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共享充电宝的“钱”途战争

 1 year ago
source link: https://finance.sina.com.cn/tech/2021-03-10/doc-ikkntiak7183309.shtml
Go to the source link to view the article. You can view the picture content, updated content and better typesetting reading experience. If the link is broken, please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view the snapshot at that time.

共享充电宝的“钱”途战争

283b-kmeeius3020888.jpg

  来源:鞭牛士

  作者: 张宇

  在经历过一次手机没电关机,坐不了地铁也刷不了电梯的狗血剧情以后,梁丹就彻底患上了“手机电量焦虑症”,后来再出门时,她总是时不时检查下手机电量,一旦电量低于50%整个人就会“感觉到紧张和焦虑”,然后四下寻找周围是否有共享充电宝。

  “现在在手机上几乎能实现所有的功能,像社交、娱乐、购物、付款等等,虽然很方便,但这也让手机没电变成了‘寸步难行’的同义词。”梁丹向「鞭牛士」吐槽道,“尤其是身上既没带现金也没带门禁卡的时候,连回家都能成为一种奢望。”

  随着手机功能越来越齐全,诸如2K分辨率、120Hz刷新率以及5G等等,使得用户在体验上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愉悦,然而每一项功能实现的背后,都是以巨大的电量消耗作为代价,因此像梁丹一样患有“手机电量焦虑症”的人并不是少数,而这也直接让共享充电宝成了很多人的刚需。

  数据可以提供强有力的佐证。

  来自艾媒咨询的《2020年共享充电宝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宝行业交易规模达到79.1亿元,预计在2021年达到160.7亿元,而且行业整体处于成熟期的早期,仍有较大的增长空间。

  “虽然行业仍有增长空间,但资本方对共享充电宝企业的热情却降至冰点。”一位共享充电宝业内人士石星宇向「鞭牛士」透露,“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业内就很少有融资事件发生了,三年来仅有怪兽充电在2019年完成了两轮融资,而在2017年时,两三个月内就出现了11起融资事件,融资金额高达12亿元。”

  为了尽快摆脱对资本方的过度依赖,也为了建立起自身完善的造血体系,寻求上市便成了一个最优的解决方案。

  不久前,怪兽充电传出了赴美上市的计划。据报道称,怪兽充电目前正与花旗、中金、华兴资本及高盛等投行洽商,目标或定于今年上半年在美国上市,募资3亿美元。

  而在怪兽充电曝出上市的消息之前,小电科技已在2020年6月先一步同浙江证券签署了上市辅导协议,拟在创业板挂牌上市。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小电科技已经开始接受第二轮辅导,预计于今年三季度登陆创业板。

  在经历了早期的“野蛮生长”之后,“三电一兽”占据了行业96%以上的市场份额,并且相继对外宣布已实现盈利。

  曾经被严重唱衰的共享充电宝行业,活得越来越好了吗?

  一夜“暴富”,闷头赚钱

  共享充电宝的概念刚被提出来时,就遭到了很多人的质疑:在人手一个充电宝,飞机、高铁都有插座的时代,谁还用得着租充电宝?因此共享充电宝被扣上了伪需求的帽子。

  但伪需求的帽子并没有被扣太久,风口随之到来。

  2017年4月,来电宣布获得由SIG和红点中国领投,九合创投和飞毛腿董事长个人跟投的2000万美元A轮融资,这成为当时共享充电宝行业最大一笔融资。得益于融资的助力,来电通过大机柜迅速占领了商场、医院、火车站等人流量巨大的公共场所。

  相较来电的一路苦熬,背后站着上市公司聚美优品的街电则颇有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感觉。

  石星宇认为“街电算是唯一一家顺风顺水的公司”,“相比大机柜,陈欧敏锐地察觉到其实小机柜才是最符合用户需求的”石星宇说道,“小机柜便携、小巧,可以覆盖人流量更为精准的餐厅、奶茶店等等,这远比覆盖医院、火车站有用多了,所以当时只有街电是一上场就推小机柜模式。”

  在4家头部共享充电宝企业中,小电创始人唐永波被认为是最懂资本也最会讲故事的人,因而小电背后的资本方也是十分豪横,包括腾讯、红杉、鼎晖、高榕、金沙江创投等等。超豪华的战队为小电提供了足够多的弹药供其攻城略地,扩张最快的时候,小电甚至在一个月内铺设了大约10万台设备,一口气布局了20座城市,据其官网介绍,迄今小电已在全国占据1600座县级以上城市,用户超过2亿。

