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痞幼们”捧红的摩托车,成社交“新宠”

 3 months ago
source link: http://www.ibailve.com/article/129171189313568768
Go to the source link to view the article. You can view the picture content, updated content and better typesetting reading experience. If the link is broken, please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view the snapshot at that time.

“痞幼们”捧红的摩托车,成社交“新宠”

2022/05/12 10:02
速度与激情的象征

燃次元(ID:chaintruth)原创

燃财经出品

作者 | 张 琳

编辑 | 曹 杨

“在没有人的隧道里,将摩托车开得飞快,前轮高高扬起,只有后轮的一点点沾着地,格子衫乘着风肆意飞舞。”在电影《四海》中,刘昊然饰演的阿耀,是一位机车少年,在飞驰电掣的机车互飙和摩托车特技展示中,阿耀认识了外面的世界……

不止是《四海》,如今,“摩托车”这一元素被越来越多的运用到电影和综艺中。电影《少年的你》中,易烊千玺饰演的小北骑着摩托在城市浪迹生活,摩托的轰鸣躁动映衬着血气方刚的少年心;韩寒先后导演的三部电影《飞驰人生》、《乘风破浪》和《后会无期》,也都有摩托车出镜;综艺《哎呀好身材》中,张天爱更是直接骑摩托车登场……

摩托车频繁出现在大银幕背后,是其不再只是简单的交通工具,而更多的代表着年轻人对自由的向往。在被赋予了诸如“拉风”、“炫酷”、“潮流”等越来越多的标签后,也具备了很强的社交功能。

小红书上,关于摩托车的笔记超过44万篇,相关搜索包括“摩托车教学”、“摩托车装备”、“摩托车穿搭”、“摩托车拍照”等。抖音上,机车相关话题的短视频播放量累计超973.6亿次。极限的压弯,炫酷的装备,修身的骑行服,再加上公路背景和自然风光的映衬,一张张堪比大片的美照和视频,被点赞和收藏。

1652320967556081498.jpeg

图/抖音机车话题、小红书机车笔记(左、右)

来源/燃财经截图

但实际上,玩摩托车并不是新事物。在北京郊区的深山里,早已盘踞着一群玩摩托车的“老炮儿”,他们从十几岁开始接触摩托车,一直驰骋到中年。

“十渡的红井路、怀柔的范崎路、门头沟的撩峰山,延庆的四海镇和百里画廊……”提起北京跑山的网红路段,80后摩托车玩家李梅尼格如数家珍。他对燃财经表示,一到周末或小长假,浩浩荡荡的摩托车骑行队伍就成了这些路段无法忽视的一道风景。

“近两年,机车队伍中95后和00后的年轻人越来越多。”谈起这两年摩托车圈子的变化,李梅尼格说道。

去年4月“入坑”,1998年出生的阿翔便是其中之一。

以七八十迈的速度,行驶在北京市怀柔区的范崎路上,感受速度的同时欣赏着周边的风景。一路上,不断有陌生的摩托车骑手结伴飞驰,大家会默契地用“竖起拇指”或按两声“滴滴”的方式互相打招呼。“出去跑山会让我觉得一整天都很充实,忘掉一切烦恼,还可以认识一些摩友。”在阿翔看来,“跑山”是最放松的时刻之一。

青年消费群体的崛起,使得摩托车注册量明显增长。根据公安部的数据,今年一季度,国内摩托车新注册登记271万辆,与2021年同期相比,增长了33%,与2020年相比增长了152%。2021全年摩托车新注册登记1005万辆,比2020年增加179万辆,这一数字在近三年保持着快速增长。

在李梅尼格看来,短视频等社交平台的崛起,给了年轻人更多了解摩托车的渠道。

而这届年轻人手中“闲钱”的增多,也是让摩托车“出圈”的原因之一。“毕竟玩摩托车本身就是一项有一定门槛的‘烧钱’爱好。”

如李梅尼格所说,大数据显示,摩托车单车价格均超万元。其中,入门车型起步价少则2万元,最便宜的美式巡航的车型也需9万多元。整车之外,相关装备的价格也不容小觑。小件儿的手套,价格从百元到数千元不等。骑行服少则几百,多则几千或上万。头盔的价格则更高,一千元、几千元到数万元不等。

“但上述这些均不是最烧钱的,改装才是。小改几千元,大改几万元,深度改装几十万或近百万元……有时候改装费比车本身都贵。”李梅尼格告诉燃财经,这或许也就注定了摩托车“复兴”运动终究是场小众的狂欢。

年轻人爱摩托车

作为速度与激情的象征,摩托车让无数年轻人为之着迷。

尤其是随着消费能力较高、更加追求精神层面满足与自我价值提升的“Z世代”的崛起,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更是将玩摩托车看作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他们迷恋玩车、拉风、跑山、赛道、摩旅与极限运动,也将机车视为悦己型消费之一。

作为新手,阿翔的第一台车是小排量的国产摩托无极300r,大概2万元左右。“买摩托的人大概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为了代步,另一种是为了速度与激情。我是两者兼而有之,既用它来代步,又喜欢周末溜车跑山,解压放松。”阿翔对燃财经表示。

