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谁去谁留:MCN生意经,以及时代的技艺和眼泪

 3 months ago
source link: https://www.36kr.com/p/1863724391805570
Go to the source link to view the article. You can view the picture content, updated content and better typesetting reading experience. If the link is broken, please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view the snapshot at that time.

谁去谁留:MCN生意经,以及时代的技艺和眼泪

财观二姐·2022-08-09 07:35
真正的抛弃和遗忘,从来都是悄无声息的。

最近,从网红圈迅速破圈传播的一大新闻,肯定是历经2个多月断更,结果却突然宣告单飞的疯产姐妹,两人目前一个在江苏,一个在四川,未来将不再继续一起更新作品,张小花继续持有4300多万粉丝的大号,邵雨轩则新建账号并迅速涨粉300多万。

v2_47335944be514018b218f78abb2edf1a_img_000

疯产姐妹、邵雨轩

文案很委婉,分别很体面,比起撕破脸对簿公堂,有些结局已经尽可能圆满。不出意外,全网即将见证一个全新千万粉丝账号火箭般崛起;不出意外,全网也将在短暂地“被告知”之后,迅速归于平静。

网红的生命周期,是最常被媒体津津乐道的选题,围绕这一选题产生的种种疑问或思考,几乎是绝大多数头部和中腰部主播达人需要面对的。

毕竟,真正的抛弃和遗忘,从来都是悄无声息的。

然而,更不为大众所知的是,大量由机构和运营们经手签约的腰尾部主播达人,几万或者只有几千粉丝的他们,甚至可能都来不及进入所谓的孵化周期,便迅速被抛弃,捧着几页束缚极强的签约合同退出无门,后悔不迭。

01 MCN生意经:目标请明确,追求可不同

曾在杭州某头部MCN公司工作过一年的二姐,和广大网友一起见证了2020年初疫情发生后的数月内,全民居家带来的线上流量暴涨,各大知名品牌方放下身段,挤破脑袋花几十万,只为在坐拥高流量曝光、高销售转化的网红直播间露出几分钟。

在MCN机构的加持和投入下,不少原本在秀场里唱唱歌跳跳舞的主播,也被来自各方的吸引和力量共同推向前台,放下脸面,去把自己当成柜哥柜姐,学习选品、背诵脚本、高声叫卖,大胆搏一把,没准就成功了呢?

那是属于少数踩准风口、躬身入局的MCN和主播达人共同的好时光。

v2_c764c5cd676c46baa3c3340add16ee56_img_000

二姐曾与平台官方、品牌方共同见证过某千万级粉丝电商主播带货破亿的辉煌一夜。各方共同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去拿下一个榜单的头名,一份通稿好看的数据,以及同行的赞叹和品牌方的青睐,大家分工合作,目标明确,利益一致。

然而,今年上半年,已经有很多杭州的中小直播电商机构直接关门大吉,主播达人真正的粉丝起量和可能赚到钱的通路同样变得狭窄。

时代风口转变,个人的目标和追求或许只能被迫退居其次,你没有主动做出转变,总会有人逼着你去转变。

想象一下,当你从素人阶段起步,人气一路飙升,最后被各种资源和通告撵着走的时候,作品同类化、掉粉严重,你的矛盾和倦怠很可能也会悄然发生。即便是相识七年、三年来备受关注的疯产姐妹,抛开其他因素,各自单纯地想要换个生活方式,也并不是什么不可理解的事情。

02 有限的转变与成功:千人千面,拥抱变化

一千个观众眼中,可以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网红却可以唱着同一首歌,在同一个背景音乐下做出整齐划一的动作,然后经由平台算法抓取和人工加热,登上同一个话题的热搜榜。

某抖音MCN机构策划老王对二姐谈到,“很多热点都是可遇不可求的,运营团队能否快速决策并跟进的时间可能就几个小时,错过就没有了。”

一招鲜,吃遍天,就MCN机构整体而言是吃得香的,同一个热点、同一个场地、同一套设备甚至衣服,都可以适配一大群达人排队完成拍摄。

这早已不是什么秘密。被MCN押注并流水线孵化的网红,一般都可以迅速做到几十万乃至几百万粉,但能否继续向上突破,还能获得多久的热度和商业能力,二姐只能说各人不同,各看命数。

