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谁还在看综艺?

 1 month ago
source link: https://www.chinaventure.com.cn/news/78-20220516-368882.html
Go to the source link to view the article. You can view the picture content, updated content and better typesetting reading experience. If the link is broken, please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view the snapshot at that time.

谁还在看综艺?

2022年近半,综艺市场有点冷。

你上次打开综艺,是什么时候?

“很久没看过了”,还在念大二的可可回答。作为曾经的重度爱好者,她吐槽,现在的综艺千篇一律,要么卖情怀,要么内容尴尬,“现实已经很无力了,为什么看个综艺也这么无力了”。

2022年近半,综艺市场有点冷。 

用户端的下滑,已经显现在了数据里。根据云合数据统计,2022年Q1全网综艺正片累计有效播放量59亿,2021年Q1这一数字为88亿,播放量同比下滑33%。近期视频平台主推的头部综艺《新游记》《声生不息》,头部明星阵容,S+级别资源,都没有砸出太大水花。 

比起几年前《奔跑吧!兄弟》《极限挑战》打开的高光时刻,综艺正面临全面的溃败。

内容端数量也在减少。根据艺恩数据《2022年Q1综艺赞助市场研究》,2022年Q1播放新综艺总量77部,同比2021年下降10部。这样的趋势在Q2还在继续。

这首先是因为平台收紧开支。不像剧集,能指望会员付费,综艺更依赖招商广告盈利。现在,视频平台的综艺相关人士张柯表示,“优酷综艺招商要达到成本的70%,才允许开机,爱奇艺是要达到100%,能保本才允许”,家底厚的腾讯视频,对外也表示ROI大于1的项目才做,大量中腰部项目被砍。

但综艺已经很难招商了。根据上述艺恩数据报告,今年Q1综艺投放品牌数为139个,对比去年的204个,同比下滑31.8%。

广告主花钱变得谨慎。一位营销行业资深人士告诉深燃,2022年到现在,他几乎还没有接触一笔品牌综艺的投放。一位影视行业从业者直接表示,“今年哪还有招商这一说”。

 最终还能开机的是头部重点综艺,但一部分也因为疫情,录制暂停。“很多综艺赶不上Q2、Q3的播出旺季,萌探探探案、跑男、街舞,几乎所有综艺都要延期”,张柯表示。 

行业正陷入恶性循环。用户注意力被短视频等娱乐形式吸引,广告商不投,综艺资金少,直接影响内容生产和质量,反应到受众端,观众的观看意愿在持续降低。

2022年,静悄悄的行业很多,但综艺市场,已经冷至冰点,这是窘迫的视频行业的缩影。

观众还看综艺吗?

谈到综艺,观众辛拉开启了吐槽模式。她曾经对《密室大逃脱》《明星大侦探》《向往的生活》等综艺每期必追,但现在,已经转向韩综,国内综艺都不看了,“特别讨厌看扭扭捏捏,端着的综艺,让人感觉很难受”。

观众喜欢看综艺,是希望看轻松有趣的内容。现在,很多综艺已经不好笑了。

综艺整体内容评分在降低。近期热播的综N代,都迎来了瓶颈期。《王牌对王牌7》豆瓣评分已经低至4.3分,创下新低,《向往的生活6》开播两周,还未开分,评论里不少网友吐槽无聊,《大侦探》评分7.6,这是7季以来首次滑下8分。“感觉没以前的脑洞大开,没有新鲜感”,一位综艺爱好者表示。 

而新综艺里,买来韩国综艺《新西游》版权的《新游记》,被寄予了高期待,但开播后大冷,豆瓣上获得最高赞的评论表示,“一开始的噱头非常唬人,中间的过程却十分无聊枯燥”。另一档近期的头部综艺《声生不息》,尽管节目制作水准受认可,请来林子祥、叶倩文等一众香港乐坛前辈,带来回忆杀,但老歌翻唱,在年轻人里,已难激起大水花。

