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大厂战投“走入黄昏”:今后谁为高估值买单?

 3 months ago
source link: https://www.lieyunwang.com/archives/480401
Go to the source link to view the article. You can view the picture content, updated content and better typesetting reading experience. If the link is damaged, please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view the snapshot at that time.
阅读时间大约8分钟(2907字)

5小时前 大厂战投“走入黄昏”:今后谁为高估值买单?

来源:壹图网
“站队时代”或将结束。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剁椒TMT,作者:蓝莲花、妙啊。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刚刚,国内互联网大厂的军备竞赛结束了。”一位互联网行业的朋友在剁椒TMT的社群里发出这样的感叹。

今天有消息称,字节跳动战略与投资部解散,原一号位赵鹏远带着5个人转去总裁办,负责公司的整体战略。整个战略投资部部分转入业务线做战略,部分请走。

字节跳动回应表示,公司年初对业务进行盘点和分析,决定加强业务聚焦,减小协同性低的投资,将战略投资部员工分散到各个业务条线中,加强战略研究职能与业务的配合。相关业务和团队还在进行规划讨论。

“第一次感觉自己距离被优化这么近,半年前差点去了字节财务投资团队,能感受到他们很努力的在做有价值的事情。”有朋友惋惜道。

“今后再也不用担心跟字节抢项目了。”一位一级市场投资人这样感慨:“目前至少对VC是有好处的,大厂有钱又有资源,VC抢项目根本争不过。”

2021年,字节跳动以90亿的价格收购VR公司PICO,这样的价格就曾引发行业热议。有媒体报道称,在字节跳动接触之前,PICO的估值大约在10亿美金,甚至更低。

卖给有钱又有资源的大厂,曾经是无数创业公司最为理想的归宿。

而互联网大厂也因遍及各行业的投资布局,被称为“创业公司收割机”、“地表最强CVC”。每个季度的报表上,即便主营业务营收不如意,也总能靠投资业务交出一份漂亮的业绩。

但现在,这样的时代可能要过去了。

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大厂以前靠投资维持优势的领域,将成为那些新创业公司充分竞争的沃土。

“以前小公司很难在游戏、在线音乐、搜索、电商等领域有所作为,最终只能进入大厂的生态圈,给大厂打工,而未来,可能会多一些成长为新巨头的机会。”一位互联网行业从业者表示。

解码字节投资部:战投+财投,“疯狂抢项目”

“我听说战投组可能内部转岗战略了,如果一时之间成立不起新基金的话。财投的人也确实没有他们的用武之地。”一位曾在字节跳动任职的前员工对剁椒TMT表示。

据上述员工介绍,字节的投资部主要分为两个部门,一个是战略投资,另一个是财务投资。

战略投资主要是根据字节的业务布局做投资,比如在2019年上线了免费网文平台番茄小说后,字节连续投资了包括塔读文学、鼎甜文化等在内的5家网文公司,这样的布局就是为番茄小说提供内容库。

而财投更注重财务收益,跟字节本身的业务发展未必有直接的关联。目标是通过投资,实现现金资产的保值增值。

2021年1月,字节曾入股健康即食品牌鲨鱼菲特,鲨鱼菲特创始人强小明曾在采访中表示,字节跳动投资鲨鱼菲特的重要前提是看好年轻人健康饮食赛道,而鲨鱼菲特是这一赛道的头部品牌。

不过在投资之后,字节也会为这些品牌在自己的平台上提供扶持。据强小明曾介绍,融资完成后,字节为鲨鱼菲特对接了专门的电商团队进行业务辅助。

此外,参半、空卡、Manner咖啡等品牌的投资,都属于财投部门的业务动作。

在2020年夏天该员工在职时,财务投资部门还只是战略投资下面的一个小分支。当时字节的战投部门一共有80多个员工,其中有一半都是实习生,之后战投部门开始独立出来。

晚点在2021年3月的报道中曾提到,字节的财务投资部门有员工 12 名,其中 3 名聚焦在消费项目投资,另外还有 2 名员工在看消费领域时也会覆盖其他领域,该部门负责人为杨洁,其曾任红杉资本副总裁。

不同于其他部门的层层分级,字节战投部门的架构非常简单,“字节战投部负责人是赵鹏远,上级是张一鸣,下级就是我们打工人。”这位字节前员工说。

“站队时代”或将结束

所谓战略投资,其实也就是通过并购,帮助互联网公司快速进入相关产业。这也是很多互联网公司在入局新赛道的最优选择。

在阿里布局本地生活时,完成了对外卖服务平台“饿了么”的收购。2016、2017年先后两次投资饿了么,投资总金额达到22.5亿美元,2018年又以95亿美元的价格全资“饿了么”。之后阿里收购百度外卖,调整为饿了么星选业务,再与口碑合并,成立“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

