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韩国操作系统往事

 3 years ago
source link: https://www.tuicool.com/articles/VzMrMfI
Go to the source link to view the article. You can view the picture content, updated content and better typesetting reading experience. If the link is broken, please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view the snapshot at that time.

Mfyq2qe.jpg!web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五矩研究社 (ID:kejiwuju) ,作者:石头,本文首发腾讯科技,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头图来自:东方IC,原标题:韩国操作系统往事:三星一己之力布局Tizen 对抗谷歌和苹果

韩国是一个神奇的国家,五十年前他们和我们一样一穷二白, 五十年后韩国却依靠蚕食日本的高科技市场,一跃成为了世界经济发展的奇迹标杆

而在韩国崛起后,脆弱的民族自尊心,虽然让他们有了芯片,做了系统,拍了电影还造了三星。

但却也因霸占中国和日本文化的《起源论》,而成为了一个拿着高科技的小家子气国家。

韩国的性格很自立也很谨小慎微。比如早在DOS系统出现时,一心引进国外技术的韩国却并不在全国范围内推广这一系统,而是自己组了一个小团队,以安全的名义搞出了一个DOS系统的复制版K-DOS。

要知道,上世纪70年代, 韩国还是一个一穷二白的亚洲小国,不仅经济上不去,还需要美国的常年援助,但却在系统上显得格外有“骨气”

而这个国家关于自研系统的故事,要从韩国的经济崛起说起。

一、韩国的科技和系统起源

早年的韩国意识到电子技术的重要性后,成立了专门机构,为韩国政府和高校提供科技信息服务,并以“引进”的方式,培养了自己早年的人才基础。

其中,1969年1月13日,李秉喆亲自带兵,创办了三星电子。

据公开资料显示,美国早在70年代就注意到了日本半导体产业的崛起,所以为了制约日本,就在日本门前用自家技术扶植了韩国的半导体产业,而 三星就是当年美国扶植韩国的最大受益者

1985年,随着日本提出TRON系统的构想,美国开始对日本产生了忌惮心理。

于是随着美国和日本在《广场协议》和《超级301法案》上的交恶,韩国和三星终于等来了走向发达国家梯队的契机。

韩国的逆袭有很多原因。而回顾整个逆袭史来看,韩国在内存芯片的绝对地位,完全是由美国对日本的恐惧下,额外宠出来的怪胎。

其中1989年12月,随着日本经济崩盘,到1992年时,三星就已经凭借64M DRAM芯片成为当时内存芯片的龙头企业。

1990年,三星在半导体产业崛起后,曾一度面临美国发起的反倾销诉讼。危急时刻,三星掌门人李健熙利用美国对日本尚未消除的恐惧,派人游说克林顿政府说:“如果三星无法正常制造芯片,日本企业占据市场的趋势将更加明显,竞争者的减少将进一步抬高美国企业购入芯片的价格,对于美国企业将更加不利。”

于是,美国人仅向三星收取了0.74%的反倾销税,而对日本则最高收取100%反倾销税。虽然韩国人富裕了,但作为一个半岛小国以及一个吃了日本市场的暴发户,却始终难改节俭本性。

2000年后,因为韩国的经济体制已经和国际市场完全进行了对接,于是本就过惯了穷日子,有些吝啬的韩国人,面开始为windows系统的正版高额售价发起了愁。

其中,2019年5月,微软宣布停止windows7的安全服务后,面对windows10高达119美元到199美元的售价,韩国政府直接表态:“如果免费的linux足够稳定,我们将弃用windows”。

因为据估算,如果韩国购买新PC迁移到linux平台,只需要花费约6.55亿美元,而如果继续为windows正版系统买单,其中的费用将是迁移至linux平台的数倍以上。

所以,习惯了精打细算的韩国人,早在许多年前的K-DOS开始,就已经着手准备PC系统的备用方案,只是这个方案的推动并不如“吃下日本产业”般轻松。

因为,系统的生意一直都是美国的最大禁忌。

二、系统进军的失利

根据五矩研究社得到的公开资料显示:

韩国的第一个自研系统并非三星在2012年以后名义上主导的Tizen,而是2009年由韩国TmaxCore公司耗时四年研发Tmax Window。

和Tizen表面由三星领导,背后是英特尔和linux基金会支持不同, Tmax Window是韩国真正自己主导并研发的新系统。

该系统在2009年7月7日发布,因为在Tmax Window发布时,TmaxCore公司打出了兼容Windows的口号,所以发布会当天有上万名来自不同身份的人一起见证了这场“可能改变世界”的发布会。

据TmaxCore公司发布的官方说辞, Tmax Windows系统的特点将包括六大特点:

1、与微软Windows及Office程序高度兼容;

2、利用Micro kernel保证稳定性;

3、程序移植性高,支持各种操作系统上运行的程序;

4、内置数据库管理系统 (DBMS,Database management system)

5、可根据企业及用户需求定制安全设置;

6、为用户提供熟悉的操作界面。

并且,TmaxCore公司还为Tmax Windows系统制定了一个正版windows 0.5折的价格。

按照7月7日,TmaxCore公司宣布的进度,发布会召开时, Tmax Windows系统正在与硬件厂商进行适配测试,而待到10月份将发布一个免费测试版,11月份该产品将正式上市。

但诡异的地方在于,五矩研究社通过中文和英文的反复搜索, 在谷歌的已知数据中,关于该系统的后续消息全部为零,宛如人间蒸发 。而TmaxCore公司也在事后对该系统的所有质疑,完全保持沉默。PC系统的实验失败了,三年后三星接手了TmaxCore公司的大旗,在2012年推出了以自己名义主导的新系统Tizen。

