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混乱剧本杀:有人能赚百万,有人只能混口饭

 1 year ago
source link: https://news.pedaily.cn/202101/465665.shtml
Go to the source link to view the article. You can view the picture content, updated content and better typesetting reading experience. If the link is broken, please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view the snapshot at that time.

《明星大侦探》第六季,撒贝宁和何炅的“双北组合”再次亮相,并且一开场,就贡献了侦探们的“封神”时刻。开播后,豆瓣评分直接冲上9.2,开播两周后,在骨朵数据网综榜上以67.52的热度值冲上了榜首。

被“明侦”带入大众视野的“剧本杀”也跟着“杀疯了”。2020年12月29日,央视财经在微博中发布消息称,2019年我国“剧本杀”行业市场快速增长,规模达到了2018年的2倍,突破100亿元。截至2019年12月,全国的“剧本杀”线下店已经由1月的2400家飙升到了12000家。

即使是疫情也没有挡住剧本杀发展的热情。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有超过6500家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剧本杀、桌游”,且状态为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的剧本杀相关企业。以工商登记为准,在2020年共新增了剧本杀相关企业(全部企业状态)超过3100家,同比增长了63%。

在很多人看来,剧本杀是门赚钱的生意。“在这个行业内,大多数人都能够盈利。”一位剧本杀创业者说。

“剧本杀”也为创作者们吹起了东风。据媒体报道,在2019年发布的剧本杀年度爆款剧本《年轮》,目前已经在各平台卖出了1万多份,该剧本当初的发行价为500元左右一份,剧本作者的分成保守估计可达上百万元。

从游戏文娱行业的创业者到内容创作者,“剧本杀”成为了一块新的掘金地。 但当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关注之后,这块领域也从最初的开荒状态,进入发展的丛林期。

“剧本杀”业内人士王小夜告诉燃财经,到目前为止,“剧本杀”的发展依旧处于早期状态。“国家的出版政策目前没有涉及到剧本,剧本盗版、抄袭情况依旧存在,内容的审核目前也是行业内讨论比较多的问题。”

对于剧本创作者们而言,上百万元的分成更多地只是业内神话,更多作者还是以兼职形式存在,因为全职“太难养活自己”。

一边倒闭,一边逆势开店

剧本杀刚经历了2019年的门店数量井喷阶段,疫情就成了它遭受的第一波打击。

叶子是“剧本杀”线下门店经营的早期入局者,他的小树林剧本工作室在2018年开业。叶子说,他应该是北京市海淀区第二家开办线下店的,开业几年里,剧本杀的入局者越来越多,在北京,一栋大楼里同时有2-3家门店成了很正常的事。

疫情的来袭,让全国文娱场所如影院、KTV、网吧、健身房等,无一例外都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剧本杀门店自然也不例外。

叶子告诉燃财经,自己算是一位“幸存者”。“疫情对整个行业影响都很大。门店的房租普遍没有降,客流量却大打折扣。我旁边好几家店都没能熬过来,关店了。”

但这并没有打击到剧本杀创业的热度。尽管目前疫情还没有完全得到控制,也仍然有新店在不断“逆势”开张。

早在2015年,夏弢就接触到了“剧本杀”,当时这个行业在国内还是沉寂状态,他只是单纯地喜欢这个游戏。直到2020年初,夏弢与一位同为剧本杀爱好者的朋友闲聊后,一拍即合,才开始着手准备开店。

2020年秋天,夏弢与这位朋友,也就是他现在的 合伙人 一起参加了重庆剧本杀展会,“参会的规模与人数之大让我叹为观止,这也让我更加肯定了整个行业的生机,决定加快速度创办自己的店。”

之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夏弢的“黑猫白猫推理社”就开业了。他说,即使是疫情还没有过去,但在2020-2021年跨年夜那天,生意还是很不错的,长时间满桌,以至于店长到现在还一直在感慨:“开业到现在,就没见过这么多的人。”

“我基本每周都至少会去‘杀’一次。”北京的剧本杀资深玩家陈婷婷说,而每次单局基本就是4个小时起步。她第一次接触剧本杀还是在三年前,是被朋友拉去玩的。而在那之后,陈婷婷就成为了剧本杀的忠实粉丝。在过去的元旦三天小长假,她就连续去线下店里“杀”了两次。

