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缺席的最美之书

 1 year ago
source link: https://www.thetype.com/2020/03/17735/
Go to the source link to view the article. You can view the picture content, updated content and better typesetting reading experience. If the link is broken, please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view the snapshot at that time.

缺席的最美之书

Mira Ying | 2020/03/10
niggli_3yrs_c.jpg
T02.jpg
本文为会员专刊 T 02 内容试读。成为 The Type 会员,每月收取会刊和其他福利。
加入会员 »

1943 年由字体排印大师扬·奇肖尔德(Jan Tshichold)开办的「瑞士最美的书」评选,迄今已经嘉奖了两千多本书籍。然而多数人不知道的是,这项在二战尾声开始举办的比赛,却在二战结束后停办了三年,在 1946–1948 年间,没有举行任何评比。有说法认为是因奇肖尔德恰巧这几年去了英国给企鹅出版社做艺术指导,评委会失去了主心骨,但除了猜测之外,官方的记录就只是语焉不详的「由于缺乏足够的支持」。不过这些都无关紧要,因为历史记录的空缺反而成为了研究的绝佳入口。

这三年的欧洲正处在战后社会经济、文化艺术重整的时期,也是瑞士设计转型、不同设计理念产生争鸣的时期。马克斯·比尔(Max Bill)与奇肖尔德公开在瑞士平面设计杂志 Schweizer Graphische Mitteilungen 上激辩,无衬线、齐左不齐右的「新文字排印」(Die neue Typographie)与衬线罗马体、对称页面的新古典主义设计形成两大阵营;战时的瑞士作为中立国,成为诸多作家、出版商和设计师的避风港,让它得以在战时与战后的书籍出版中占有优势;战事导致资源紧张,纸张短缺,于是小开本的口袋精装书大行其道,确立了新的装帧范式;战后时期也见证了 Akzidenz GroteskMonotype Grotesque 等经典「中性」无衬线字体重新得到出版业的垂青,成为瑞士之后输出的国际设计风格的关键元素;许多现代主义文学人物也出现在 1946–48 年瑞士出版的图景中,瑞士著名剧作家迪伦马特(Friedrich Dürrenmatt)的剧本首次献演和出版,埃兹拉·庞德(Ezra Pound)、格特鲁德·斯泰因(Getrude Stein)即将名声大噪……

2011_frueh_02.jpg
© Swiss Design Award

2010 年,设计史研究者 Roland Früh 和设计师 Corina Neuenschwander 开始策划「瑞士最美的书:被遗忘的三年」展览项目,意欲邀请评委重新评选 1946–48 年的瑞士最美之书,还原这段缺失的历史。然而,如今又怎么可能以某种单一标准去「追授」当年的作品呢?无独有偶,「荷兰最美的书」比赛也在 1971–1985 年因评委会意见出现分歧而停办,到了 1992 年则举办了相似的回顾展览「被遗忘的年份:个人诠释下的 1971–1985 年荷兰最佳书籍设计」,顾名思义,是以开放的态度让评委完全按自己的思路评判他们认为对这一历史时期具有重要意义的书籍设计,并且将他们的解释一并呈现在展览中。

niggli_3yrs_l.jpg

于是瑞士的这次展览直接借鉴了当年荷兰的无标准评选方式,探讨的范围便很快超越了「最美」的浅表。14 位书籍设计与出版业专家提名的书单中,有的聚焦当年的「设计信仰之战」,将现代主义和古典主义设计风格的书籍对立并置;有的着重整理战后新兴出版社以及现代主义作家作品出版的情况;有的着眼于摄影艺术书的发展;有的直接以藏书家和图书装帧商的档案为线索进行发掘;有的注意到瑞士法语区与德语区截然不同的传统设计风格,甚至不乏考究的精装艺术书在战时发行……这些角度丰富的研究,风格各异的选书,加之展览期间不断进行的讨论,如多面棱镜一样折射出「被遗忘的三年」的立体面貌。

历史可以是大起大落的宏观叙事,(更多时候)也是日常发生的无数种个人经验的集成。无论是出版史、设计史还是其他历史,个人诠释的意义不容被忽视,它不仅带来新鲜的、不断变化的解读视角,也极有可能在这种俱收并蓄的实践中,为当下的时代打开经验性的思路。


About Joyk


Aggregate valuable and interesting links.
Joyk means Joy of g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