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没头脑”和“不高兴”作者去世,几代人的童年记忆

 2 months ago
source link: https://www.shejipi.com/780907.html
Go to the source link to view the article. You can view the picture content, updated content and better typesetting reading experience. If the link is broken, please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view the snapshot at that time.

“没头脑”和“不高兴”作者去世,几代人的童年记忆

《“没头脑”和“不高兴”》 / 任溶溶

时间:2022-09-26 02:27 | 阅读: 342

we-are-one.png

“人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机缘,这是不是一个童话呢?”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插画与品牌设计
ID:sheji-520
作者:插画与品牌设计
编辑:卝生

9月22日,儿童文学界泰斗任溶溶,在上海逝世,享年100岁。

怀念!“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任溶溶:他走了,我的童年散场了

任溶溶,本名任以奇,又名任根鎏。

大多数人可能会在脑海里搜索一下这个名字。

那个年代的文艺工作者就是这样的:

作品胜过名气

其实,童年的欢声笑语中怎么少得了他的身影。

怀念!“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任溶溶:他走了,我的童年散场了

任老创作和翻译的作品,我们都耳熟能详《“没头脑”和“不高兴”》、《木偶奇遇记》、《小飞侠彼得·潘》、《安徒生童话》等等。

怀念!“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任溶溶:他走了,我的童年散场了

前天看到讣告,心里一直很难受。

上次听任老的作品还是童年时期,爸爸坐在床头给我讲《安徒生童话》里的故事。

转眼间,父亲不带老花镜就看不清书上的文字,我已30有余,童年不在,任老也离我们而去。

说实话,任老最具有代表性的《没头脑和不高兴》,我没有看过,但是看到任老一本本著作的封面,我确定那就是童年时父亲哄我入眠的温暖灯光。

怀念!“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任溶溶:他走了,我的童年散场了

今天插画君要写一篇跟插画不相关的文章,但到离别时,不得不写。

对任老的追思,对童年的追忆,凝眸缭绕清烟。

雪冷不妨春意到

红蕖开时溢芬芳

“我能够做儿童文学工作,跟我小时候绝对有关系。正因为我做过小孩子,我知道小朋友喜欢什么,对什么感兴趣,我也知道该怎么写,该给他们看什么书。”

怀念!“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任溶溶:他走了,我的童年散场了

1923年,在上海虹口闵行路的弄堂,芍花盛开的日子里,任溶溶出生了。

虽然出生于上海,任先生的小时候大部分时光都是在广州度过的。

怀念!“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任溶溶:他走了,我的童年散场了

2003年重游上海虹口闵行路

小时候的任溶溶是个电影迷,爱屋及乌,他连电影说明书都要收集起来,那些都是他以后创作的灵感。

由于上小学之前任溶溶读过三年私塾,小学二年级时就依据电影说明书写一些劫富济贫、行侠仗义的小故事。

怀念!“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任溶溶:他走了,我的童年散场了

6岁时刚到广州

1937年任溶溶小学毕业,那年,抗战爆发,日本的飞机炸烂了广州城,他和家人被迫去了老家鹤山县旺宅村,在那里避了半年多的难。

怀念!“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任溶溶:他走了,我的童年散场了

小学毕业照

怀念!“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任溶溶:他走了,我的童年散场了

1937年日本轰炸广州后的情景

任溶溶的父亲很重视教育,虽时局动荡也未曾让任溶溶放弃读书。

之后,任溶溶离开旺宅村去上海读初中。

热血男儿矢志报国,1940年秋,17岁的任溶溶前赴苏北,加入了新四军,在军队宣教部工作。

紧接着第二年就参与编辑了中共地下党出版的《语言丛刊》杂志,那时他的笔名是“托华”(因为俄语同志的音译是“托华里希”)。

这是他从事编辑工作的开始。

1942年,任溶溶终于走进了大学的校门,在上海大夏大学(今华东师范大学)就读中国文学系。在校期间,学习了英语和俄语,也读了大量中外文学名著。

怀念!“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任溶溶:他走了,我的童年散场了

大夏大学旧照

任溶溶的翻译生涯始于1946年,那年1月1日出版的《新文学》杂志创刊号上刊登了他的第一部翻译作品,即土耳其Sadri Eytem的儿童小说《粘土做成的炸肉片》,那时的笔名还是——易蓝。