令陈婷婷记忆犹新的,是在2020年底玩到的一个“稀有本”。那一局的主持人就是剧本的作者,参与的也都是比较资深的“专业”玩家,他们从下午4点一直玩到了晚上11点,用了整整7个小时。

比起时间更充裕的学生群体来,陈婷婷发现,剧本杀玩家中25-35岁的上班族才是主力,她自己就是其中之一。“剧本杀里面有剧情、有具体的人物角色设定在,更容易让人产生代入感。可能大家也是为了远离现实生活的焦虑,换一种身份去另外一个世界体验一把。这是我们解压的方式。”陈婷婷说。

而且,剧本杀的费用对学生而言还有些压力。“在北京,普通玩一场就要100多元。”陈婷婷说。“很多玩家,一到周末就会四处赶场,从一个店跑到另外一个店,不管是‘本格本’还是‘变格本’,都玩得不亦乐乎。”像她这样的老玩家,一个月花在上面的开支就有上千元。

目前“剧本杀”的客单价是依据剧本的类型而定价。普通的盒装剧本杀,单次价格在100-200元之间;限定本的价格则在200-300元之间,实景剧本的价格则相对高一些。燃财经在某团购平台发现,实景剧本的单人体验券可以达到400-500元。

据叶子了解,一般拥有四个房间的“剧本杀”门店,一个玩家的费用平均在200元左右,如果按最多一天12场来算,这种中小型规模的门店月收入也能在10万元左右。

与此同时,这一行也没有什么门槛。租下门店、买下本子,一个剧本杀的店面就可以开始运营。

包括房租、装修和购买剧本,夏弢的新店成本花了大约20万元。他预计,在一年半后店面可以开始盈利。

“目前来说,行业中现存的店,盈利的应该是大多数。”叶子说。

盈利的诱惑、入行的门槛低;《明星大侦探》的热播,给它锦上添花之余,降低了用户教育的成本,也让越来越多的人从玩家变成了从业者。剧本杀店主二章告诉燃财经,目前很多线下门店老板的老板都是很好的玩家,包括他本人也是。“真正做剧本杀的人,都是热爱这个游戏的人。”

混沌的竞争状态

剧本杀虽然仍旧小众,但行业内已经有了激烈竞争的“内卷”。

即使没有疫情影响,在这个行业里,也随时都会有门店关门。叶子从业几年,早已见惯了这类倒闭的情况。他说,那种“旁人门庭如市,我却冷冷清清”的状态,在这个行业里很正常。

夏弢选择将自己的“黑猫白猫推理社”开在了安徽老家,而不是北京。但他也表示,开业之后的情况并没有自己预想中那么好,主要原因还是“竞争太激烈了”。

几位剧本杀的从业者都表示,这还是个早期的行业,“没有标准可言”。店铺的规模、定价和人员设置都没有什么确定的“规矩”。但是在运营上,它却早已不是狼人杀一张桌子、几个角色就可以了的时代。

线下门店的差异性,线下店的社交性质和沉浸式场景,决定了用户的“体验”才是最重要的。

夏弢的新店规模还不大,为了节省成本,只招聘了2位全职员工,但同时,也有5位DM兼职。DM就是通俗所说的主持人,也是组织者,可以扮演法官、NPC等角色。需要控制流程,引导玩家、组织游戏等等。在一局游戏中,主持人水平能够直接影响用户的感受。他招聘的5位DM,同时还自带了本子。

优秀的主持人,要有对游戏的热爱,嘴皮子要利索,能调节游戏的流程和节奏,最好还能客串下游戏里的NPC。但这样“专业”的人,是可遇不可求的。叶子说,在门店数量比较多的“剧本杀一线城市”,门店招聘工作人员的薪资甚至会比当地的平均水平要高。他在北京开店,从业者的薪资水平反而会相对较低,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门店的运营压力。

叶子说,经营好一家门店,除了需要优秀的本子之外,还要提供一体化的服务。如玩家从预约到离场以及后续一些服务的跟进,玩家对于门店以及本子的提的一些建议和意见等等,都需要把握好。这样一来,既可以沉淀更优质的玩家,也可以靠着 口口相传 吸引新玩家。