  疯狂扩张的背后也有套路。每次进入新的城市,小电会根据使用频率、人流量订单率、在线率等一系列的数据来计算具体的铺货量,配备合理的人员,“我们根据人群停留的时间投放,人群停留不超过一个小时的地方我们不投放。”唐永波曾如是表示。

  相比“三电”,怪兽擅长深耕供应链资源。“投资怪兽的资本方是高瓴资本、顺为资本、小米科技等等,最为关键的是,怪兽背靠小米充电宝生产商紫米科技,这为其在产品和供应链上提供了很大的助力。”石星宇说道。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怪兽被曝出上市的消息,但共享充电宝行业的痛点仍然不可忽视。

  一是包括怪兽在内的共享充电宝企业盈利模式均比较单一,其营收主要依赖于用户的租赁费用;二是不停地涨价严重削弱了用户粘性,“天价”充电宝正让很多用户望而生畏;三是安全问题,一些共享充电宝企业为了节约成本,采用劣质电芯,而电芯内部异常膨胀时得不到有效的安全控制保护,极易发生爆炸。

  不过诸如此类的痛点在当时并未影响到共享充电宝行业的野蛮生长。2017年上半年,共享充电宝行业在4天之内就拿到了7.5亿元融资,有媒体做过统计,在2017年,共享充电宝项目平均每两天就冒出一个。

  只是这样的高光时刻并没有持续太久,到了下半年,伴随盲目入局者的现金流断裂、押金模式被消费者诟病等问题的集中爆发,乐电、小宝充电、放电科技、河马充电等多家共享充电宝企业遗憾离场。

  仿佛是昙花一现,在野蛮生长了一年之后,共享充电宝行业开始渐渐被资本方冷落。

  “除了盈利模式单一等痛点外,共享充电宝行业还存在一个较为致命的问题,那就是企业与企业之间不存在差异化。”石星宇补充道,“共享风口过去以后,资本方也冷静了不少,开始重新审视这个行业。”

  重新审视的点在于,对用户而言租借什么品牌的共享充电宝并不是他们所关心的。

  “无论是来电还是小电都一样用,只要能给手机充电救急就可以了,至于什么品牌无所谓。”梁丹告诉「鞭牛士」,她在寻找共享充电宝的时候,几乎从来不看品牌,“没什么区别”,而且“身边的人几乎都是如此”。

  共享充电宝企业无法利用差异化让用户形成品牌忠诚度,于是只能将重点放在了扩张规模上,但想要实现规模扩张,势必需要资金支持,而在资本方趋于冷静的当下,涨价就成了共享充电宝企业不得不迈出的一步。

  从2019年开始,共享充电宝企业集体涨价,从原来的1元/小时涨到了1.5-3元/小时,而且分场景定价模式正式开启,甚至出现了每小时收费10元的共享充电宝。

  除了满足扩张规模的需求,高流量商家提高入场费和分成比例也是共享充电宝涨价的原因。根据央视的调查,在一些客流量较大的酒吧,共享充电宝的入场费甚至高达每年20万元,企业与商家之间大多对半分,而对于流量十分巨大的商家,分成比例还会相应提高。

  涨价带来的结果是立竿见影的。来自艾媒咨询的调查数据显示,4大共享充电宝企业的毛利率已接近25%,2021年,该数据或只增不降。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简单算了一笔账,如果按照2元/小时且充电宝的成本不足100元,那么3到6个月就能实现回本,部分企业的年利润率甚至有可能超过60%。这也就意味着,共享充电宝业务不仅实现了盈利,而且正向着暴利迈进。

  “搅局者”美团

  来自易观发布的《中国共享充电宝行业洞察2020》显示,在2019年共享充电市场的交易规模达到69.2亿元。但是随着市场中用户的不断增长,刚需地位的稳固及供给端的快速扩张,其交易规模自2021年将持续保持40%-80%的高速增长,在2024年有望达到500亿元。

