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如何评价波尔布特

 4 months ago
source link: https://yuukoamamiya.github.io/p/pol-pot/
Go to the source link to view the article. You can view the picture content, updated content and better typesetting reading experience. If the link is broken, please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view the snapshot at that time.
杂感

如何评价波尔布特

波波沙这个人屑在哪里,或曰为红色高棉的不宽容辩护

Jul 21, 2022

阅读时长: 7 分钟

这是对于一个知乎问题“为什么有人洗白波尔布特?”的回答的备份。事实上我个人对于这些左派在历史上造成的浩劫的心理是十分复杂的,一方面这些浩劫确实也是浩劫,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杀了很多人,很多无辜的人,更因为这些浩劫在今天也仍然发挥着意识形态的功能,死去的亡灵不眠不休地缠绕着现在当下的人。但是我又不愿意像很多右派一样,简简单单把这些浩劫归罪为某几个领导人脑子出了问题,发了癫,或者是整个左翼运动都有问题只能批量生产杀人狂。这就使得如何对这些历史上左派领导人错误发动的浩劫成为了一个需要严肃对待的问题。我这篇文章写的无非是柬共首先面对的是严苛的环境,而对于灾难做出了灾难性的反应,而在这背后则是一种错误的革命理论在发挥着作用。

知乎回答在这里: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31476146/answer/2585748042

如果这篇知乎回答被删了那就算了,如果还能点进去看,那还可以看看我一开始为了回避审查制度所扣字打的那些隐语有多么生草,不过既然是发在自己博客里的就不需要打隐语了,毛泽东就毛泽东,不需要打猫猫头,波尔布特就波尔布特,不需要打波波沙。

202207212002084.png

顺便附上一位大佬的补充先放在正文前面。

这是我写这篇知乎回答时候的参考文献:居高临下的救世主:波尔布特政权的错误


波尔布特确实是个屑人,但是他恐怕不是用一般人想象的那种方式屑。

一般人想象中的波尔布特:天启骑士,左派永远的伤疤,试图消灭城市、货币和商品的极左恐怖分子,毛泽东的好学生,文革之继承者

但是仔细考量这几个标签,每个都挺离谱的。比如说毛泽东的好学生,这个是毛泽东自己说的话,但是毛泽东这人和别的所有中国人一样有着喝酒喝大了吹牛皮的传统美德,有些话说着玩的,不能细究,就比如说波尔布特是他的好学生这句话。实际上波尔布特自己几次吹逼说今天的我甚至凌驾于列宁和毛泽东之上,还有什么柬埔寨今日的公转前景是如此的独特以至于最好不要从国外学到任何东西,在这个前提下你很难说他是毛泽东的好学生……

再说说文革之继承者,这个放在右派语境下是很自然就能推出来的,右派世界观里的文革就是X教授晚年发癫控制不住自己洗脑的超能力,用心灵控制信标做中继,让所有被洗脑的小将一起上街杀杀杀,也难怪把柬埔寨和中国的文革当成是一样的东西。当然和这种狗屁不通的右派论证还有针锋相对的左派观点,在左派观点中中国的文革和柬埔寨的文革没有鸡巴毛的关系。中国的文革是群众自下而上的造反运动;而柬埔寨死人多,波尔布特自己想肃清的就只有越南人(实在越南),而实际上死人多则得归咎于他灾难一般的农业政策,强行发动大量没有农业经验的“新人”去北部种地所导致的,在这一方面就算要拿中国的历史做迫真类比也是自然灾害而不是文革,也即粮食本来就不够,而应对灾难的政策更加雪上加霜。那之后伴随着政治环境每况愈下,丧心病狂地对“新人”开展系统性的屠杀也很难说和文革有个鸡巴毛的关系。真要讨论也得放在整个印支的公转历史脉络里考察,而不是研究某个特定领导人的脑子里是不是长了肿瘤。

顺便一提,波尔布特自己对于中国的文革很不屑一顾,看四人帮也很不顺眼,反而是后来邓小平上台了倒是眉来眼去的,这也说明他既不是好学生也不是继承者,在政治局势每况愈下之后柬共更是使出浑身解数试图让柬埔寨成为一个正常的修正主义国家。说到底波尔布特亲中只是为了反越,而越南亲苏。这里的逻辑和苏联-南斯拉夫-阿尔巴尼亚是一样的。再换句话说波尔布特亲中和那个中是什么样的没有鸡巴毛的关系。借着波尔布特顺劈毛泽东的可省省吧。

