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焦点分析丨曾起诉奥巴马、狂打价格战,这家风电公司走上科创板

 1 week ago
source link: https://www.36kr.com/p/1795768317444358
Go to the source link to view the article. You can view the picture content, updated content and better typesetting reading experience. If the link is broken, please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view the snapshot at that time.

焦点分析丨曾起诉奥巴马、狂打价格战,这家风电公司走上科创板

邱晓芬·2022-06-24 06:00
虽然赶了晚集,梁稳根想把这家公司做成“风电领域的三一重工”、“新能源行业的第一”

作者丨邱晓芬、编辑丨苏建勋

风电装备领域又迎来一家上市公司。6月22日,三一重能在科创板上市,发行价为29.8元/股,上市当天股价涨了37%,收盘时市值达到了482亿元——是行业龙头金风科技的七成。

和一众国产风机设备厂商一样,三一重能在2008年就已经入局,隶属于三一集团。只不过,这家公司前期的发展之路并不顺畅,创业第十个年头,才勉强吃下1%的市场份额。

三一重能的背后,实控人梁稳根一直是一位颇有手腕的领导者。发生在他身上一件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情是,十年前曾因为在美国的项目投资得到不公平待遇,梁稳根在美哥伦比亚特区联邦法院起诉了当时的美国总统奥巴马。而一身胆气的梁稳根,所带领的另外一家公司“三一重工”,也在十年间从一家小小的焊料厂,也坐上了国内机械领域的头把交椅。

梁稳根似乎希望把同样狼性的思路复制用在三一重能上。尽管“起了大早,赶个晚集”,三一重能着实野心不小——在招股书文件中,赫然写着目标是“成为新能源行业的中国第一和世界品牌”、“成为风电领域的三一重工”。

v2_00e68dabc01a4a7bb5b9b8ad9b842909_img_jpg

大唐陕西定边风电场

现在看来,这个目标还任重道远,但在过去的三年,三一重能一直疯狂飞奔。

梁稳根重新切入市场的时机很“巧”,刚好是在陆上风电补贴结束之前,行业中出现了一波“装机潮”,市场机会爆发,头部企业消化不了太多订单,给第二三梯队的玩家留足生长机会。

把子弹集中在陆上风电的三一重能,用价格借势吃下了足够多的市场红利,营收翻十倍到百亿只用了三年的时间,市占率也同时难得挤进了前十的位置。

但上市吸饱了弹药之后,三一重能进入了一片新的丛林。

搭上陆上风电最后一班车

虽然是风电领域的“后进生”,三一重能最近几年的业绩增长飞快。

从招股书上看,三一重能在2018年的亏损超过3亿元,进入2019年,情况出现好转,随即扭亏为盈。此后的两年,三一重能的业绩堪搭火箭,2021年营收达到了102亿元,是2018年时候的7倍。

营收快速增长之余,三一重能的市占率也在快速提升——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统计显示,三一重能的市场份额在2018年时候只有1.2%,这时候距离这家公司成立已经过了十年。到了2021年,三年的时间内,三一重能的市占率上升到了5.7%,挤进了行业第八名的位置。

高速增长,三一重能是用打价格战和产能换得的。

2020年是国内陆上风电补贴的最后一年,行业内的抢装潮轰轰烈烈。数据显示,2020年的新增装机量同比增长超过100%。有行业自媒体曾经指出,在此前华能的一次招标项目中,三一重能以2392元/kW的价格中标,而远景和明阳的报价分别是2500元、2600元。而在抢装潮以来,三一重能这种低价拿单的现象,在行业里面并不罕见。

不过低价只是一方面,用低价拿下单子不算太大本事,只要愿意让利都可以做到,能不能消化订单还要打问号。而这也对各大风机设备厂商的效率提出了更高要求。

三一重能此前公开表示,公司的应对策略是,2020年用建造智能制造工厂的方式,提高产线生产效率——公司单条产线最高的生产效率能达到“100天生产800台风电机组”。这在行业里是一个不低的数字,其他厂商也鲜少有组建数字化工厂。

v2_608f542cdb7a4c87b3bb3e41dbb3c1ec_img_jpg

三一重能青海特高压外送基地

此外,三一重能能接受低报价的原因还在于,“三一系”其他公司的优势在于机械工程设备,这对于这家风电厂商的降低成本也贡献了力量。

三一重能在2016年也逐渐做出转变,主抓叶片、发电机这两项风机最核心部件的生产——而其他多数风机厂商更倾向于“研发+整机组装”这种更轻便的商业模式。

探向上游核心部件生产,扩充产业链,让三一重能承担了比行业更大的资产负率和资金压力。但现在看来,梁稳根这步棋还算是明智——在抢装潮期间,有自己的工厂,三一重能自己的风机业务有了足够产能支撑,可以吃下靠价格肉搏抢下来的订单;另一方面,也可以向产能告急的同行们销售叶片和发电机,扩充业务。

这种做法让尽管大打价格战的三一重能,毛利率也没有元气大伤。2019年-2021年风机设备行业的毛利率基本在20%-21%之间徘徊。三一重能的招股书显示,这三年的毛利率数据浮至行业水平之上,分别达到了34%、30%、29%。

总结下来,在过去的三年多以来,三一重能在需求端打价格战 ,供给端用自建工厂保障产能,赶上了中国陆上风电市场的最后一趟末班车。

一场新鏖战的序幕

成功上市后,三一重能的要面临更大的挑战。

陆上风电补贴终止之后,对于三一重能来说,低价倾销换份额的战略无法故技重施——厮杀激烈的中国风电市场,永远不缺黑马,报价没有更低只有最低。

而更大的问题是,三一重能在此之前主要把精力放在了陆上风电上,海上风电和海外市场的布局还没有真正开展。而后者显然是未来风电市场两块最大的蛋糕。

三一重能在招股书中也直言不讳未来的风险。“期内业绩增长主要是受益于公司面向市场需求的风机开发策略,以及风电行业补贴政策退出催生的抢装潮,未来随着补贴退出和行业竞争的进一步加剧,公司业绩存在上市当年下滑50%的可能”。

为此,这家公司在招股书中提到,接下来计划投入海上风机研发,同时开拓海外市场,包括重点布局印度、越南在内的国家。

而这两个领域,显然也是竞争更激烈的所在。彭博社数据显示,2021年海上风电相装机量同比增长了160%。在海上风电领域,运达股份、东方电气在内的厂商基本全员到齐,第一梯队里,明阳智能、远景科技也已经有了先发优势,技术储备已经准备多时。

而海外市场也一直是国内风机厂商一块最难啃的骨头。和中国光伏征战海外大杀四方的故事不一样,中国的风电巨头们在海外的占比并不大。

国内风电公司最早谋求“走出去”的是金风科技,这家公司2021年年境外收入只有48亿,只占到总体营收的12%——但再这种情况下同比增长还能达到95%,也足以说明原先海外市场基数之小,以及现下增长之迅猛。

而在这个更广阔的市场,中国凶猛的风机厂商,也直接站到了维斯塔斯、西门子歌美飒、通用电气这些老牌玩家面前。

现下中国的风电市场集中度越来越高,前十名玩家几乎吞下了九成的份额。在各家拼命挤进前列之后,赢者通吃的丛林法则不会改变。三一重能接下来的仗,不会更轻松。

v2_f95129d6823b4dbba0361af7461e62e0_img_jpg

【end】

本文由「邱晓芬」原创出品, 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 转载说明 ;违规转载必究。

寻求报道 。

本文图片来自:企业官方


About Joyk


Aggregate valuable and interesting links.
Joyk means Joy of g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