和阿翔一样,王昊也经常跑山溜车,而第一次独自跑山的经历让王昊至今记忆犹新。“迎面遇到了一行摩友,他们齐刷刷地竖起了拇指跟我打招呼,我同样竖起拇指回礼。”王昊告诉燃财经,这是圈子里约定俗成的“骑士礼”,表示大家都是相同的爱好者。

2019年,王昊买了第一台摩托车,一辆二手的杜卡迪,花了近22万元。他告诉燃财经,因为父亲是汽车兵,受父亲影响,很小的时候,他就学会了骑摩托。但因为摩托车危险性高,家里一直不同意他买车,直到他自己攒够了钱,才拥有了人生第一辆摩托。

很多“摩友”都喜欢混圈子,然而阿翔和王昊都喜欢独行或约上三五好友一起跑山。阿翔对燃财经表示,身边有朋友参加了摩托车俱乐部,但出去骑车的时候规矩特别多,要提前规划好路线,要保持队形并听从车头指挥。

“虽说规矩是为了骑手的安全着想,但我还是会觉得少了很多自由感。”为了兼顾安全和自由,从去年5月开始王昊不再跑山,而是选择了安全系数较高的赛道骑车。

燃财经了解到,几乎每个月,王昊都会抽一到两天,从河北保定到北京顺义跑赛道。“相比于公路骑行,赛道骑行能在很大程度上保障安全。”王昊表示,有车的骑友,一天的费用大概是1000元。如果需要租车和装备,一天的费用则会在2200-2500元不等。

1652320967526053831.jpeg

图/跑赛道

来源/王昊供图

和近几年才入圈的王昊与阿翔不同,80后的李梅尼格是圈里的资深玩家。

1997年,10余岁的李梅尼格经常偷骑父亲的摩托车,虽然每次被逮到都免不了一顿揍,但骑着摩托车追风的日子还是成了他青春回忆中“最刺激”的篇章。

李梅尼格对燃财经表示,那时候二三线城市的进口摩托车行特别少。19岁的时候,李梅尼格拥有了自己的“爱车”。

“以前人们骑摩托车公路旅行大概也就三五千公里,但近四五年有很多人会骑摩托车环球旅行,除了骑车技术,应对自然情况也是考验。”对摩托车有过“激情岁月”的李梅尼格,谈起摩托车虽热血不减当年,但却多了几分成熟与责任,“安全”更是被他常挂嘴边的字眼。

社交平台助推下的Z世代“新宠”

事实上,和李梅尼格年龄相仿的“摩友”大有人在,而摩托车也并非是现在才火起来的“产物”。

李梅尼格回忆表示,在他年轻的时候,年轻人对摩托车的爱远比现在疯狂,与之对应的则是很多人为了“耍帅”,喜欢驾驶摩托车在公路上飞奔。“享受‘刺激’的同时,也让摩托车的口碑每况愈下。”

“鬼火少年”也顺其自然成为那个时期的特有产物。所谓“鬼火”,实际上是一种踏板摩托车,装上彩色LED灯,能在夜里发出鬼火一样的光。“鬼火少年”指的是喜欢成群结队驾乘“鬼火”摩托车,却又常发生事故的青少年。

在“鬼火少年”逐渐成为网络流行词,摩托车带来的安全隐患逐渐增多后,各大城市相继都推出了限摩、禁摩措施。

李梅尼格生活的天津也从2006年开始实施了“禁摩令”。彼时,24岁的李梅尼格不得不将摩托车封存到车库的角落,但对摩托车的热爱还是会驱使他时不时地擦上一擦爱车,做做保养,顺便怀念一下风驰电掣的19岁。

再后来,李梅尼格在北京市延庆区的百里画廊风景区开了一家民宿。有着“北京最美景观大道”美誉的百里画廊逐渐成为了摩托车骑行爱好者的网红打卡地。

大概从2017年开始,李梅尼格发现来“百里画廊”骑摩托车的人越来越多。“很难想象在如此偏远的京郊,赶上节假日骑行人多的时候,骑摩托的我会在自家门口堵上20多分钟。”

1652320967492093207.jpeg

来源/李梅尼格供图

实际上,摩托车群体之所以会在2017年明显增多并非巧合。一方面,短视频崛起,多元的传播形式为摩托车行业带来了新机遇。

短视频平台上,摩托车已经成了流量密码。博主们不仅会发布机车改装、机车视角风景的短视频,还会在机车服下大秀好身材,其相关视频点赞量分分钟上万。

靠玩机车而走红的“痞幼”在抖音上坐拥2633.1w粉丝,20岁的她已经能驾驭多种重型机车。凭借那些价值不菲的“神车”和车技,很快就红遍短视频平台。

活跃在抖音和B站上的博主“车轮上环球的小白同学”,因从加拿大骑着摩托回中国而被网友关注,而后又开启了环中国之旅。机车圈大神“六翼”则靠着在抖音、B站上分享骑行知识圈粉无数。