在一系列的投资和并购后,阿里完成了自己本地生活的业务布局。

字节跳动目前流量最大的产品抖音也是通过并购而来。

2017年11月,字节跳动收购了美国短视频平台Musically,并随后将其与抖音的海外版TikTok进行了整合,在Musically的基础上,加入了AI数据流。

至今,业内还流传着当年张一鸣与快手前CEO宿华同时看中Musically打算收购的故事,但由于Musically股东之一猎豹移动创始人开出的条件比较苛刻,最终张一鸣接受了条件,而快手也与Musically擦肩而过。

如今,Musically的两位创始人朱骏和阳陆育都在字节受到重用。

在此之前,字节曾以近1亿元投资游戏公司代码乾坤,这家公司头上也带着元宇宙的光环。

可见互联网公司在进军新赛道时,投资和并购是一项不错的选择。而很多创业公司,也会也会选择最终卖给BAT,或者通过“站队”,成为巨头生态圈内的公司。

以新丽传媒为例,这家影视公司排队多年,曾三次冲击IPO,但三次都失败了,最终,新丽传媒选择以155亿估值100%卖身给阅文集团,实现曲线上市。当时,业内对这笔收购保持乐观的看法,“新丽也算有了一个好归宿,如果继续等IPO,还不知道熬到什么时候。”

而并入阅文集团后,整个腾讯生态在影视领域就形成了从源头的IP开发,到腾讯影业和企鹅影业投资,再到新丽传媒项目制作的闭环布局。新丽传媒自然就成为腾讯生态的一部分。

以互联网大厂战投部为代表的产业资本究竟有多疯狂?

2019年2月,腾讯战投披露11年来的首份成绩单:总计投资700家企业,其中63家已经上市,122家成为市值/价值超10亿美金的独角兽,2018年有16家被投公司实现IPO,创下纪录。

9月底,在阿里巴巴投资者大会上,CFO武卫公布了一项重要数据——阿里巴巴的战略性投资价值约830亿美元,截至目前,阿里已经退出50多个投资项目,实现投资收益180亿元。

一度,阿里、百度、腾讯的CVC是整个创业圈的“上帝”,创始人接受谁、不接受谁的投资,就意味着站队。甚至,在这些互联网大厂之外,联想集团、碧桂园、新希望等行业龙头也开始拥有自己的CVC投资。

大厂战投撤退后,谁为高估值买单?

以今年比较火的消费赛道为例。美团龙珠50亿元估值抢墨茉点心局,腾讯出手Fiture和盛香亭,字节跳动投资了一家看起来跟主营业务不太相关的懒熊火锅……

高估值,最为典型的是墨茉点心局,在其门店数量只有14家时,就传出融资数亿元,甚至有传言称,“单门店估值近亿元”。而后续轮次中,估值从20亿涨到50亿,也并没有花费太长的时间。

如果没有了巨头们的战投资本,谁将为这些高估值买单呢?

有人认为,大厂战投的撤退,一级市场很多项目可能都拿不到钱了。而且,表面上看起来VC机构的竞争压力更小了,但他们的退出通道也更少了。

但事实上,很多大厂即便没有战投部,也可以设立体外基金进行投资。此前,爱奇艺曾经与光大控股联合成立了一只“光艺基金”;更知名的体外基金可能是小米的顺为资本。

顺为资本并不是小米旗下的基金,而是小米创始人与新加坡人许达来一起成立的一只基金,专门投资小米生态链里面的公司。比如,华米、云米、九号平衡车、石头扫地机器人等小米智能家居范围内的企业,都曾经拿到过顺为的投资。

相信融过资的创业公司创始人都应对过VC这个问题,如果你们现在做的事情,被大厂做了。你们怎么办呢?能不能超越他们?对于很多创始人来说,这是个灵魂拷问。确实,大厂通过投资,在一个领域建立自己的护城河很容易。

“先投资或者并购,然后给流量和资源。那些拿不到大厂资源的互联网创业者们一般会过得很艰难。”一位VC投资朋友表示,大厂战投撤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创业公司也是利好。

此外,随着外延并购的兴起,近年来,A股市场的商誉规模快速膨胀。

Wind数据显示,2015年A股上市公司商誉规模为6511亿元,而2017年时便达到1.31万亿元,2018年A股1.45万亿商誉创历史新高。即使2019年、2020年并购重组持续下滑,但至2020年三季度,全A股商誉规模仍然高达1.28万亿元。

这些商誉的背后往往都带着相应的业绩对赌,一旦并购公司完不成对赌,上市公司就会产生商誉暴雷。有业内人士吐槽,一次暴雷带来的亏损能买上市公司5回。

而这些上市公司投资和并购一般都带有一定战略意义。此次,互联网大厂开始主动将资本从投资并购中撤出,对上市公司的并购也有一定警示作用。


About Joyk


Aggregate valuable and interesting links.
Joyk means Joy of g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