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中科创星米磊:资本寒冬下 “硬科技”成为创投新宠

 4 years ago
source link: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8/0903/175971.shtml?amp%3Butm_medium=referral
Go to the source link to view the article. You can view the picture content, updated content and better typesetting reading experience. If the link is broken, please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view the snapshot at that time.

6fqqUf6.jpg!web

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米磊

  风险投资是舶来品,发源于美国。1946年,美国第一家风险公司成立,开启了全球创投界的拓荒之路。自该概念被引入中国以来,历经近30余年的发展,中国的创业投资行业在尝试和学习中蹒跚成长。

由西安市委、市政府主办的“2018全球创投峰会”将于9月5—6日在西安举行。峰会邀请到全球知名经济学家、投资人、创业者汇智云集,共商全球创业与投资机会,共促创投行业创新发展。在大会召开前夕,记者采访到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米磊,就中国创投行业发展趋势及硬科技投资等话题进行了探讨。

bqUN3qI.jpg!web

美国风投发展史対中国的启示:风险投资起源于第三次科技革命初期产学研的需求

作为硬科技理念提出者,米磊多年从事科技成果产业化和硬科技企业投资孵化,同时对于世界科技革命发展史深有研究。他认为,在人类历史的三次工业革命中,每一轮科技创新都会引发资本集聚,包括投资人博尔顿资助瓦特的蒸汽机产业化等,而以集成电路和信息技术等为代表的第三次科技革命,直接催生了现代风险投资的诞生。

1946年,长期致力于实施产学研计划的MIT校长康普顿,推动发起了ARD公司,这是世界历史上第一家风险投资公司,早期基金350万美元,来源于MIT等四所大学和金融机构,其投资目标是将二战期间发展出来的军用技术民用化。1947年,ADR下注20万美元投资了现代风投史上的第一家公司——高瓦特电子。在退出时,ADR赚回180万美元,收益翻了9倍。

1957年,ARD出资7万美元,投下了风险投资史上最著名的项目,数字设备公司(Digital Equipment Company ,DEC),14年后该项目为他们赚了3.5亿美元,造就了投资界的传奇始祖。此后,几乎每个风险投资人都梦想投出一个DEC。

“集成电路带来了信息革命,也同时引发了硅谷风投的兴起。”米磊举例说,1972年红杉资本成立,其创始人瓦伦丁是仙童半导体的销售。而在1972年,仙童“叛逆八人帮”之一的尤金·克莱纳创立美国最大的风险基金KPCB。“这些风投资本让集成电路的产业化应用得以实现,为英特尔、苹果等为代表的pc硬件和软件服务奠定了关键基础。”

20世纪的四大发明——激光、原子能、半导体、计算机全部诞生在美国,这与美国投资者们的有形推手是分不开的。从1946年到1995年间,美国主流的风险投资都聚集在科技成果转化和硬科技领域,包括集成电路和光通信网络等,而这些领域恰恰是互联网的基础设施。米磊说,信息时代的美国经历了四次创业和投资浪潮,前三次是硬科技,之后才开始转向互联网以及商业模式创新,但整个循环往复的过程都是以硬科技为本源。

不可否认,互联网的投资回报率非常可观,这种高产出比满足了资本家的逐利本性,但随着模式创新红利的消失,美国资本的嗅觉再次转向了硬科技创新。米磊提出观点认为,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的蓄势待发,以人工智能、光电芯片等为代表的硬科技再次成为了全球风投市场的核心。

米磊的论断在以谷歌母公司Alphabet为代表的全球科技巨头的资本动向中得以佐证,分析Alphabet的投资布局不难看出,其重点关注无人驾驶、云计算和量子计算等领域,正是硬科技的范畴之列。而包括巴菲特、孙正义等在内的顶尖投资大佬,近年来也都在抢占商业航天、物联网、机器人等硬科技产业。

美国风投的发展史,为中国提供了借鉴。米磊认为,过去30年来,中国出现了三次创业潮,依托的是人口红利,以市场驱动为向导。第三次创业期以互联网和模式创新为主,从2000年左右的BAT到2010年前后的小米、滴滴等公司,虽然提升了社会经济的整体效率,但其本质享受的还是硬科技创新带来的互联网红利。

