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年薪12亿,沈晖“吃穷”威马?

 2 months ago
source link: https://www.36kr.com/p/1931960112464518
Go to the source link to view the article. You can view the picture content, updated content and better typesetting reading experience. If the link is broken, please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view the snapshot at that time.

年薪12亿,沈晖“吃穷”威马?

新熵·2022-09-26 12:00
迟迟看不到盈利平衡的威马,又凭何取信于投资者呢?

近日,在今年3月递交IPO的零跑,宣布将在9月底成功登陆港股,而仅比零跑迟了3个月递交IPO,同样欲冲刺“新造车第四股”的威马,却还在苦苦等待上市,不过,其创始人沈晖却在近日陷入了“天价高薪”的争议之中。

据威马招股书显示,其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沈晖在2021年的薪资为12.6亿元,相较于2020年,其薪酬增长了777倍。但在过去两年里,威马的财务状况堪忧,不仅持续陷于亏损,而且销量也持续掉队。

v2_52276b1f846b465fa6609b2b584bb732_img_000

首先是营收数据,据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威马的营收分别为17.621亿、26.717亿元、47.425亿元;净亏损则分别是41.45亿元、50.84亿元、82.06亿元,3年累计亏损高达174.35亿元。

而截至2021年12月31日,威马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41.56亿元,结合其当年经营和投资约40亿元的支出来看,如果威马迟迟未能实现上市,或者拿到新的融资,公司很快就要遭遇囊中无物的尴尬了。

威马在招股书也表示,“如果未能按可接受条款获得充足融资,则可能对我们的业务及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v2_10170d6415b3430da6dfbe2a63684cac_img_000

而现金流如此紧张的背后,则是威马逐年掉队的销量,以及难以提上去的毛利率。我们先看其近年的销量,事实上,威马在面市之初的2019年,曾以16876辆的交付规模,登上了当年新势力车销量的“榜二”,仅次于蔚来。

或许是基于这样的好成绩,威马曾在2020年底申请在科创板上市,可惜仅4个月之后,威马主动撤回了上市申请,市场推测或与其研发投入过低不符合科创板属性有关。自此以后,威马的成绩便开始逐年掉队。

2020年,威马以22495万辆的交付规模,排在了蔚来、理想、小鹏之后,成为市场“榜四”;来到2021年,威马却被哪吒、零跑等新崛起品牌抢尽风头,排在了市场第五,屈居在小鹏、蔚来、理想和哪吒之后,和零跑之间的差距也仅在毫厘。

来到2022年上半年,威马的“掉队”则更加明显,不仅排在了蔚来、理想、小鹏、哪吒、零跑之后,且其2.17万辆的交付规模,比排在第五名蔚来50827辆的交付规模还少了近一半。

v2_1ea6aa021e6045658d3f71e8c106c9da_img_000

作为新造车中率先盈利的品牌,特斯拉总裁马斯克曾用“量产地狱”来形容新造车企的生死问题,即只有尽快打开销售规模,实现量产化,才能借此来降低造车的边际成本,实现盈利并活下去。

蔚来创始人李斌、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都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年销量10万辆是许多造车新势力的“生死线”,但目前来看,威马仍然困在“量产地狱”当中,处于“卖一台,亏一台”的窘境。

从威马的招股书数据来看,2019-2021年其毛利率分别为-58.3%、-43.5%、-41.1%,相较于“蔚小理”于2021年已经“转正”,分别为18.9%、12.5%和21.3%的毛利率,威马的亏损状况更让人担忧。

正因为如此,在如此恶劣的财务状况下,创始人沈晖却拿下占威马去年收入近3成的薪资,才更让市场感到“离奇”。作为对比,小鹏和理想的当家人何小鹏和李想,他们的年薪分别为135.2万元和150.4万元。

虽然很快,就有业内人士出来解读,称12.6亿元可能不是沈晖实际到手的薪酬数额。因为这里面包括了普通薪金与受限制股份两部分,其中,200万元左右的普通薪金才是沈晖的实际收入,另外的受限制股份则需等待威马成功上市后,沈晖才能将其收入囊中。

尽管如此,一旦威马成功上市,沈晖将能拿下12亿元的分红也是不争的事实。虽然,作为品牌创始人,没有沈晖便没有威马,可在威马多年的发展中,沈晖似乎也没有带领好这艘巨轮走向坦途。

一方面,以威马迟迟不能“转正”的毛利率为例,其背后则是威马无尽的销售开支“黑洞”。过去三年,威马每年的销售成本的增长速度显著,分别为27.88亿元、38.34亿元、66.89亿元,为总营收的约1.4倍。

但相较之下,其投入占比却逐年降低,分别为8.928亿元、9.921亿元及9.812亿元,占期间营收的比例的50.7%、37.1%及20.7%。

早期威马首款车型EX5之所以能当下当年的“榜二”,很大程度跟其出彩的营销有关,但在威马的联合创始人陆斌离开威马后,其后续的营销手段让不少消费者直呼“看不懂”,甚至可能是其付出高价销售成本,却换不来销量的原因。

比如沈晖曾在“威马畅想日”上亲自上台RAP,甚至碰瓷特斯拉,喊话“特斯拉不可靠,威马智能秒杀”,但此举不但未能出圈,反而被网民联合吐槽。

另一方面,威马销量不佳跟其摇摆不定的定位也有关系。自从威马在2017年接受了百度的投资之后,其后续车型均植入了百度的阿波罗自动驾驶系统,威马也成为了“自动驾驶”的拥护者。

但在蔚来发生辅助驾驶事故后,沈晖却发文表示,“当下市场还没人能做到全场景自动驾驶”,如此摇摆不定的态度,让威马的品牌定位更显尴尬。

v2_edb771c48d804c438a463ac5f83fbd0b_img_000

相较于2019年的资本市场“春天”,不少新造车企即便是“流血上市”,当时市场对它们的宽容度也会更高。但在当下更严苛的投资环境中,新造车假如仍试图通过“输血”来上市,则恐怕难以如愿,资本市场不仅需要故事,更需要实打实的业绩。

诚然,沈晖于威马,乃至整个汽车圈而言,都有着特别的意义。从传统车企中走出来的沈晖,跟“蔚小理”三位自带互联网基因的创始人不同,沈晖可以算是代表了国内传统汽车产业对新能源车的一次试探。

接近“天命之年”才开始创业,沈晖需要忘记的,或是其曾代表吉利汽车,谈下国内车企第一次收购国外知名汽车品牌的辉煌历史。但重新下场造车,沈晖能否在新能源车市场搏出一个新的机会,显然其还需要更多的努力和尝试。

而在此之前,先帮助威马“止损”再谈上市分红,或能让一众投资者感到更加舒心,否则,迟迟看不到盈利平衡的威马,又凭何取信于投资者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熵”(ID:baoliaohui),36氪经授权发布。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36氪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About Joyk


Aggregate valuable and interesting links.
Joyk means Joy of g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