综艺观众的离开不止发生在2022年。根据艺恩数据《2021中国综艺年度洞察报告》,2021年上线综艺节目整体用户热度创近三年新低,同比下滑了11.6%。艺人艺能感缺失、内容缺乏创新、广告植入生硬,是观众最常被提及的吐槽。

能吸引观众的优质内容,已经短缺。从2014年前后《奔跑吧,兄弟》的引进开始,综艺市场迎来黄金期,从亲子到婚恋,从竞技到挑战,从街舞到偶像养成,从业者们全世界购买综艺版权,移植国内。2018年流行来到“偶像养成”后,这就成为了综艺产业的支撑品类,2021年疯狂的倒牛奶事件换来一纸禁令,“没有了选秀,立马也没有新品类补上”,《欢迎来到蘑菇屋》制片人、大千影业CEO赵林林表示。 

除了品类更迭不及时,内容短缺也和疫情有关。赵林林介绍,他们正给笑果文化做团综《怎么办!专场》,节目录了四期,因为上海疫情暂停。“北京、上海,长沙,杭州,是综艺录制的重要阵地,上海、北京的疫情,在整个综艺市场,能影响四分之一的生产力”。 

更不容忽视的是,综艺内容本就面临严峻挑战,对外,还面临着短视频的巨大冲击。 

不再看综艺的可可就对深燃表示,现在她每天刷短视频一两个小时,看做菜、看同龄人的模仿秀,在她看来,这都比现在的综艺更吸引人。 

根据中国广视索福瑞媒介研究(CSM)发布的《2021年短视频用户价值研究报告》,短视频在媒介生态中的地位持续攀升,日均观看短视频超过60分钟的用户占比达56.5%,人均每天使用时长升至87分钟,预期观看短视频时长增加的用户占比升至57.9%。

一位前视频平台的人士对深燃透露,综艺的流量仅占视频平台整体的十分之一。“综艺是所有娱乐内容里门槛最低的,受众盘子也是最小的,现在连电影、电视剧都很难吸引普通观众了,更何况是综艺”,一位影视行业从业者告诉深燃。

广告商也在抛弃综艺

抛开消费习惯变化不谈,要留下观众,还是需要拿出更优质的内容。当下的综艺,已经陷入恶性循环,平台没钱投,广告商也在抛弃综艺,要想吸引观众,变得更难。 

平台在大幅缩减综艺的开支,并寄希望于招商。 

“不像以前,认为题材不错,‘裸奔’也愿意干,现在绝无这种可能”,张柯表示。根据他的了解,一个综艺项目,有的成本降了50%,有的降了30%,“没有不降的,有一些节目,势必需要S级上亿的投入,那就先不做了。恋综现在为什么越来越多,因为便宜,就三四千万”。 

没有钱,首先砸不来明星,这带来的影响巨大。 

“综艺非常吃明星”,张柯告诉深燃,综艺不可能以小博大,投入少了,撬动的明星没有国民度,那也就是说,“漏斗的上口就很窄,引流来的人变小”。这在平台内部,项目级别就上不去,品牌也不会愿意投钱。

并且,现在明星也不好“砸”来了。在行业里,接综艺对头部明星来说,是一种形象的消耗,所以在费用上,要价比剧集还高。在限薪令下,明星的综艺片酬与剧集一个标准,“就意味着,艺人综艺单集报酬几乎是以前的零头,早些年顶流艺人,一个人就能要1个亿。现在这种情况下,顶流为什么要来录综艺?” 