Tizen系统的前身是由英特尔和Linux基金会,以取代2005年诺基亚MeeGo系统的一个升级版替代品。该系统由技术指导小组 (TSG) 管理。

参与开发的厂商有英特尔、富士通、华为、NEC、KT (韩国通信) 、NTT DoCoMo、Orange、Panasonic、SK、Sprint和Vodafone等企业,而三星只是其中一家。

当年,在英特尔的主导下,LiMo基金会还曾更名为Tizen协会以推动Tizen系统普及。

眼看背后有了来自美国的靠山和盟友,于是2012年1月初,三星开始放手尝试,并将当时三星正在开发的一个智能手机平台Bada融合到了Tizen系统中,由此率先推出了Tizen系统1.0版本,代号彩雀。

2012年到2019年,在Tizen系统彩雀版本之后,三星曾先后对Tizen系统推出过玉兰和油桃等多个版本的大更新和小升级,但基于Tizen只是取代诺基亚老系统的最初使命,三星的Tizen系统的手机也仅仅只推出过不足5款Z型号机型, 而且这些手机都是针对印度等市场的入门级机型

2014年,随着安卓和IOS在智能机市场的绝对领先,Tizen系统发起成员之一的日本运营商NTT DoCoMo表示:“没有能力同时支持三款操作系统,并正式退出了Tizen联盟”。

事后不久,三星新兴平台业务副总裁Mihai Pohontu表示,搭载Tizen的Z系列只是在印度市场售卖低端机的一种方式,三星未来的高端机仍然会使用Android系统。

2015年以后,三星基本放弃了Tizen系统在手机的应用,而是直接掉头将Tizen的场景直接用于相机、智能手表、智能电视、媒体播放机、机顶盒、和智能家庭 (包括空调系统、冰箱、照明控制等) 等市场, 并试图在物联网方向占据先机

而在三星对Tizen这些年的尽心投入后,根据Tizen官网介绍,目前Tizen的应用场景多达20多个,在智能手表市场更是仅次于苹果的watch OS,高于谷歌的wear OS。

所以,Tizen的存在,虽然没有免除韩国继续为微软付费的事实, 但至少让韩国人说起来,我们有个自己的系统。

而能说这句话的人,目前除了美国,怕是再难找出几个国家的名字。大概,也算了了韩国人在“系统上”的一桩“给美国上税”的心事。

三、韩国科技的真相

据最新的公开资料显示:韩国国内生产总值按国际汇率计算在世界排名第15,按相对购买力指标计算世界排名第12。

而推动韩国经济奇迹的产业,除却电影、音乐和电视剧等文化内容外,科技领域主要包括内存、液晶显示器以及以三星为首的手机生产。

然而内存的真相我们已经从上述陈述中了解,源于美国偏袒下日本的“被迫退让”。

我们所不知道的另一个事实是: 韩国的OLED产业一样来自日本 。据五矩研究社此前的文章中介绍:OLED屏幕的生产需要蒸镀机的支持,而目前,全球可以生产高端屏的蒸镀机的生产商只来自于日本的Canon Tokki公司。

全球有且只有Canon Tokki公司的蒸镀机,能把蒸镀误差控制在5微米以内。

1989年,日本经济泡沫破没后,Tokki公司濒临破产,而那时,是三星给到了okki公司最关键的救命订单。之后Tokki公司,被佳能收入旗下成为了Canon Tokki。

基于这段友情经历, 在过去几年Tokki公司生产的高端蒸镀机产品,基本全部给到了韩国三星 。正因如此,三星才能在全球各地,四处建设OLED生产线,并在今天直接拿下了手机OLED屏幕市场93.3%的占有率。

失去蒸镀机,一切的布局都将无从谈起。而在二十年前,这些为韩国赚的盆满钵满的产业都属于日本。

事实上,对于屏幕生产而言,日本的技术和科研能力都不弱于韩国,但1989年12月12日的灾难过后,面对韩国技术的连连突破,日本当时最大的矛盾却不是防止韩国的超越,而是尽快通过自我调节恢复经济元气。

待到日本经济恢复精力后,韩国的技术和产业布局,也早已走到了日本的前面。想来,这几年的日本也通过反思,学会了不少韩国的处世之道,1989年以后,日本的经济政策一直求稳,搞起了动漫、发展了色情,再难看到当初用科技力量“挑战美国”时张牙舞爪的样子。

如果, 当年的日本没有失败,怕是韩国依然还是一个发展中的小国家 ,而今天的日本,其经济体量应是韩国加日本之和的2倍更多。

因为,那时的日本失去的不仅仅只有内存和屏幕这种配套产品, 而是失去了今天在互联网标准话语权上的所有声音

毕竟,世界互联网的中心,差一点就从美国变成了日本,我们所熟知的是日版谷歌、日版微软和日版苹果。

国家与国家的往事,参杂了太多的太多的巧合和变量,而五矩研究社能为大家看到的,也只是一个霸权大叔,教训“熊孩子”偏袒“乖孩子”的片面故事。

毕竟,历史车轮下的博弈,无论是5100万人的韩国,还是1.23亿人的日本。没有哪个人会甘心被踩在历史车轮的“脚下”,而其中的无力、抗争与细节,这场1.7亿人口命运的变局中,怕是任谁都“说不清、道不明”。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五矩研究社 (ID:kejiwuju) ,作者:石头,本文首发腾讯科技,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原标题:韩国操作系统往事:三星一己之力布局Tizen 对抗谷歌和苹果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五矩研究社© 授权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302770.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虎嗅App猛嗅创新!


About Joyk


Aggregate valuable and interesting links.
Joyk means Joy of g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