怀念!“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任溶溶:他走了,我的童年散场了

要说任溶溶的第一份翻译工作,是从1947年为上海儿童书局编的《儿童故事》杂志及中共地下党办的时代出版社译文开始。

从23岁开始,就这样一干就干了一辈子。

这期间任溶溶翻译了很多苏联儿童文学,也写了一些儿童小说,《我是个黑人孩子,我住在美国》、《“没头脑”和“不高兴”》、《一个天才的杂技演员》等优秀的作品都是在这期间诞生的。

怀念!“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任溶溶:他走了,我的童年散场了

但是,天以百凶成就一英才。

1966年“文革”爆发,任溶溶被抄家,被关进了“牛棚”。

在“牛棚”里的日子是艰苦的,既不准工作,也不准随意看书,只可以写“检查”、“交代”和劳动,不写、不劳动的时候能呆呆地坐着。

“我们广东有句俗话,译成普通话就是‘跌倒抓把沙’,意思就是即使倒霉摔了跤,也要趁此“机会”捞回点什么。”他在《浮生五记》中写道。

在这段艰苦的岁月里,任溶溶偷偷学了日语和意大利语。

抄家之后,劫余书中居然留着意大利文课本,任溶溶大为心喜,于是他就白天在艰苦劳动间隙抢时间休息,甚至在菜场的柜台上睡过午觉,晚上就抢时间在家里学意大利文,把生字和语法规则抄在薄纸上,带在身边,白天在“牛棚”里背。

后来到干校,无法偷学,停了。等到从干校回上海以后,任溶溶又利用业余时间重温日文,得到在外文资料室工作的朋友的帮忙,借了日文书偷偷地看。令人惊讶的是,他在这个时期看的日文小说,比他看过的英、俄文小说还要多。

怀念!“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任溶溶:他走了,我的童年散场了

就这样,在艰难的大环境和小环境中,任溶溶掌握了英语、俄语、日语和意大利语四门语言。

1976年,粉碎“四人帮”后,上海人民出版社编译室改为上海译文出版社,任溶溶担任了《外国文艺》、《外国故事》杂志的编辑。

怀念!“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任溶溶:他走了,我的童年散场了

起初,任溶溶根本没有考虑翻译外国儿童文学作品。

1978年10月在庐山召开了儿童读物出版座谈会,在会上受到同志们的鼓舞,任溶溶的心动了,而且越动越厉害。

下山以后,业余除了创作,他一口气还翻译了好多部儿童文学作品,一年当中译了二三十万字,比他之前任何一年都多。

“人老了,时间少了,该为孩子和儿童文学事业多干点活”任老说。

怀念!“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任溶溶:他走了,我的童年散场了

“儿童文学,除了能对儿童进行思想教育,并使他们获得艺术享受之外,还要向他进行语文教育。”

任溶溶文质兼美的翻译和创作,恰如其分地做到了紧贴儿童的心,把一个个妙趣横生的儿童文学人物带到中国孩子面前,陪着一代又一代的少年儿童健康成长。

不曾离开过小朋友

任溶溶其实是任老的笔名。

不过任老家倒真有一个任溶溶,那是任老的女儿。

由于“任溶溶”这个名字较为女性化,常有一些小读者给他来信,开头就是“亲爱的任溶溶大姐姐”“亲爱的任溶溶阿姨”。

任老笑着说,“当时,别人上家找任溶溶,家里总得问‘是找老的还是小的任溶溶’”。

怀念!“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任溶溶:他走了,我的童年散场了

任老一生热爱孩子,关注孩子们的成长,他的毕生追求就是为孩子们打造一个五彩斑斓的文学世界。

任老曾说:“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离开过小朋友。为孩子们写东西,是我人生中最正确的选择和最快活的事。”

怀念!“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任溶溶:他走了,我的童年散场了

“为孩子写作首先当然应该熟悉孩子,熟悉他们的生活、他们的心理、他们的想法。怎么熟悉孩子呢?就要和孩子交朋友,跟家里的孩子交朋友,跟周围的孩子交朋友,还有一个很好的朋友,那就是小时候的自己。”