他们已经因为片酬,与艺人博弈了大半年,情况不乐观,“只能看谁先更着急”。 

这其中,平台和片方位置更被动。“特别是综N代,招商就有几个亿这么多,主要的艺人嘉宾如果不来,这档综艺可能就没了,几个亿就跑了。这种情况下,平台要想尽一切办法”,赵林林表示。 

现在,广告商也变得谨慎。他们也不愿意出钱了。 

某营销公司相关负责人张玉书表示,能投得起综艺的品牌,都是一些资金充裕的头部品牌。现在他们预算“至少得下降了20%-50%,跟客户聊,很多费用都在砍,综艺跟GMV不是很相关,就砍掉了很多”。他们今年一个大综艺项目都还没有做过。

整合营销专家、时趣互动高级副总裁赵赫也对深燃表示,投放综艺与企业所处的发展阶段有关,“前几年,很多创业公司刚拿到融资,有很大部分费用,用在品牌曝光上。现在的环境下,创业品牌发展面临很大困难,也没有充足的资金投入,这是连锁反应。” 

同时,他还提到,互联网平台的播放量相对有一定水分,也曾经伤害了一些品牌客户,“现在这种情况下,信心比什么都宝贵。品牌也在用脚投票。”

小林所在公司,专为优爱腾芒长视频平台做综艺招商,他告诉深燃,今年合作的项目,体量明显变小,“以前客户预算是千万级别,今年500万级别的多”。

客户谨慎到什么程度?从一季一季的合作,变为按一期一期的谈,“单期合作,差不多两三百万就能做”,他举例,李雪琴、毛不易挑大梁的《毛雪汪》里,就进行了宜家单期探店的合作,“就拍嘉宾去店里买了产品回来装”。

除此之外,还有诸多更轻的合作方式被发明了出来,“在节目里拍一两个品牌的镜头,给他们露出,把综艺名字授权给他们,拿去做社交媒体的传播,费用能在200万以下”,小林表示。 

品牌变得更实际,要投入的钱真金白银有转化。有业内人士提到,比如品牌就在和他们讨论,怎么将综艺和直播带货结合。 

即便有品牌还愿意投综艺,为了求稳,也会选择有过往成绩背书的综N代。“不选新项目,即使新项目价格低很多,还是会选择综N代”,小林说。

这就导致还能立项播出,引起关注的头部项目,广告泛滥。并且这并不意味着吸金能力变强,而是对品牌的妥协在变多。 

“现在招商难,客户需求很直给,希望在这个时长里品牌多出现几次,不在乎内容质量怎么样。比如他要求出现5次,如果做不到,就不冠名了,因为另外一个节目说可以做6次,底线就是这样不断被突破的。”赵林林表示。

为了获得客户,平台也在大开方便之门。小林介绍,一些小身份客户(指出资较少的品牌),以前在某视频平台上,花费500万不会有创意中插这类比较大的权益,但今年也给到了这样的资源。“以前一些节目,最次的投放也需要近1000万,现在500万都能做,就算是S级的综艺,也能拿到入场券”,小林表示。

这更加加深了用户的不满,一些有声量的综艺广告植入多,“用户即便充了会员,还要看广告,还这么长,很多还是不经过设计的广告”,赵林林表示。 

这也正在严重劝退观众。“第一期除了正经广告时间,在节目里还插播了7个广告共10遍,能好看吗?”有观众在豆瓣下评论《王牌对王牌7》。不再看国产综艺的辛拉就表示,她就是被尴尬的广告劝退的,某综艺有一期节目广告植入品牌是酱油,嘉宾用西瓜蘸酱油吃,让她尴尬到抓狂。

即便是这样,头部综艺的招商,也在下滑。 

根据上述艺恩数据报告,2022年Q1综N代合作品牌从去年的148个下降到39个。《大侦探》下降最多,从17个下降到7个,《朋友请听好》下降幅度最大,从9个下降到2个。撤退的趋势,从2021年就很明显,根据击壤洞察《2021综艺植入白皮书》,2021年,有新增品牌483个投放综艺,同时,有744家品牌流失,退出综艺投放。

综艺还能怎么办?