  暴利和巨大的市场空间让“搅局者”美团闻风而动。

  2020年上半年,美团重新杀入了共享充电宝赛道,开始大量招聘各类人员,希望借助于疯狂的地推迅速提升其在共享充电宝领域的市场占有率。

  事实上,早在2017年5月,美团就曾小规模测试过共享充电宝项目,归属于美团餐饮生态平台,由当时的美团高级副总裁王慧文亲自带队。

  但令人意外的,不到半年这个项目就被黯然关闭。2017年11月初,王慧文发布内部信宣布共享充电宝项目组被取消,项目组14人全部转岗。

  对于该项目的关闭,王慧文表示,主要原因是和现有业务的战略协同不够和市场规模不大有关。在当时,共享充电宝充满争议,而且尚未展现出巨大的潜力。

  但这一项目并没有被遗忘。2018年,美团旗下的酒旅部门再次尝试共享充电宝项目,对外陆续铺设共享充电宝柜机,但由于没人主抓这块业务,项目进展缓慢,最终被再度搁置。

  “美团此次重启搁置已久的旧业务,正是瞄准了共享充电宝市场的巨大潜力。”石星宇说道,“如今越来越多的人有了重度使用手机的需求,因此在逛街、吃饭、娱乐的同时给手机充充电就渐渐成了一种习惯,而美团坐拥620万活跃商家,相较于共享充电宝企业,美团的优势显著且与该业务有着天然的契合点。”

  尽管美团有着先天的渠道优势,但在石星宇看来,市场占有率低是美团入局共享充电宝市场不得不面临的一个难题,“相比‘三电一兽’,美团的进入时机已经晚了,很多商家已经被抢先合作了,尤其是一些好的点位,共享充电宝企业早就以入场费+高额分成的形式进行了锁定,从入局到真正占领市场,美团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此外,美团给商家的分成并不多,而这直接造成了便利性不足。据「鞭牛士」了解,美团给商家的分成有5成和6成两种比例,而且入驻不会给商家入场费。相比之下,“三电一兽”通常能给商家的分成比例在5到8成左右,甚至有的商家能分到9成。

  没有入场费且分成比例过低,使得很多有合约在身的商家懒得更换成美团充电宝,对于用户而言,这就让归还充电宝变成了一件很麻烦的事。“使用美团共享充电宝的商家不多,借了没地方还,还要浪费时间去边找边还,体验很不好。”梁丹说道。

  “短期来看,美团冲击的只是一些中小型共享充电宝企业,尤其是以餐厅为主要铺设渠道的,对于4个头部玩家而言,冲击并不大,但如果从长期来看,来势汹汹的美团或许是一个改变行业格局的重要变量。”石星宇说道。

  共享充电宝还有新故事吗?

  美团最终是否会成为行业的变量或许无法预判,但可以预判的是,共享充电宝的增量战争快要结束了。

  来自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从2017年到2020年,共享充电宝的总用户规模呈上升趋势,从2017年的0.8亿人增长到2020年的2.9亿人,但增长速度却在明显放缓,年增长率从104.9%降到56.3%,再降到15.6%。这意味着,在共享充电宝的铺设角度来看,基本快要触及到天花板了。

  此外,作为B2B2C的行业,共享充电宝企业对不少中小型商家的吸引力相对缺失。

  商家往往扮演着场地提供者的角色,只有占领的线下商家数量越多,共享充电宝企业的获客能力才越强,然而对于商家耿立新来说,目前共享充电宝带来的收入可有可无,“一个月最多也就100块钱,多数时候只有几十块钱,现在不少新装修的门店里都已经配备了插座,使用率比共享充电宝要高”。

(图源:受访者提供)(图源:受访者提供)

  最后,还有一个制约着共享充电宝企业未来发展的因素,那就是快充技术和电池容量的进步。

  目前,包括realme、小米、红魔在内的多家手机厂商都推出了新一代快充技术,其中realme不久前还亮出了史无前例的125W超级快充技术,4000毫安时的电池仅需10几分便可完全充满。另外,各大手机厂商也在电池容量上下足了功夫,4000毫安基本已经成为行业标配,刚刚发布不久的三星Galaxy S21 Ultra甚至已经标配了5000毫安的大电池。

  “快充技术的进步使得用户花在充电上的时间会越来越少,而大容量电池的出现则让用户一天不必充电,这对于共享充电宝企业来说无疑是个严峻的挑战。”石星宇说道。

  在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看来,共享充电宝行业的技术壁垒并不高,商业模式也很容易复制,共享充电宝企业想要脱颖而出并不容易,“本质上,共享充电宝行业并没有什么门槛和护城河,几家头部平台从运营模式到产品都大同小异,难以形成品牌差异化,因此只能扩大规模,而涨价就无法避免,但这也带来了另一个问题,那就是用户是否会接受价格过高的共享充电宝,而这也直接关系到共享充电宝企业在上市以后还有没有新故事可讲。”

  (注:应受访者要求,梁丹、石星宇、耿立新均为化名。)


About Joyk


Aggregate valuable and interesting links.
Joyk means Joy of g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