再说说波尔布特大搞共产风浮夸风试图消灭城市、货币和商品。这些政策首先是战争政策,然后才是不切实际的“极左妄想狂”发病。消灭城市首先是将金边的人口迁出,在柬共夺取金边的时候这是一个集中了大量人口又无力喂养自己只能靠美国救济粮过活的庞然大物(之所以人口这么多则是因为美国连续不断的轰炸让乡下无法喂饱自己),此时疏散城市人口几乎是一个必然的选择。但是那之后的柬共立马农友上头在全国所有城市作为一个长期政策推行。其原因则在于柬共在城市的完全失败,就好像苏共发源于城市而在农村无法得到支持一样,柬共正好反过来,发源于农村而在城市无法取得支持,能控制的城市工厂甚至只有首都一间,于是就诉诸这种最严苛暴戾的专政手段。但是这里柬共的问题依然不是太左了,而是不够左:你为什么不多搞搞诉苦大会争取一下城市工人的同情呢,你为什么不走一走城市工人的群众路线呢?

顺便一提波尔布特的大农友路线也让他得以认为柬埔寨的公转路线是最特殊的所以没法从国际上学到任何经验也不需要当毛泽东的好学生,这波啊,这波叫前后呼应。

然后是讲讲波尔布特废除货币和商品。首先当然依然是作为战争政策,起初废除货币和商品是为了防止大米在市场的自由流通中外流,尤其是流通到实在越南,但是那之后也作为一个共产风浮夸风之典范的长期政策来实行。但是其实这个政策只要一分析就会发现既不可能也不必要最后更是被柬共带头亲自违反。上一个想要搞这套的还是刘少奇,被毛泽东抓住一顿狠批,可见柬共这个政策是什么成色,他们对于社会主义的误解之深,简直和文革里故意捣乱的老保完全一样了。至于我为什么说这个政策最后被柬共带头违反了,是因为后来柬共想要让农民多快好省生产更多剩余大米出来国际创收,整个国家完全跟着国际市场的指挥棒走了。就好像古巴把国家典当给了国际糖贸易一样,赤柬也把国家典当给了国际大米贸易。社会主义被完玩成了一套不发工资的资本主义(当然我知道很多右派对于社会主义的理解也就是这样,只能说很适合加入赤柬了)。也因此我对于柬共的批判依然是不是太左了,而是还不够左。

最后则是关于天启骑士的指责,这一点反而没什么好说的,毕竟在右派观点里越保皇也就越人道,嗨呀起义造成的神圣暴力太血淋淋了,我们还是来看看主权者拿B25随意处决赤裸生命的神话暴力吧兄弟们。甚至这里的反驳还是对于右派指控的倒转,你骂左人是天启骑士,爱好是大吃饱大健身,我直接称赞你说的太对了我就好这一口,而且还要指出波尔布特这个成色太烂了毛泽东才是真天启骑士,就好像张献忠的成色太烂了李自成才是真的天启骑士一样。当然有时候懒得辩驳了,也就“你说得对下一个就沙你”了。

最后则是说一下我自己对于波尔布特的指责,比如说柬共在柬埔寨群众面前完全是隐形的,这固然可以让自己免于被敌对势力重点打击,但是连路线和思想都隐形是否太整蛊了,然后导出下一个问题是,波尔布特大量使用行政强迫命令啊专政手段啊来代替群众路线,废话都隐形了哪来的群众路线,柬埔寨人到1977年才知道组织原来是个红党。最后恐怖的政策成为了恶性循环,距离波尔布特一开始的设想越来越远。再比如说波尔布特就好像德国人找了犹太人来打包处理国内矛盾一样,也找了越南人(实在越南)来打包处理国内问题,这已经属于原型法西斯了。也因此我对于波尔布特的指责是因为他对于社会主义理论悲剧般的误解和灾难的政策损害了国际的左翼运动——而不是右派设想的那样“嗨呀,左人=杀人如麻=不行”。

这里引用的对象依然是耶稣,“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他就可以先拿起石头打她”,你们之间谁是对历史上的左翼运动怀抱着深切的希望与失望的可以指责波尔布特。换句话说,右派就算了。

甚至我再多黑屁一句,波尔布特当年那些共产风浮夸风的离谱政策反而在今天被意料之外地实现了,譬如说波尔布特要取消货币,今天柬埔寨人都用美元,再比如说消灭城市,今天的柬埔寨城市化步履维艰。嗨呀国际资本主义才是波尔布特滴真正继承人啊。


About Joyk


Aggregate valuable and interesting links.
Joyk means Joy of g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