没有人永远十八岁,但总有人十八岁,颜值身材主播们所面临的挑战和焦虑,自然更加严峻。特别是新规出台,不少原本的打榜大哥哑然熄火、迅速流失以来,二姐亲眼看着不少高人气主播的直播间正变得越来越惨淡。

v2_16f40002862c40f69bea21e178ca56bd_img_000

户外主播:迈克尔杰克逊蔡军

当然,也有之前在一直播秀场时代搏杀出位、并初尝成功的网红们,在抖音、快手、视频号等平台崛起后,却因没有及时转型到新平台,结果导致流量和人气双双下滑,风光不再。也有人果断从室内走向户外,也有人避开早已拥挤不堪的抖音快手,反而在视频号做得风生水起。

讲究技艺与摸索的算法时代,需要有天才的创作,但很显然,并非所有人都能有如此的才华。

对大多数主播达人而言,认清自身的定位与优劣势,跟着热点拍、跟着机构走、跟着平台算法,适时地做出有限的策略调整,积极拥抱变化,最大程度地在个人爱好、内容创作与商业变现之间找到平衡点,便已是不小的成功。

03 谁去谁留:MCN不相信眼泪

从2020年到2022年,是无数MCN和主播风云变幻的三年,也是无数从业者自我拷问去留的三年,更是无数品牌方幡然醒悟,选择从达人代播转向自建店播的三年。

二姐也曾听闻不少MCN机构崛起、暴增、陨灭,很多人看着身边同事和同行朋友或跳槽、或转型,直到自己最终也选择离开这一行业。

MCN不相信眼泪,并不是一句随便的玩笑话,广大从业者谁去谁留,这同样也是一个严肃的问题。

v2_4287199e9f2b47d9bdd380b69fb50bc4_img_000

著名的小商品之都义乌,也是直播带货供应链之都(图源:二姐)

2021年年末,二姐曾在小商品之都义乌考察市场。曾是某MCN机构电商团队选品组成员、如今专做服装供应链生意的小张笑着对二姐谈到,“前两年是比较好的,今年上半年小团队干不下去解散了,没绝对实力的,一定不要再挥霍那么多的预算进去。大不了大家一起来义乌摆摊,照样也能活得下去。”

某电商MCN前商务经理小白,如今已经跳槽到自己日常对接合作的甲方。她告诉二姐,“现在我闭着眼,也还能说出一长串的商品介绍话术和报价话术,对我们之前的小团队而言,为电商主播匹配合适的选品正变得越来越难,我自己也没赚多少钱。今年有不少同事都去了熟悉的甲方,大家继续待在MCN公司的目的正越来越明确,那就是把它当成跳板,有机会就走。”

当然,也有一些离开MCN机构的普通员工,选择再次回流。

很重要的一个原因便是,相较于纠结于学历,不少MCN更看重候选人实际的经历经验,毕竟有大量的数据和资源可以团队式复用,站在台前的是主播达人们,背后所需的支持工作却很细碎繁琐,机构需要大量的廉价人力,需要他们远超996的付出。

v2_ba89c487f19740f3b66d66047a5d407c_img_000

东方甄选和旺旺直播间

放眼整个MCN赛道,从来都不缺异军突起和意外翻红,跨界营销与相互导流更是被玩出了百般花样,传统的个人技艺储备早已不够,在场者原本的社会身份和表达边界,同样也被时代大潮冲得支离破碎。

薇娅、李佳琦及其背后的机构,你追我赶、你吵我怼的时代同样一去不复返了。各种大佬正忙着排队登上俞敏洪的直播间,张朝阳忙着教物理、跑步,董明珠被批评“成不了董宇辉”,拿着真还传剧本的罗永浩,想必此刻正在埋头研究新品。

连续霸榜抖音MCN排行榜三年多的无忧传媒,在杭州的办公面积从2000平米暴增到3万平米;失去了罗永浩的交个朋友,好像已经连续几十天没有什么特别出圈的战绩和新闻了;遥望集团最近还和某知名精酿品牌联合出了全新的精酿品牌。

事实上,不少MCN的创作瓶颈和发展天花板也早早到来,资本层面的估值大幅跳水,有人坚守,有人撤场。

异彩纷呈的MCN时代,接下来还有无新故事可讲?什么才是当局者与旁观者们正确的抉择?二姐始终保持期待,但这并不影响这个领域每天都在潜伏或上演着不同的精彩与变故,迅疾而悄无声息,轻狂而不知疲倦。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财观二姐”(ID:financegirls),作者:二姐,36氪经授权发布。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36氪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About Joyk


Aggregate valuable and interesting links.
Joyk means Joy of g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