童年的生活经历,也成为他创作儿童文学取之不尽的文学宝库。

怀念!“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任溶溶:他走了,我的童年散场了

从1946年起,至任老去世,70余年间,他一刻没有停笔,一张纸、一支笔、一把椅子和一张桌子,一页页爬格子,这就是任老几十年的日常。

2021年4月,20卷、总字数近千万的《任溶溶译文集》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收录任溶溶翻译的全球近40位知名作家的80余部作品,是任溶溶译著迄今最大规模的一次汇集和出版,这也仅是任老全部译文的50%。

怀念!“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任溶溶:他走了,我的童年散场了

任老知道中国儿童文学事业还需要大量的后辈力量,他经常提携晚辈,鼓励后辈加入儿童文学事业。

怀念!“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任溶溶:他走了,我的童年散场了

有趣、乐观。是熟识任老的人最常提及的词,无论是面谈还是电话里聊天,都会听到哈哈哈哈的欢快笑声。

他手边有一个小本子,在生活中随时记录灵感,记录生活中快乐的事情,哪怕很小的事情。

“大雨倾盆时候,你也不妨想想:就在你头顶上面的上面,依然有个太阳。”

–任溶溶的儿童诗歌《下雨天》

任老的《浮生五记》里有怎么一段话:

“我不是小朋友,我是个大人,甚至是个老人了,但我也是从小长大起来,当然也有小时候。不过我已经快90岁了,我那个小时候可就离得远了,离现在已经有七八十年。安徒生爷爷说得好,他说老人怀旧是一种快乐,我经常怀旧,回想童年,那的确是一种快乐。特别是,这和我的工作有关。”

怀念!“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任溶溶:他走了,我的童年散场了

任老十分热爱自己的工作,一生成就斐然,对于工作是发自肺腑的热爱,对于孩子是真心实意地喜爱。

“这个工作太有趣,太有意思了,万一我返老还童,再活一次,我还是想做这个工作。”

怀念!“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任溶溶:他走了,我的童年散场了

现如今,童书市场非常火爆,诞生了很多童书富豪,可是真正优秀的儿童文学作者仍然屈指可数,特别是任老这样的发自肺腑爱孩子们的作家更是凤毛麟角。

“没头脑”

和“不高兴”

虽然之前我没看过《“没头脑”和“不高兴”》,但是爱人经常在我身边无来由地喊“不!高!兴!”然后哈哈哈地跑过走了。

是什么样的动画有让人打开童稚的魔力?于是我就看了看这部动画电影,看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泪流满面…

怀念!“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任溶溶:他走了,我的童年散场了

有两个孩子,一个叫“没头脑”,一个叫“不高兴”。

怀念!“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任溶溶:他走了,我的童年散场了

“没头脑”做起事来丢三落四,总要出些差错。

“不高兴”总是别别扭扭,你要他往东,他偏往西,嘴里还总说着:“不!高!兴!”

怀念!“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任溶溶:他走了,我的童年散场了

别人劝这两个孩子改掉坏脾气,他们都不以为然。

“等我大起来,干些大事给你看!”

为帮他们改正缺点,暂时把他俩变成了大人。

“没头脑”成为了工程师,“不高兴”当了演员。

怀念!“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任溶溶:他走了,我的童年散场了

“没头脑”设计了一座999层高的少年宫大楼,楼造好后,才想起没设计电梯,结果孩子们为了在这个大楼上看戏,要带着铺盖卷儿、干粮爬一个月的楼梯。

这不但害了别人,也害了设计师自己,因为“没头脑”也参加了少年宫开幕式。

怀念!“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任溶溶:他走了,我的童年散场了

“不高兴”在开幕式这天演“武松打虎”,他扮演老虎,戏演到紧要关头,他的老脾气又上来了,本来老虎应该被武松打死,可是他偏不高兴“死”,反而把武松打得东逃西躲。

怀念!“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任溶溶:他走了,我的童年散场了

二人一直打到台下,台下的“没头脑”正看得纳闷,“不高兴”却打到了他的身上,于是“没头脑”在前边跑,“不高兴”在后边追,两个人从楼上滚到楼下,跌得腰酸背疼。

怀念!“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任溶溶:他走了,我的童年散场了

通过这次教训,两个人决心改正自己的缺点。

他们再次回到了儿童时代。

怀念!“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任溶溶:他走了,我的童年散场了

他们的儿童时代回去了。

我们的儿童时代再也回不去了。

怀念!“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任溶溶:他走了,我的童年散场了

“人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机缘,这是不是一个童话呢?”


About Joyk


Aggregate valuable and interesting links.
Joyk means Joy of g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