用户和招商,是综艺的两大命脉。失去广告主,甚至比失去观众,对综艺的打击更大。

在2022引擎大会上,前优酷综艺监制中心总经理、现抖音综艺负责人宋秉华曾表示,综艺在长视频平台只占据全站5%-8%的流量,却提供了市场40%以上的商业化营收。

综艺是从诞生开始,就比剧集更依赖招商。赵林林介绍,剧集的受众群体比综艺大,以前在电视时代,很多电视台是靠买剧撑收视率,通过综艺招商变现,“因为综艺很多是真人秀,有明星,有生活,很适合做品牌推广,并且剧集从拍摄到播出周期动则一两年,特别长,而综艺能把周期控制在三四个月,更符合品牌季节性推广的需求”。 

三逸传媒创始人陈程也经历过电视综艺到网综的变迁,他回忆以前一档综艺十几人就能做完,现在动辄200人。综艺项目体量之所以涨到上亿天价,“和当时社会上的热钱,一些快消品品牌需要大量曝光有关”,陈程表示。 

而到了视频平台统治的时代,剧集因为其集与集之间的勾连,可以吸引会员付费,综艺虽是按季度划分,但每期之间关联不大,难有类似剧集的高粘性,能带来的会员用户并不多。同时,又因为广告主需要曝光,综艺节目设置始终以流量为第一位,而非会员拉新。所以在综艺领域,会员的权益相对少,相比于剧集会员可以提前一周追剧的权益,综艺会员往往只能抢先看一天。 

现在,观众、平台、广告主,三方都在发生变化,综艺必须要重新寻找自己的位置。 

和剧集类似,中腰部项目已经大量被砍,现在平台在保头部,做尾部更灵活的微综艺。

头部的做法是,“减少开枪次数,保证命中率”,张柯表示。综艺制作费用的缩减,体现在每个环节。他坦言,“每个平台都在降本增效,但实际上这是伪命题,应该是一分价钱一分货”,观众是聪明的,看到节目舞美调整,会一针见血的说,看来是钱不够了。 

赵林林尝试微综艺,并且走分账路线,近期上线的《闪亮的日子》不靠招商,靠会员,但他也坦陈探索的艰难。“我们成本控制的还行,但目前还是亏钱的”。

微综艺,更符合当下用户消费习惯。但也是压缩成本的不得已而为之。 

为了压缩成本,“费用上跟艺人谈年框合作,能用5个机位,就不用10个机位,灯光能用一个灯,就不会用三个灯,包装、剪辑,相对来讲也会简化一点”,赵林林表示,《闪亮的日子》录制就是用的公司的场地,“确实没有钱,也没这个预算,道具能借就不买。” 

同时,越来越多内容方,也在拥抱短视频平台。

短视频平台的优势,是具备转化链路。小林表示,“抖音综艺,会给节目之外的资源,比如信息流,甚至品牌就有自媒体账号,用户被节目植入广告种草了,可以在平台直接买,转化路径特别短”。 

但短视频平台还没有做出有影响力的大项目。“它们价格会低很多,基本上小几百万,就能合作声量比较大的项目”,在推荐时,小林表示,客户意愿也并不高,“很难打动他们。”

有在微博做宣推的业内人士表示,短视频平台做综艺,最大的难题是,没有办法触达到微博场,“品牌宣传效果,要看的是声量,要看微博热搜、豆瓣评分。因为抖音快手,跟微博是竞品关系。微博在这块非常排它,要求我们把最主要的东西给到他们。抖音、快手的综艺,要把声量传到微博场,难度非常大”。 

综艺转型的每条路,都不好走。 

从业多年的陈程回忆,2011年《中国好声音》开启了高价砸版权搏头部综艺的时代,品牌广告商拥挤,“逼得华少片尾口播速度那么快”。综艺经历过拼盘项目的泡沫时代,热钱涌入,有个攒局者,弄一个场景,拉上明星,找到平台合作,就能推出项目。现在热潮退去,综艺面临严峻挑战。 

但他仍旧对行业有信心。从一次次突发事件经历过来,“这个行业的人,就是不缺应对变化的能力”,他表示。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除赵林林、陈程外,其余均为化名。

网站编辑: 郭靖

About Joyk


Aggregate valuable and interesting links.
Joyk means Joy of g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