进入2015年之后,由硬科技带动的互联网红利消失,移动互联网创业公司大批量倒闭破产,很多曾痴迷于O2O和共享经济的资本家深陷泥沼,互联网经济资本泡沫吹弹可破。与之相应,中国的经济增长曲线进入了驱动力不足的平缓期,要素驱动和投资驱动都遭遇了巨大瓶颈,新一轮技术驱动呼之欲出。

2018年年初,交通运输部公布一组数据:中国的77家共享单车企业中,有20余家倒闭或者停止运营。到了今年年中,共享单车巨头摩拜、ofo等相继被并购,ofo近日更是陷入拖欠贷款危机。曾经叫座又叫好的共享模式,被各类VC和PE们彻底打入“冷宫”。在米磊看来,不单是共享单车,多数模式创新均已陷入困境,互联网创业的最佳时代已然逝去。

中国未来三十年的主旋律 :科技创业和 硬科技投资

2015年,麦肯锡发布了一个关于中国创新的报告,指出创新分为四种。其中最重要的两个创新,工程技术型创新和科技研究型创新,中国非常匮乏。米磊说,我国当前不断提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强调的正是“工程+科技”。而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核心也是科技创新。未来三十年,科技创业将是中国发展的主旋律。

中国正处在经济大转型时期,2015年中国GDP增速只有6.9%,该增长率是1990年以来的最低值,这种中低速增长的经济新常态将持续好几年,米磊将其称之为“小冰河时期” 。受此影响,加之中美贸易战和国际态势的变化,中国的资本市场也骤然收紧。尤其是进入2018年以来,央行宣布降准后“钱荒”来临 ,货币政策遭受严厉监管,市面上的风投资金颇为谨慎而苛刻,企业投融资也变的日趋艰难。

即便是如此,一些凭借核心技术创业的项目仍然在资本市场上很走俏,优质标的的估值也在回归合理。米磊以中科创星举例说,截至2018年7月底,中科创星投资企业中逾50家完成了下一轮融资,总市值超过200亿元,涉及先进制造、军民融合、半导体和新材料等硬科技领域。其中,包括全磊光电、飞芯电子等在内的核心元器件硬科技企业,融资规模均在亿元左右。

可以看到,硬科技企业已进入厚积薄发的高速成长期和快速整合阶段,投资人也正长期重点布局硬科技领域。米磊说,而对于传统企业而言,唯有迅速转型适应经济寒冬,并且主动进入到科技创新的时代,才能在消费降级的大环境中得以生存。

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核心“光学+人工智能”。米磊认为,四次科技革命的发展脉络就是光机电算。第一次工业革命是机械革命,第二次工业革命是电气革命,第三次工业革命是信息革命(集成电路),而第四次工业革命是光+AI算法。过去100年,从电气化到集成电路到摩尔定律失效,下一步就是光学和算法的突破,亦是硬科技的根基。光学传感器是未来所有人工智能数据的主要来源。

2016年,软银集团斥资310亿美元收购了全球最大的移动芯片设计商ARM。此后,孙正义又拿出10亿美金投资了OneWeb,用以建立数据传输体系,还用40亿美金收购英伟达4.9%的股份。

政府层面,2018年6月,北京市启动了300亿规模的科创母基金规模,专注于科技创新领域投资,面向硬技术、高精尖、前端原始创新。2017年9月,上海市设立300亿元的科创基金,同年中科院200亿科技成果转化基金、西安1000亿硬科技产业基金等,都在重点关注人工智能、光电芯片、航空航天等产业。

不过,从中国股权投资市场的总体趋势上来看,资本在硬科技领域的决心和态度仍然不足。清科投资界2018年Q1投资数据显示,现在中国投在互联网消费和零售领域的钱都超过了1000亿人民币,但是半导体的投入仅为1.35亿人民币。

“仅就现阶段来说,O2O、P2P的资本泡沫已经被吹破,惨痛案例比比皆是。这说明我们以前过分迷信于市场的无形之手,造成了资本配置的错位,看似快速回报的投资反而成了无本之木。“米磊呼吁说,我们希望政府能够引导更多的资本向硬科技创新领域汇流,将有价值的投资转移到科技创新的轨道上来,这才是中国创投行业未来发展的方向。


About Joyk


Aggregate valuable and interesting links.
Joyk means Joy of geeK