛事规模和影响力方面寻求突破,这意味着大量人力和资金投入,也考验着任宇昕应对政策监管的智慧与耐心。

功能游戏是今年腾讯重点宣传的另一个项目,腾讯将它定义为“进一步探索游戏正向价值的游戏品类”。

目前腾讯已经发布过七款功能游戏,与人们印象中的传统游戏不同,这些功能游戏大多围绕医疗、科技和传统文化领域策划,具备传承文化和科普教育功能,符合“寓教于乐”的思路。

在文娱领域承压的背景下,功能游戏能够向监管层展示,游戏不仅仅是跟赚钱有关的营收业务,它同样能具备正面影响,引导用户关心公益和传统文化。

但这就意味着,只要监管压力保持,腾讯对功能游戏的投入力度就会一直保持。

腾讯游戏内部消息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IEG已经组建面向功能游戏的专门团队,同时投入大量资金。 这个团队独立于腾讯传统的游戏工作室之外,包含制作和发行业务,运营几个月之后,用户量增长比较明显。

可以预期的是,未来几年功能游戏在腾讯内部都会保持高权重。总办并不要求功能游戏赚多少钱,更希望向监管机构证明,游戏同样能带来积极的社会价值。

不过在腾讯已经公布的功能游戏中,仅有一款来自腾讯自研,其他游戏都是通过代理引进的方式推出,腾讯功能游戏的原创能力相对薄弱,作品与国外成熟游戏的差距明显。

如果想依靠功能游戏向上层传递更多积极信号,腾讯游戏需要更多原创作品而非“舶来品”。

在腾讯强大的渠道分发能力面前,游戏部门有些项目会习惯性“偷懒”。一位已经离开腾讯游戏的人士对本刊表示,“QQ和微信随便一导流,就是上千万用户,自己研发失败风险高,收益也慢,不如代理跟随来的安全”。

所以,想提高腾讯功能游戏的原创自研能力,任宇昕需要找到合适的团队,在更加宽容的环境下去推进项目。

影视娱乐业务重组

马化腾在2017年底提出腾讯要做“科技+文化”公司,这意味着内容业务已经被腾讯抬高到与社交同等重要的地位。

在腾讯目前的数字娱乐版图中,游戏、文学和动漫业务都稳居各自行业榜首,而影视领域需要解决的问题较多。

腾讯从2015年开始进行影视娱乐布局,采用的依然是内部赛马机制,IEG注册成立腾讯影业,OMG注册成立企鹅影业 (后改名为“企鹅影视”) ,同时开跑。

虽然两家公司在业务划分上有所区隔,但双方交叉重叠的业务单元很多,其中涉及人员和资源的重复情况。

从近两年财报中也能看出,两家公司并行的状态,让腾讯的内容成本始终居高不下。 腾讯总裁刘炽平曾在分析师会议上公开表示,“视频业务的亏损远远超过云计算业务,从中期来看,我们认为亏损还会扩大,因为市场上的内容成本增长速度超过了营收增长速度”。

此前隶属OMG的腾讯视频与IEG的业务合作一直以项目制进行,面临着比较明显的BG墙阻碍,应对外敌时难免迟缓。

今日头条过去经常拿腾讯OMG对标,现在腾讯将内容业务全部打包进PCG,相当于为今日头条提供了更大的参照系。

今日头条母公司字节跳动旗下拥有众多短视频平台,收购过拥有视频“牌照”的阳光宽频网,抖音也正在收割国内众多内容创作者。资讯流和短视频之后,字节跳动进军长视频甚至影视剧行业只是时间问题。

根据公开招聘信息,今日头条年初就已经在招聘自制合制综艺、自制剧等影视项目的相关人才,寻找IP进行网剧和网大改编的消息在业内也不是新闻。

如果腾讯继续维持两家影业公司并行的赛马机制,很可能会在影视领域遭遇先发后至的滑铁卢。

据《中国企业家》了解,目前企鹅影视和腾讯影业的宣发业务已经合并,在新组建的业务部门中,程武 (腾讯影业CEO) 和孙忠怀 (企鹅影视CEO) 都出现在高管名单中。

考虑到此前两家影业公司并没有太多主控作品,宣发就是最重要的业务模块,接下来影视业务可能合二为一,但负责人是谁仍然没有迹象。

在任宇昕的泛娱乐战略中,IP是核心元素,优秀的小说和动漫内容,通过影视与视频扩大传播,最终通过游戏进行变现。

目前腾讯文学和动漫的行业地位稳固,影视与视频业务还处于混战之中,未来PCG内部势必要对这两个板块进行调整。如何制定战略方向,如何确立新的管理团队,都是需要任宇昕思考的问题。

资讯流改革

在信息资讯业务上,腾讯近年来承受着来自今日头条的压力,这份压力更多来自营收层面。

字节跳动公司今年的收入将超过400亿元,其中大部分是广告收入。这些投向抖音和今日头条的广告收入,本来可能投去腾讯,对于游戏不断承压的腾讯来说,广告能够弥补游戏收入损失。

腾讯信息流产品此前有多个BG同时孵化内部竞赛,腾讯新闻、天天快报、QQ看点和QQ浏览器等不同业务部门都有所涉及。

腾讯内容开放平台 (企鹅号) 诞生之初,曾宣称能分发到除微信外的腾讯全系平台,但在实际操作中,由于部门利益不一致,前述各个产品业务协同并不顺畅,所以腾讯的信息流业务总给外界带来数量多但战斗力弱的印象。

与之相比,今日头条的内容运营效果有目共睹,其中头条号这个内容中台的作用非常关键。不少PCG内部人士认为,腾讯的算法和技术能力其实很强,但并没有被外界和用户所感知,这说明公司的内容运营能力需要提升。

所以,任宇昕需要为腾讯搭建统一的内容中台,才能对外输出富有竞争力的信息流产品。制造模仿今日头条的产品,并无法打败对手,腾讯的信息资讯流业务需要更多革新。

其实腾讯内部不是没有好的资讯产品,QQ看点就是一个被外界长期忽略的“潜力股”。

作为手机QQ内置的新闻资讯产品,QQ看点主要围绕年轻用户做内容分发,90后用户占比接近70%,95后用户占比接近50%。在2017年底的腾讯员工大会上,马化腾曾内部表扬QQ看点,称它在一年内获得了非常大的成功,是腾讯信息流阵营里的重要产品。

截至今年一季度,QQ看点的日活跃用户数 (DAU) 已经超过8000万,与今日头条的核心产品相比,这个数据丝毫不逊色。

但腾讯的信息资讯产品仅有QQ看点出彩是不够的,马化腾在去年底曾发布公开信阐述腾讯的“大内容”战略,强调海量数字内容的生成与分发。“大内容”包含消息、短视频等数字资讯产品,以及网络文学、动漫、影视、游戏和音乐等数字文化产品。

这意味着腾讯对数字娱乐全领域野心不小,能否实现,要看任宇昕运筹帷幄。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中国企业家杂志(ID:iceo-com-cn),作者:崔鹏。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中国企业家杂志© 授权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68467.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虎嗅App猛嗅创新!


About Joyk


Aggregate valuable and interesting links.
Joyk means Joy of g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