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徐州、丰县调查不了八孩母案的根本原因是什么?(ZZ)

 11 months ago
source link: https://bbs.pku.edu.cn/v2/post-read.php?bid=606&threadid=18213749
Go to the source link to view the article. You can view the picture content, updated content and better typesetting reading experience. If the link is broken, please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view the snapshot at that time.

徐州、丰县调查不了八孩母案的根本原因是什么?(ZZ)

[复制链接] 分享:

楼主

euio [在线]

5.8地球

发帖数:2.5万 原创分:5

<ASCIIArt> 1楼

徐州、丰县调查不了八孩母案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树神彧 势场 2022-02-17 22:43

阻力来自何方?

时隔多日,奥运接近尾声,江苏省也终于就“丰县八孩妈妈”事件成立调查组,此时,舆论接近沸腾。

这也意味着,徐州及丰县连续四次版本不一、结果不一的回应,将又一次被推翻。

而在此之前几天,徐州方才不情愿地正式承认有犯罪事实存在决定立即刑拘“八孩父”,以及涉嫌拐卖的老乡及其丈夫。可是,仍绝口不提昔日和“八孩父”董某登记结婚的人,到底是谁。

相比之下,丰县第一个版本如下图。那时,“八孩父”甚至还能利用流量,给本地网红收费打广告。

舆论的追问,也终于等来了重视。为“八孩妈妈”表示无比同情,对人贩子们表示无比愤慨,对坚持追问的广大网友表示无比敬佩。

几乎所有人都站在了弱者那边,但此时已然不太适合讲情绪。在同情、愤慨和敬佩之外,这里想给大家分享些有价值的东西和逻辑。

也希望各位读者朋友若在评论区有交流,不是有关上述情绪的衍生问题。

也因此,本文可能会让大家很不舒服,可能比亲眼目睹“八孩母亲”的悲惨还要不舒服。

让我们从几个问题切入。

比如,为什么这四个公告版本各异,第一个版本县里为什么要公然扯谎?

而这些版本为什么都尽力为8子父、人贩子等在修辞上开脱?

似乎不太可能是“八孩父”董某有高官亲戚,或是有能耐买通市里,他的的确确是一个极度贫困的破落户。

在《大明王朝1566》里,杨金水说过这么一句经典台词:【有些事不上秤没四两重,上了秤一千斤打不住。】

有的人看了会觉得这句话很有味道,很权谋,很酷,而没有想过它的残酷。

“八孩妈妈”案,就是一个极为贴合这句话的现实案例。

让我们来就层次由浅到深问一些问题。这些问题绝非笔者提出,更不是在为任何人回护,而是明晃晃的现实在提问。

救回8子母,她的病谁来救治?

8子父该不该判?

8子父被判了,孩子送给谁养?

8子母出院后,如何安置?

8子父被判了,类似家庭要不要一同救助和处理?

类似家庭中被拐女性若反对处理其丈夫,要不要坚持一视同仁处理?

8子父判了,其他家没判,法是不是成了空口号?

基层失职人员要不要追责?

类似家庭得到一同救助和处理后,牵涉的更多的基层失职人员要不要追责?

我们如今是讲制度建设的,不追责,是不是表示我们制度建设是空口号?

要不要以此为契机,统一对当地进行摸排?

要不要以此为契机,统一对全省乃至全国进行摸排?

情况似乎如此普遍,我们又曾对大众幸福和尊严作出庄严承诺,不全国统一摸排,被质疑是“不作为”、“挤牙膏”、“按曝光分配”咋办?

这些世居深山的西南少数民族,是怎么到徐州的?全徐州要不要排查?全江苏乃至全国要不要排查?

当年基层资源极其有限,人员素质极其有限,人手极其有限,法制/制度建设也极其有限,因而有着严重的权责不对等,基层人员不得不对许多事务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因此,要不要对这种情形下的基层人员追责?

要不要对这种情形下形成的工作模式中工作的一代又一代的基层人员追责?

要不要对全地区乃至全国发生类似事件的地方的基层人员追责?

要不要对考核和提拔上述人的人全部追责?

我们如今是讲制度建设的,这里追责了,其他地方却不追责,之后的追责了,之前的却不追责,是不是表示制度建设是空口号?

这还只是一小部分问题。其蝴蝶效应,其牵涉广泛,远比我们想象中大。

这种事情,就是【典型的“不上秤没四两重,上了秤一千斤打不住”】。

甚至可以说,“八孩妈妈”案,比牵连甚广的云南孙小果案还要难搞。

孙小果案被追责的,好歹都是能明确指出其错误的,好歹是违反纪律的。【小果案是一千斤,这个案子就是一万斤。】

作为手机前的读者,当然可以对上述问题豪爽地来一句“都要”,可你若是关掉手机,回到现实,就知道这些环环相扣的问题的重量和难度。

要查到底、追到底,几本不可能做到。不查到底、追到底,又没脸面对之前的建设和诺言,以后难带队伍,更难面对大家了。

所以县里市里何止是吓坏了。只能搏一把,搏两把,搏三把,直到搏不下去。

【这就是为什么,有些案件的最大阻力正是来自基层部门。】

虽然我们一向有“双标”、“划线”的智慧去解决一些极为棘手的历史包袱问题,比如“……后不收手”,但是如今一个新的变量被正式引入体系之中,即热情涌动的舆论。

因此徐州市县绝对不傻,他们看得清清楚楚,过去的“智慧”可否在新变量中依旧流畅运转,绝对是一个未知的问题——如今这个案子无休止的发酵,正是证明。

为何说这篇文章会比看到“八孩妈妈”案的悲惨还要让人难受?

因为你知道这里说的就是现实,你知道你所敬仰的只能舍弃些什么后屈服现实点到为止,你知道这极大概率只会也只能是个案,【你知道我们一直有着些沉重的包袱,你知道一个能明确划分灰太狼和羊村的童话人间并不真实。】

摸黑踩的就踩吧,反正等天亮了在雪地上留下的都是黑脚印……


About Joyk


Aggregate valuable and interesting links.
Joyk means Joy of g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