用户体验和成本压力的矛盾,在剧本问题上体现得更为突出。

剧本无疑是“剧本杀”的核心。对于一个玩家而言,每个本子都具有唯一性,也就是说,玩过的本子是不会再玩的。储备剧本,成为了所有剧本杀门店必备的功课。

“一家门店的主要开支是房租,但对剧本的支出,也是不可忽视的方面。”夏弢说。黑猫白猫推理社在开店之初的准备阶段,就一次性采购了50个本子,之后也平均每个月都会上新5个剧本,当月如果有重大节假日,则会增加到10个左右。

据悉,目前“剧本杀”本子的定价会根据质量以及发行的类型而相差较多。盒装普通本的价格在300-500元左右,城市限定本的价格在1000-3000元不等(一个剧本一个城市最多只卖三家店),而城市独家本(一个剧本一个城市只卖一个店)则在4000-7000元之间。另外还有一种实景剧本,价格则更加昂贵,在1万-3万元左右。

夏弢透露,一家线下门店要打造其剧本上的核心竞争力,每个月在剧本上的投入都会超过一万元。

想在这个行业里“赚快钱”的。价格相对低廉的盗版本开始横行。叶子说,在微信群、闲鱼和淘宝等平台的盗版剧本店里,用正版剧本10-20%的价格,就可以买到本子。花几元钱买到上百个剧本的电子版,并不是什么难事。“盗印本子也已经形成了一条地下产业链。”

盗版剧本带来的低价冲击是让业内最为苦恼的问题。对于购买正版剧本的剧本杀店主和剧本创作者而言,维权的难度和成本,使得他们面对盗版本子基本毫无办法。“国家目前的出版政策并没有涉及到剧本。剧本杀的所有剧本,都是没有版号和国家审核的。”王小夜说。

除了侵权之外,盗版本子的质感与印刷质量基本都很差,也会影响到玩家的口碑传播。受到损害的,就是这个刚刚处于发展初期的行业。

谋求暴利的盗版本层出不穷的结果,甚至也让部分“黄暴本”获得了土壤。在这些本子里,也包含了对女性角色有暴力等情节内容。

这也是所有对行业热爱的创业者们苦恼的一点。“盗版是行业大忌,也是自掘坟墓。”夏弢说。

编一个本子有人能赚百万,有人只能混口饭

尽管如此,高质量的剧本和优秀的创作者,始终还是剧本杀行业的稀缺资源。

如果说“剧本杀”给玩家带来了快感,给从业者带来了机遇,那给剧本作者带来的则是真金白银的收入。在业内,也流传着剧本《年轮》给创作者带来了百万元分成的励志故事。

但事实也并非如此。“专职的作者基本都养不活自己。”叶子说,“现阶段的剧本作者,大概有95%都是兼职的。”

剧本的创作和发行通常是由剧本工作室代理。剧本作者和工作室合作进行创作,或者代理作品,在谈好分成之后,创作出来的本子由工作室去进行印刷、发行和销售。作者也可以和发行约定“买断”模式。有一些作者不想参与销售事项,或者对本子没有信心,就会采取直接“一口价”卖给发行方的方式。

叶子成立的剧本工作室里,有8位合作的剧本创作者,采用的是销量分成的方式计算收入。创作一个本子,叶子的工作室里的创作者,一般最多可以获得1万-2万元左右的分成收入。而同样是完成一个本子,参与的创作者收益差距,最大可以相差100倍。

王小夜透露,因为作者自身销售能力有限,在现阶段作者大都会找发行对本子进行销售。当然也有独立作者存在,但相对来说还是很少见的情况。根据作品的质量、发行能力的强弱,作者的收入可以说是千差万别。“多的本子几十万元,少的本子几千块,都属正常。”

2017年就已经入行成为“剧本杀”编剧的“少半仙儿”也是兼职创作,本子也是找工作室进行发行。他的两个剧本,都采用的是直接买断给发行方的方式销售出去,价格基本都是1万多元。“这不太具备参考性。”他说。到目前为止,他只完成过这两个本子,其中一个写了3个月的时间,另一个则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才算完成。

