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传统观念笼罩,有人想用互联网模式破除殡葬生意中的“灰墙”

 4 years ago
source link: http://www.tmtpost.com/2970628.html?amp%3Butm_medium=referral
Go to the source link to view the article. You can view the picture content, updated content and better typesetting reading experience. If the link is broken, please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view the snapshot at that time.

传统观念笼罩,有人想用互联网模式破除殡葬生意中的“灰墙”

· 2017.12.16 09:38

20220509164853620.jpg

在传统的意识形态里,在特殊的社会风俗中,在资源的垄断下,殡葬行业里这一堵“灰墙”或许不是用互联网技术和思维就能轻易破除的。

传统观念笼罩,有人想用互联网模式破除殡葬生意中的“灰墙”

00:00 16:45
!1400x877&ext=.jpeg

移动互联网的高速发展,催生了出行、餐饮、娱乐、办公、支付等各方面应用,O2O更是让线上和线下的服务融为了一体。那么,已经涵盖了生活、工作各方面的应用里,是否葬礼也可以成为一种O2O创业模式?

“这不就是互联网+殡葬吗?”相信很多人的脑海里都会迸出这样的想法。

没错,在互联网+盛行的今天,互联网殡葬的确不是什么新概念,曾经在知乎上火过一个段子,里面恶搞的极具互联网思维的殡葬类APP——“死了么”,就引发了很多网友的吐槽。当然,不会有人真的去开发一个APP,并命名为“死了么”,但琢磨这个行业痛点的人,却真的有。尽管,少之又少。

“那是因为想触及这个行业需要太大的勇气。”已经开始涉足互联网殡葬业务的老梁告诉懂懂笔记,他的双亲、岳母都在一年内相继去世,“集中”支出的殡葬费用,让这位小有成就的IT公司老板也有些招架不住,在感叹“死不起”之余,他竟然真的萌生了想做一个被舆论嘲笑的“死了么”。

不过事儿还没做呢,就已经成了笑柄。

无论是妻子还是朋友,甚至事业上的一众伙伴,都在取笑他的想法。劝慰、挖苦者有之,威胁断交者也不乏一二。但过了不惑之年的老梁自然不会为外界所左右:说我奇葩?我就奇葩给你们看!

事情终于开始启动了,但做了一年多以后,老梁却真的只剩下苦笑了,这其中的曲折离奇可谓一言难尽。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个“风口”上的创业项目,成了一朵奇葩中的奇葩?

瞄准刚需,从互联网卖“墓地”开始

“这可是刚需。”

面对身边大量质疑的声音,2016年老梁还是踏出了人生中重要的一步。在他看来,生老病死是每个人一生中都必须经历的过程,都会产生一系列刚性需求。而作为人生的终点站,死亡却是世人眼中最敬畏也最舍得投入的。许多人为了让往生者尊严的离去,都在白事上下足了功夫,甚至在部分地区还形成了攀比之风。

“正常的白事花万把块只是低配,加上许多不明不白的费用,一场下来花个三五万也是正常的。”送走三位往生的长辈,整个过程都肩挑重担的老梁深深意识到,在殡葬业的流程中存在着大量灰色消费。

许多人意识里,“逝者为大”的思维根深蒂固,所以对一些本不该支出的费用也少有追求。渐渐地,殡葬费用也就越来越高,“但有许多支出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一心想通过互联网思维改造殡葬市场乱象的老梁,期望借助电商模式让行业的消费变得更透明。因此,他开始在自己的公司内部组建了一支特殊的创业团队,并专门负责这个被人当成“笑柄”的项目。为此他放下其他手头的工作和业务,亲自披挂上阵。

“我做了这么多年IT,开发网站和移动端应用就跟玩似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团队就在老梁的带领下,针对殡葬行业的特点,开发出专属的电商平台与APP,在进行一系列交互优化之后,就迅速上线了,“当然,作为专注(殡葬)电商平台,我们总得卖点有价值的。”

老梁首先将目光瞄向了单价已经赶超住房的墓地。他为父母和岳母买的墓地,每块单价都超过了3万元/平米,“这些墓地都囤积在了中间商手中,我感觉价格还会持续被炒高。”

经过详细分析和讨论之后,团队一致认为,若能剔除中间商的暴利和销售人员的成本,就能从根本上把墓地的价格降下来。于是老梁开始奔走于城市周边的各大陵园,希望能够与运营方达成合作共识,并把墓地资源放在平台和APP上直销。

“但事情却没有那么简单。”在奔波了一个多月之后,老梁已经数不清自己被陵园“扫地出门”的次数了。他告诉懂懂笔记,许多运营管理方一听说是电商平台,而且想洽谈合作在线上销售墓地,立马就回绝了,连做个介绍的机会也不给,“一开始我还觉得他们是不懂电商,但后来才发现,他们其实很懂电商。”