随着摩托文化受到越来越多年轻人的关注和喜爱,平台也纷纷构建起更垂直的摩托车内容社区。

2021年,快手发布“快手新骑域激励计划”,通过为优质内容提供流量、活动激励等机制,鼓励更多摩托车内容创作者参与表达与分享。

小红书也于今年3月开展“机车派队 主理人集结中”活动,邀请创作者带话题发布笔记分享机车生活,并给予流量奖励。

另一方面,摩托车相关政策也在2017年开始有所放松。公开资料显示, 2017年,西安在全国率先解禁了摩托车。2018年起全国放开网上提档,摩托车实施异地考证。到了2020年,全国人大代表、吉利董事长李书福呼吁,适度解禁摩托车。

除此以外,“降价”成为近两年摩托车行业的主流声音。其中既包括大贸入华的节奏加快,以较高性价比的车型抢占市场,如BMW、Vespa、Harley Davidson、Ducati等都在中国开起了自己的品牌店。又包括豪爵、光阳、春风、贝纳利、无极和轻骑大韩等国产品牌纷纷降价。

“摩托车这个东西,底层是带着叛逆的基因,与年轻人的性格非常相符,这也是能快速发展的一个因素。从2018年、2019年开始,中国市场的年轻消费者们,已经开始将摩托车当成一种潮流玩具来消费。平时不能开,大家就周末开。城里不能开,大家就去郊区旅行开。休闲、拍照、打卡摩托车消费很重要的附加属性。”摩托车行业观察者李月在接受新熵采访时表示。

烧钱的疯狂

玩家的增多、品牌的丰富以及社交平台的助推,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摩托车销量的回升。然而随着摩托车的火热,存在于摩托车中的问题再次显现。

危险,则是被提及最多的词汇之一。李梅尼格告诉燃财经,每年的摩托车展,他都会看到有不少坐轮椅和拄着拐杖的摩友。

除了危险性,对比其他休闲娱乐运动,摩托车的入门门槛也更高一些。

“玩车会上瘾,买车也会上瘾。各种仿赛、街车、复古、巡航各买一套,就算不骑,看着也高兴,这是有钱人的玩法。没钱就一辆车骑到报废,快乐也不会减少。”阿翔对燃财经表示,玩车既有技术门槛也有资金门槛,但“穷有穷的玩法,富有富的玩法”。

“穷玩就是裸车加头盔,最多就是过了新手期后,小排量换大排量。但富玩的方法就多了去了。”阿翔表示,近几年国产摩托车品牌确实增加很多,无论从性价比上还是性能上都有很大的提升,但“富玩”的摩友基本还是会选择进口车。“买辆进口大贸,然后改装,换胎、减震、外观、辅助排气等等都能改。车的价格越高,相对应的改装费也就越贵。”

李梅尼格对燃财经表示,因为喜欢摩托车的人大部分都强烈追求个性化,所以基本上都会选择改装。如果仅仅是改外观,那花费还可以接受,但如果是深度改性能就特别烧钱,改一辆车花费十几二十万元的摩友不在少数,四五十万甚至百万元的也屡见不鲜。

除此之外,维修和保养的费用也不容易忽视。

李梅尼格表示,好的进口车维修保养成本很高,一个小小的后视镜维修费就能高达几千元。如果是一辆意大利原装某品牌踏板摩托车,因为配件也需要进口,买车花5万元,但维修也要花到3万元的情况。

“另一项花费在装备上,一套中档的头盔、手套、护具、机车服和鞋子,大概要7000-8000元。因受季节影响,很多骑手最少需要准备3套服装以应对季节变化。”

危险和烧钱固然是摆在想要入坑的年轻人面前的门槛,也会使得这个行业发展受限,但却依旧阻挡不了年轻人对“风和自由”的向往。

根据中国摩托车商会公布的数据,2021年,我国摩托车产销量均再次恢复到2000万辆,是2014年以来的最好水平。

中研产业研究院报告的数据亦显示,2021年,摩托车的全球市场将呈现6.87%的强劲增长,预计市场规模将从2021年的2985.8亿美元增长到2028年的4856.7亿美元。

围绕着摩托车而形成的周边市场也达千亿规模。

在2021年12月29日举行的中国摩托车商会会员大会上,中国摩托车商会常务副会长李彬指出,我国休闲娱乐摩托车市场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随着人们收入水平的提高,年轻一代更追求有品质生活方式,休闲娱乐摩托车市场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由休闲娱乐摩托车所延伸的摩旅、服配、文化、展览更是具有千亿的市场空间。

李彬在接受《机车速客》采访时表示,摩托车文化是一个广泛的概念,它不仅仅是单纯的车手骑行和娱乐,还应包含对车手的安全骑行教育、驾驶技能培训以及俱乐部建设等多方面,车手要学会与包括机动车和行人在内的社会各方和谐相处。“违规改装、炸街骑行、超速跑山等鲁莽行为,不仅害人害己,也不利营造健康向上的摩托车文化。”

参考资料:

《这届年轻人又爱上了大排摩托?》,来源:大白商业评论;

《摩托车这个小众市场的潜在商机》,来源:人人都是产品经理。

*文中阿翔为化名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About Joyk


Aggregate valuable and interesting links.
Joyk means Joy of g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