头部的作者,没有人脉、名气和经验的作者,以及刚入行的新作者,能够拿到的收入,可谓天差地别。“少半仙儿”告诉燃财经,采用分成销售方式的话,编剧卖出一个本子的收入,可以产生从几千元到几万元、甚至十几万元的差距。

但兼职作者大多都有本职工作,相对来说精力没有那么多,找发行方,就会省事很多。毕竟,能把本子卖出去,也是个技术活儿。

燃财经了解到,目前剧本杀的剧本有三种主要销售渠道。行业内有专门销售剧本的平台,如“小黑探”、“买本本”、“聚人气”等,进行线上发售;门店也可以通过发行公司或创作者直接购买剧本。随着剧本杀的行业规模扩大,还可以在定期举办的剧本展会中,由发行公司邀请门店主进行试玩体验,店主衡量后再决定是否购买。

叶子告诉燃财经,在国内,每个月基本都会有3-4次的全国性“剧本杀”展会。这是剧本交易的大“集市”。但作为参展商的参展成本,大约在3000-6000元左右,外加上住宿费和交通费等,大约需要5000-8000元不等。而作为剧本购买方的门店方,如果往返一次展会,成本基本也在2000元以上。展会的成本,使得目前线上平台依旧是最主要的剧本销售方式。

但本子也并非那么好卖。“这个行业没有什么准入门槛。”少半仙儿说。因此,本子的质量也良莠不齐,除了剧本同质化和容易出现逻辑问题之外,盗版横行、剧本抄袭等问题,也是创作者们之苦。

“尽管我们有理由相信,剧本出版政策方面以后肯定会完善,但现阶段,由此产生的抄袭等情况还是存在的。有一些本子就是抄袭国内外推理作品,或者对相关文学影视作品进行改编等,而对这块的认定标准以及审核均是目前业内讨论得比较多的问题。”王小夜说。

少半仙儿认为,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行业会变得规范化,但同时,对作品的质量要求也会变高。“当然这是好事儿,是机遇也是挑战。”他说。但是,现在想做剧本杀作者,他的建议是“要入行的话还是要有心理准备的”。

剧本杀,下一个风口?

叶子告诉燃财经,在“剧本杀”行业里,北京仍然是属于发展“相对落后”的城市。夏弢自己做了个统计,目前在一线城市平均每个月大概有40家左右的新店开业,市场是繁荣的,竞争者也多,但他认为,其实市场还“远远没有饱和”。

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从地域分布上看,陕西和江苏两省的剧本杀相关企业数量最多,均超过600家。其次为湖北和广东,均有超过500家相关企业。

但这仍然是可期待的一门生意。

在疫情期间,线上“剧本杀”顺势而起。天眼查显示,剧本杀线上平台“我是谜”已经累计完成5轮融资。最近一次的股权融资是在2020年8月6日完成,由 昆仑万维 投资。另一家线上平台“百变大侦探”也于2020年11月完成了3000万元人民币的战略融资,投资方为武汉微派网络。

线下剧本杀门店也开始受到资本的关注。叶子对燃财经透露,他所知的目前至少有3家线下工作室拿到了千万元的资金,他自己的工作室也于半年前进行了融资方面的洽谈,并即将落地。

叶子表示,对于“剧本杀”来说,线下和线上两种模式并不是竞争关系,随着剧本杀概念的火热,二者之间是一种相互促进的共生关系。线上在一定程度上还可以为线下生意导流。

王小夜则认为,目前剧本杀玩家相对数量虽然还不够多,但依据其自身容易吸粉和受众群体广泛的特性,还是有机会成为一款全民游戏的。同时,他表示,这个游戏以后也可能会成为新的文化出口,目前一些国外城市内,已经有华人在开店,作品也有被翻译到国外的案例。

整个“剧本杀”产业,关联了游戏、剧作、出版、演艺等多个领域,也包含了门店、发行工作室、媒体、互联网产品等多种商业形态,也让这个行业的未来存在更多的想象空间。“风险仍旧存在,但我们可以预见,剧本杀的发展前景肯定是向好的。”王小夜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陈婷婷、二章、王小夜、叶子、少半仙儿均为化名


About Joyk


Aggregate valuable and interesting links.
Joyk means Joy of g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