渐渐的,老梁发现中间商哄抬墓地价格,其实管理运营方是默认的,甚至在其中还存在着许多只可意会的利益输送。对于不能为他们带来“好处”的电商模式,自然要拒之门外。因此,团队打算去“中间商化”的想法在短期内夭折了。

然而他们的辛苦并不是完全白费。就在他们打算放弃这个产品类型的时候,有一家规模较小的私人陵园主动招来,提出愿意和他们合作。不过,首批“上架”销售的“产品”,却是一些位置较偏僻,风水一般的墓地,“但也算是有东西可以卖了。”老梁苦笑着说。

有需求就有市场,有市场就有商机,这是老梁的经商逻辑。

在他看来,所谓的互联网变革都是在折腾和风险中求发展,通过电商渠道销售墓地的确省去了中间商差价,但也让他触及碰到殡葬业的“江湖”。不怕事的老梁,也并不满足他所涉足的“江湖”里只有墓地而已。

行业生态的复杂,不是APP+那么简单

!1400x1183&ext=.jpeg

彻底成为“死了么”行业创业一员的老梁,在此之后在网上卖出了好几块便宜的墓地,拿到的佣金虽然不多,但也能够满足这一支内部团队的运营开销。但他总觉得平台依旧没有脱离“中间商”的影子,互联网也没有在殡葬行业发挥其应有的价值。

“为了改造,我还专门去了趟日本,看人家的互联网殡葬业是怎么做的。”老梁认为,如果想要让互联网在殡葬行业发挥真正的作用,就要将行业所涉及的生态链都放到线上,“所以,除了陵园之外,我开始寻找一切与白事有关的风俗业态。”

从入殓、丧事、灵堂、物料、仪式甚至超度,只要涉及白事风俗市场的机构,老梁都进行了沟通和了解,并邀请机构以白事服务商身份入驻了他的网站和APP。

一开始,出于行业的保守情绪,许多机构是比较抗拒互联网+殡葬业思路的。但由于殡葬生态产业的竞争激烈,所以逐渐有机构放下成见,尝试与老梁合作,希望能通过电商渠道获得新的客户群,“没有传统‘一条龙’(承包白事的中间机构)掺和事,流程价格都很实惠和透明,客户像在淘宝买东西一样可以挑选服务。”

在陆续有服务商入驻平台之后,团队也开始在宣传和推广方面发力。老梁发现,由于这种业务内容很“丧气”,所以有很多策划公司不敢接他们的推广,想做公交车身广告则是被一口回绝,楼宇电梯也不予投放。当然,要是去做地推估计会直接被暴揍一顿!

最终,他们只能通过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借助一些营销大号的力量进行网络宣传。

“虽然覆盖面不广,但可能因为新奇,用户量在短时间蹭蹭往上涨。”快速增长的注册用户量让老梁十分惊喜,但随之而来的一些订单,却让整支团队为之兴奋,“都是大订单,其中一位身份不凡的客户还预定了一场佛教祭奠。”

因为殡葬是一个十分讲究时效性的行业,所以客服赶紧通过后台预留的电话联系了这位“贵客”,对方表示家中老人病危,已经时日不多,所以想提前安排老人家的身后事。

出于套餐单价高、需求多,团队不得不将订单拆分,由几家服务机构合作完成,“说出来一定会被骂,但在确认丧事流程的时候,我心里却暗暗乐开了花。”

然而,就在半个月后,在老人的追悼仪式上,老梁却急哭了。由于这是项目成立以来第一单大生意,所以对方很重视,他们早早就和客户选定的相关白事机构通了细节和流程。到追悼仪式开始前两天,这几家负责不同流程、且彼此不熟悉的机构,也纷纷赶到并碰了面。

但是,还是出了岔子。“念经的师傅来了,人(往生者)运到了,灵堂却还在布置,花圈也堵在路上......”面对着愤怒的家属,老梁深知没有经验的团队和缺乏默契的机构,彻底把事情搞砸了。

在赔偿了这位客户一大笔损失之后,他陷入了沉思,“流程、步骤都对,但配合起来为何都不对了?”

