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好书一起读(467):幻夜

 6 months ago
source link: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4NTE1MDk5MA%3D%3D&%3Bmid=2672800039&%3Bidx=1&%3Bsn=663d93c7a3a16759edc8e5487bfc77a6
Go to the source link to view the article. You can view the picture content, updated content and better typesetting reading experience. If the link is broken, please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view the snapshot at that time.

好书一起读(467):幻夜

Original 祁达方 安静的书桌 2021-09-14 12:14
收录于话题 #名著小说读后感 63个

我喜欢美冬不亚于雪穗,心疼美冬更超过雪穗。极多读者在争论她们是否是同一个人,但在我看来并不重要。《幻夜》是白夜行的续集也好,平行世界也罢,美冬是雪穗本人也好,是她的下属也罢,或者与她毫无关系也罢,都不会影响人物形象分析的结论:美冬是一个【without亮司】版本的雪穗。如果你认为《幻夜》是续集,你可以认为雪穗失去亮司后彻底变态,或者雪穗的粉丝在模仿偶像的行为艺术中没找到旗鼓相当的男主,如果你认为是平行世界,那美冬就是一开始就没遇见亮司的雪穗。总之,如果《白夜行》中的雪穗没有遇到亮司,她只能活成美冬这个样子。我们为《白夜行》中两位主人公而触动和感叹的时候,都会庆幸他们在那样不堪的童年中认识了对方:倘若人生全是黑夜,至少有你是唯一的光。这样他们对世界冷酷无情、无恶不作的同时,却可以相互毫无保留地信任着对方,相互偎依着取暖,毫不设防,倾心相与。我们的生命中没有那么多的苦,没有那么多的罪恶,却也很难寻觅到这样心心相印的同伴,肝胆相照,生死相交。所以我们其实是羡慕他们的,羡慕他们有个人可以信。有个人可以信,可以毫无保留地托付,这是对世界的多么过分的要求。我们在为雪穗和亮司的遭遇和无奈扼腕叹息的时候,也会觉得他们能互相拥有,是世界待他们不薄。但美冬没有。你知道一个走在永世的黑夜中的人多渴望那点光吗,有那点光,她的人生就有点意义,她的灵魂就有个支点,她的内心就有处安放,她就不是孤单单的一个人。但她没有那个人。雅也的段位太低,总是想回归那正常的生活,但他是杀人犯啊,一失足成千古恨,他早就没有了资本在太阳下面昂首阔步,但他的心理太不强大。与亮司相比,我们很容易就能感到他的软弱和纠结。要恶就恶到底,走下去,别回头。雅也最缺的就是这个本事。到最后,他还在憎恨美冬杀了他的灵魂,难道他的灵魂不是自己杀死的吗!在废墟中捡起瓦砾的那一刻。雪夜常有,而亮光不常有。设使雪穗没遇到亮司,她能信任谁,她能依赖谁?她能做的,只会也是卑鄙地利用一个又一个人,像美冬一样不堪地活下去。你以为美冬不渴望一个亮司式的搭档吗?但亮司绝不是遍地都有、俯拾皆是。这就是《呼啸山庄》中的男女主人公让人羡慕的原因。也是《巴黎圣母院》中的艾丝美拉达,《三个火枪手》中的费尔顿,因为所托非人而成为悲剧的原因。以雪穗之智、美冬之才,当她们遇不到可以托付的人,当然不会傻白甜地说出过往,而只会孤单地独自前行。所以《幻夜》中的美冬的身世自始至终都是个谜,因为她在世上没找到一个人听这些秘密。你以为她就不想说吗?但知音难觅,不可与言而与之言是失言,她显然有着举世难容的陈年过往,这让她更加三缄其口、神秘莫测。她的悲剧就在于亮司始终没有出现,而心理孱弱的雅也完全不配。所以她的生命中没有光,没有温度,没有安慰,没有救赎,只能无药可救地沉沦入无间地狱。她让读者恐惧、厌恶、看不到一丝光亮,因为她的世界本来就没有太阳,这就是幻夜与白夜的区别之处。《布拉热洛纳子爵》的最后,老年的瓦纳主教孤单地生活下去,我们知道,他的生命中再也没有亲人、朋友和信赖的人了,而只剩下自私、虚伪、阴郁和狡诈,但没有一个读者会谴责他,因为我们知道当他还是那个叫阿拉米斯的年轻的火枪手的时候,那八条有力的臂膀一起做过多少事业,那些人不在了,好在那些人曾经在过。而美冬呢,她的亮司在《幻夜》的故事中是缺位的。她那一身通天彻地的本事,最终只能是一个人在黑暗中的独舞。没有钟子期,俞伯牙的琴便毫无意义。所以她追求让别人变美。因为她自己,她再美,给谁看?所以读了《幻夜》后,我们更会为雪穗和亮司庆幸,更会懂得他们相互之间的宝贵。没了亮司,雪穗就是美冬。没了雪穗,亮司也是美冬。有知音的人不会知道没有知音的苦。即使一生的道路都在漫漫长夜之中,只要有你,黑夜就是白天。所以让我失望的不是美冬,而是雅也。本该是棋逢对手的双峰对峙,却因为他这一端太弱而沦为了独角戏。《嫌疑犯X的献身》中石神最后要呕出灵魂,因为他为之泯灭人性的女主角竟然如此脆弱。《少年维特之烦恼》中的维特一厢情愿地把平凡的绿蒂想象成女神,让我们看到爱情中一头热式的疯狂是多么可笑。《了不起的盖茨比》中的男主角对黛西同样是这样的一厢情愿。美冬让人敬佩的地方很多,其中就包括了她不会像那些无聊的男人那样,去做堂吉诃德式的蠢事,把一位牧猪的女孩硬认做公主。雅也不行,那就是不行,她再向往亮司也不会欺骗自己说这就是亮司,她只会恰如其分地把雅也摆在工具人的位置上。以他的心理素质,他也就能做个工具人。美冬和雪穗的区别仅在于运气不好,上天没赐给她一个亮司,于是她只能孤单地沉沦。她自始至终都笼罩在黑暗的迷雾中,阴沉,恶毒,丧尽天良。她到最后都是一个谜,这是读者的愤懑和不甘,又何尝不是她自己的愤懑和不甘,世上没有一个人能让她肝胆相照、倾心相与。同样是聪明绝顶、活色生香的蛇蝎美人,米莱狄在囚禁中勾引狱卒刺杀白金汉得手,随即转身将狱卒作为棋子抛弃时,我同样不会为费尔顿不值,因为他和米莱狄本来就不在一个段位,被利用为工具人恰如其分。那我为什么要希望美冬对待雅也像雪穗对待亮司那样呢?雅也做恶人的决心够吗?他们本来也不是好人,我们想看的就是两个恶魔在通往地狱的不归路上暂时偎依相伴的刹那动人,可惜他们中的一个人总是忍不住,想要回头看看人间。两次弑父的吕布,总希望能抓住曹操伸来的橄榄枝,重回大汉臣子的正轨,而不肯放弃世间的评价,彻底地堕入魔道,早已看穿了回头无路的陈宫对此只能报以默默无言。傻孩子啊,不要回头,那里不是家。


About Joyk


Aggregate valuable and interesting links.
Joyk means Joy of g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