从古自今形成的殡葬风俗,并没有老梁想得那么简单,那些行业的规则与默契,也并不是在一朝一夕就能够学以致用。这让一心只重视互联网工具的他,在项目实际落地的时候碰了钉子。的确,互联网有撬动殡葬行业壁垒的机会,但要改变根深蒂固的风俗习惯,或许并不是做个系统、放个APP那么简单。

这奇葩项目 “不敢”培养用户习惯

1400x994&ext=.jpeg

“互联网+殡葬其实也说了好多年了,但进入这个领域的人很少,所以我觉得需求和机会还是很大的,走走弯路也正常。”老梁告诉懂懂笔记,正因为进入行业的机构少,从事的细分领域也不尽相同,所以团队可以借鉴的经验不多,一切都是在摸索中前行。

在经历了那次失利之后,老梁并没有放弃利用互联网改造殡葬产业的想法,而是希望通过借助网络技术,实现行业更多的增值服务。在充分调研了国外众多行业的相关案例之后,他们决定将整体发展战略由殡葬业的“物质”层面,彻底转向到“精神”层面。

“有客户办白事,但部分亲朋远在他乡或国外,赶回老家参加显得特别折腾,但不慰问一番在人情上又讲不通。”为了满足这一小部分客户的需求,老梁和团队又推出了“网上灵堂”服务。

通过微信转发,即可向相关人士分享“灵堂”链接。点击进去,“灵堂”将赫然呈现往生者的黑白照片,用户可以通过“点蜡烛”、“送花圈”、“瞻仰”等按钮祭奠往生者,更可以在页面查看人物生平及留言,甚至还能够通过微信支付帛金,以表对家属的慰问。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还开发了在线扫墓的功能,方便那些长期在外的游子能够在清明或冬至等时节,纪念故人。”老梁几乎把所有“精神”层面的事情都考虑透彻了,并投入大量的研发精力,将这些功能一一实现,“开通这些功能价格也不贵,就像网上灵堂,一年的费用也才几百块钱。”

这一次产品的迭代,新版APP更新后居然取得了不俗的效果,应用下载量和用户注册量节节攀升。

但随着使用的客户渐渐变多,很多问题也接踵而来。老梁表示,因为“在线灵堂”和“在线扫墓”都是开放式供用户纪念往生者的,所以在留言上并没有做太多的限制,就开始有个别好事者到往生者页面下谩骂、取笑,甚至有人在留言区域发广告。

“花了大量精力才把这些垃圾留言删除,并将留言审核显示的权限开放给家属,杜绝这样的事情发生。”但让老梁和团队没想到的,还是有人发侮辱性的留言,并且留言被直接发到家属微信上“待审核”,“我们怀疑过‘一条龙’,怀疑过同行,也怀疑过之前有过纠纷的客户,但都找不到确凿证据。”

但是,用户可没办法慢慢等你的“证据”。人家每年花了几百元,不是为了每天看侮辱信息的,换做谁都接受不了。部分比较激进的用户甚至将这件事情“捅”给当地媒体,媒体的曝光让老梁与团队一时间不知所措。

“但关闭这项功能显然太晚了。”随着当地媒体的报道,有许多网友和宗教人士纷纷在社交平台上,抨击这个互联网+殡葬的项目。并表示他们的行为已经构成了对往生者的亵渎,对死者家属的不敬,更是借别人的“痛苦”在大敛收不义之财。

面对突如其来的口诛笔伐,老梁能做的只有退钱。

团队向众多缴费的用户退还了费用,并关闭了这个仅仅上线不到半年的互联网殡葬平台。他表示,这是让他最委屈、最懊恼的一件事情了,“说我傻我认,但说我敛财可不行。许多资本觉得不吉利,有再多的用户量都不敢投资,所以从开始做这个到现在,都是我自己在投钱。”

就出发点而言,他的思路是积极的,他试图利用新技术瓦解传统传统殡葬产业的“灰色链条”,让大众不再高呼“死不起”。但在落地的过程中,老梁和团队都忽略了殡葬行业的特殊性。在敬畏生死的传统观念下,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那种前卫的“生离死别”方式。

在传统的意识形态里,在特殊的社会风俗中,在资源的垄断下,殡葬行业里这一堵“灰墙”或许不是用互联网技术和思维就能轻易破除的。

或许从创业伊始,老梁的项目就注定了失败。他的一个观点是:要做,就做别人不敢想的,甚至给钱也不敢干的。

在很多风口或者隐形的风口中,涌现了大量踌躇满志的创业者,甚至很多老梁这样的“成功人士”也寻思着二次创业。无论是菜鸟还是老炮,不走寻常路成为一小部分人的共识。

因此,不少“奇葩”的创业项目纷纷出炉:网上灵堂、太空房产、互联网杯、濒死直播、虚拟女友......这其中有些是真想做出点事情来的,有些就是想搏一把资本的“痛点”。老梁,也许是属于前者吧……


About Joyk


Aggregate valuable and interesting links.
Joyk means Joy of g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